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4章

江湖中,依然有我的傳說

轟!

蘇辰心神之力,轟轟而動,進入六翼魔蝶王體內。https://www.1kanshu.cc

隻是剛靠近其中一個融合光團,立刻感受到一股怒火滔天的力量

“嗯?這是怒氣?為何融合光團中會出現怒氣?”

蘇辰臉色一沉,心神之力,繼續向前蔓延而去,仔細探查。

“這一道黑絲怒氣,到底是魔滅之光帶來的,還是魔念本身的力量?”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芒,仔細查探。

最後,他赫然發現,黑絲怒氣的來源,居然是來自於魔滅之光。

“果然,魔滅之光是怒氣的源頭!”

蘇辰眉頭微皺,冇有草率下結論,又仔細查了一遍。

最終確定,這些黑絲怒氣的來源,果然是魔滅之光。

“原來如此,當初我修煉‘魔滅之眼’,吸收了‘怒魔’的力量,結果把‘怒魔’的本源怒氣也給煉化到魔眼之中!”

“隻是因為這道本源怒氣過於細微,所以冇有發現,直到現在,乾擾到了魔唸的融合,才發現端倪。”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恍然之色。

“本源怒氣的力量,過於狂暴,這也難怪,我的意誌,與魔念融合之時會崩潰。”

至此,蘇辰終於找出了問題的根源。

可這事情還冇有完。

接下來,蘇辰必須想出法子將這道黑絲怒氣除掉!

不!

準確來說!

應該是將三萬六千六百六十六道經脈中,所有融合光團的怒氣除掉!

這個工程,不是一般的浩大!

蘇辰要想出具有可行性、高效性、簡單性的法子,難度可不小。

“這些黑絲怒氣,看似十分細微,可處理起來卻相當棘手!”

蘇辰目光一凝,喃聲道。

“眼下,魔滅之光,已經與魔念融合,要想將魔滅之光的本源怒氣煉化是不可能的了,隻能想個法子,把這些黑絲怒氣給弄出來。”

蘇辰腦海內,猛地閃過一個個念頭。

可是。

這些想法,全都不能保證。

可以百分之一百在不影響魔唸的情況下,將黑絲怒氣弄出來。

“到底要怎麼辦纔好呢?”

蘇辰眉頭緊皺。

正在祭煉魔王之軀的動作,也變緩了很多。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搖頭。

“哼……我還以為這小子找到解決之法了,冇想到還是被難住了啊!”

九真子心頭鬆了口氣,道。

“天師大人放心,蘇辰這回,肯定成功不了,這世上,哪有造神尊者,擁有轉輪分身的事情!”

烈明鏡目光一閃,言辭鑿鑿道。

武道修為,從造神境,到轉輪境,其中有著不可跨越的鴻溝。

不知有多少能人強者,直接被卡在這個造神之巔多年,始終不得要領,無法突破,進入轉輪。

這足以可見轉輪之境的玄奧與強大。

可如今,蘇辰卻要以尊者境的修為,祭煉出轉輪分身。

這種事情,實則是太過荒唐。

不論是誰聽到了,都不會認為蘇辰能夠成功。

這也是九真子起了心思,要跟禿毛鸚打賭的根本原因。

如果要是蘇辰有幾分成功的可能,九真子都不會拿出那塊金色瓦片與禿毛鸚對賭。

畢竟,這塊金色瓦片問題很大啊!

“希望是我多慮了吧!”

九真子目光一閃,喃聲道。

要是等會讓禿毛鸚贏了賭鬥,而自己拿出來的金色瓦片又有問題,那他的一世英名可就毀了!

“蘇辰,不管能不能成功,你都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啊!”

楚香香美眸流盼之中,充滿了擔憂。

如今,徐老重傷未醒,蘇辰要是在出現什麼情況,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咦……”

禿毛鸚本來在拷問孫棟的。

可這時候。

蘇辰變得緩慢的動作,立刻吸引了它的注意。

“好小子,這麼厲害,居然找出問題了。”

禿毛鸚隻是看了一眼蘇辰,頓時清楚了情況,喜聲道。

這時候,它也顧不得再去拷問孫棟了,而是一臉期待的看著蘇辰。

原本,它以為自己要敗的,可隨著蘇辰發現融合光團內的黑絲怒氣,這場賭注,也出現了轉機。

說不定,最終贏的人會是自己呢?

“老傢夥,看來你那兩件寶物,十有**得入我囊中了!”

禿毛鸚一臉挑釁的看了九真子一眼,道。

剛纔,自己實在是聽太多九真子的冷嘲熱諷了,如今一有機會,肯定要把場子找回來。

“哼……蘇辰隻是找到問題根源而已,還冇能解決問題,所以,你不要高興得太早了。”

九真子臉色微沉,重重哼了一聲。

這時候,他隻能一個勁祈禱,千萬不能讓蘇辰這小子成功了。

否則,等會怕是又得引發不小的波瀾。

“老傢夥,你該不會是想使壞吧?”

禿毛鸚的心神何等敏銳,頓時察覺到,九真子雙眼深處閃動的異芒。

“你纔是老傢夥,你的年紀,不比我小!”

九真子狠狠瞪了禿毛鸚一眼,又道。

“還有,彆把我想得那麼齷齪,好歹我也是堂堂的禦妖天師,豈會玩弄那種下三濫的手段。”

聞言,禿毛鸚臉上充滿了濃濃的嘲諷。

“得了吧,你還好意思說自己是‘禦妖天師’,難道你不知道你這名聲有多臭嘛!”

禿毛鸚用濃濃鄙夷的口氣,道。

當年,‘禦妖天師’這四個大字,簡直就是臭名昭著的存在啊!

九真子不知道坑了多少人,要不然,豈能有如此豐厚的身家。

“我名聲臭嗎?”

九真子一本正經的看著烈明鏡,問道。

“天師大人,您彆聽這隻禿毛鸚胡說八道,您的豐功偉績,早已傳頌千秋萬代,您的一世英名,早已如雷貫耳!”

烈明鏡畢竟曾經是一府之主,聽過無數下人的阿諛奉承,如今,用起來也是活靈活現。

特彆是那不要臉的程度,更是差點讓人拍手稱絕。

“聽到冇有,我九真子雖然消失了萬年之久,人不在江湖,可江湖中依然是我的傳說。”

九真子一臉傲然,道。

那看向烈明鏡的目光,頓時變得順眼了很多。

不管這傢夥有多少歪歪心思,隻要能跟自己站在同一陣線,共同懟禿毛鸚,那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