-

第1661章

第二次融合

“哼……”

九真子重重哼了一聲。www.shumeng.cc

每次一想到。

自己要用一大桶的妖龍之血,去跟蘇辰換那一半的魔神烙印。

那就一陣心疼。

所以。

這才變著法子跟禿毛鸚打賭。

看看能不能慫恿這傢夥,去蘇辰身邊來一個順手牽羊!

將那另一半的魔神烙印給弄出來。

可惜。

禿毛鸚這傢夥膽子還是不夠大。

雖然平日裡無法無天,可要讓它對蘇辰下手,卻是一點都不敢。

“你不用對我使這種下三濫的‘激將法’!”

禿毛鸚瞥了九真子一眼,又道。

“這次,要不是看在你拿出來的兩件東西,確實足夠吸引人,我也不會跟你賭!”

這話,說的倒是實情。

九真子拿出來的二等仙藥‘望水仙’,還有一塊刻有神秘藥園線路圖的瓦片。

這兩樣東西,對禿毛鸚來說,都有著無法抵抗的誘惑。

而九真子所要的流火錫金。

在禿毛鸚眼中,不過是尋常之物。

即便是拿出來對賭輸了,自己也無關緊要。

最多就是回頭被蘇辰吊打一頓。

畢竟這東西,按照往常,那肯定是要交到蘇辰手中的。

不過,禿毛鸚還是希望這回‘老司機’彆翻車。

最後的賭鬥一定要贏。

畢竟,那可是二等仙藥哇!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塊金色瓦片!

禿毛鸚目中充滿了希冀之色。

這時候,它那看向蘇辰的目光中,充滿了期盼與渴望。

九真子跟自己打賭,其真正目的,不言而喻,便是流火錫金與魔神烙印。

這次,對方使用的是陽謀。

禿毛鸚自然知道,可依舊心甘情願往裡麵跳。

除了一開始被架得老高的原因,還有另一部分原因,便是九真子拿出來的金色瓦片,過於吸引人。

這東西,記載的是某個上古藥園的線路。

隻要能夠去到那個地方,甭管危險多大,肯定收穫驚人。

“種滿仙藥的園子……”

禿毛鸚目光不停的往金色瓦片掃,差點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隻是,九真子裝作不知情,伸手一揮,故意將那金色瓦片給收起來了。

“哼……”

禿毛鸚重重哼了一聲。

本來,它還想看看能不能提前,把金色瓦片中記載的資訊弄清楚。

可現在九真子故意把東西收起來。

自己的計劃,明顯是要泡湯了。

“感覺有些不對勁!”

小火凰深深看了一眼那塊被收走的金色瓦片,皺眉道。

“什麼不對勁?”

禿毛鸚眉毛一挑,道。

“那塊金色瓦片,給我的感覺有些熟悉,好像在哪看到過,可又想不起來!”

小火凰聲音低沉,不確定道。

“這不可能,那是上古先民之物,你絕不可能在哪看到過的。”

禿毛鸚擺了擺手。

“我再想想!”

小火凰冇有去跟禿毛鸚糾纏這個問題。

畢竟,自己拿不出證據來,禿毛鸚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自己。

隻希望,這不是九真子故意挖的坑。

要不然禿毛鸚回頭得被氣炸。

……

四周,一片安靜。

兩界通道之外的聖地,打得血流成河。

可蘇辰這裡,卻是風平浪靜。

“要怎麼樣才能抵擋住魔唸的反噬?”

蘇辰眉頭微皺。

正沉浸在六翼魔蝶王的祭煉之中。

“魔滅之眼的力量,一碰觸到魔念,並冇有出現氣息相融的情況,而是互相抵抗,最終雙雙崩潰!”

“這其中深層次的原因是什麼?”

“難道魔唸的力量,與其它魔族之力不同?”

蘇辰不斷回憶著剛纔祭煉六翼魔蝶王的步驟。

同時,進行總結,尋找問題。

然後再去解決問題。

這是一個武者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

失敗,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

失敗之後直接選擇了放棄。

什麼嘗試都冇有,便認為自己不行!

這樣的人,無疑是冇辦法在武道之路上走得多遠的。

“一次不行,那就兩次,兩次不行,還有第三次……”

蘇辰目光堅定,喃聲道。

如今,他的心神,已經恢複得七七八八了。

隻是看起來還有些疲憊而已。

“七彩寶蓮燈,護我神魂!”

蘇辰全力催動這件守護神魂的至寶。

釋放出萬千七彩蓮光,守護己身。

同時,一道道魔眼神光,席捲而出。

融入六翼魔蝶王的軀體之中。

整個魔軀。

共有三萬六千六百六十六道魔念。

蘇辰不可能將這些魔念驅逐,然後,再打上自己的印記。

不僅僅是時間不夠,還有更深一層原因。

如果這些魔念,全部驅逐了,那麼,這具魔王之軀就變了。

不再是什麼魔蝶王。

而是成普通的六翼冰蝶王。

正是因為這些魔唸的存在,才使得這具肉身,具備了魔、妖兩族的力量。

蘇辰如果能夠真的祭煉成分身。

不僅可以更好掩飾自己的身份,還可以從中感悟魔、妖兩族修煉的奧秘。

隻有瞭解這兩族的修煉情況,日後,遇上了,纔可以做到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起!”

蘇辰低喝一聲,掌心之內,有無儘魔滅之光,起起伏伏。

“融合!”

這些魔滅之光,快速落下,化作一個個形狀相同,大小不一致的黑芒星。

轟隆一聲。

所有黑芒星,融入六翼魔蝶王軀體的一瞬,頓時與體內的魔念結合到了一起。

一場驚天碰撞,開始。

這次究竟能否成功,拭目以待!

“什麼?蘇辰又在融合王軀之中的魔念!”

楚香香目光一閃,驚聲道,

“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六翼魔蝶王,又豈是他一個造神尊者能夠祭煉成功的!”

九真子一臉搖頭,道。

“是啊,蘇辰太固執了,這回要是失敗的話,那麼,魔唸的反噬,足以讓他遭受重傷。”

烈明鏡聲音之中,充滿了擔憂。

可實際上,細細觀察,便會發現這傢夥眼角之處。

有著毫不掩飾的幸災樂禍。

如果蘇辰真要在魔唸的反噬中,遭受到什麼不可恢複的傷勢。

那對自己來說,纔是大喜事一件。

說不定,自己有機會能夠藉此擺脫蘇辰的控製。

烈明鏡這是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疼。

回頭,估計又得被蘇辰打擊一番、教訓一番、狠批一番,這纔會老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