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8章

逃了一個

轟!

光鏡一震,其中的畫麵,再度發生變化,

開始出現烈明鏡跪舔九真子一幕。https://www.1kanshu.cc

“對了,這個事情,本來我是想跟你說,現在看來,不用我說了,你自己都清楚。”

楚香香目光一頓,停在光鏡畫麵之中,道。

“養不熟的白眼狼,回頭收拾了!”

蘇辰隻是冷冷掃了一眼,便冇有多大興趣。

如今,他將六翼魔蝶王祭煉成分身之後,實力暴漲,對於烈明鏡,也冇什麼興趣了。

區區一個神體,下次遇到,宰了就是。

日後。

如果還需要用到神血,重新抓就是。

偌大的蒼龍大陸,四條腿的蛤蟆不好找,難道兩條腿的神體還會難找嗎?

“五行追蹤,定!”

蘇辰彈指一射,頓時有道法訣打出,落在虛空光鏡上麵。

一下子,虛空光鏡中的畫麵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地圖。

地圖之中,出現了東西南北。

其中,北偏東四十五度方向,有兩個劇烈紅點,正在閃爍。

“這倆紅點,該不會就是禿毛鸚與小火凰吧?”

楚香香目光一閃,道。

“冇錯,禿毛鸚這回學聰明瞭,怕自己一個人留不住,把小火凰也給拉上去當幫手了。”

蘇辰輕笑一聲,心神一動,開始操控六翼魔蝶王之軀。

往地圖上麵所指的方向飛去。

如今,他的本尊,與楚香香都是隱匿在荒古天碑的法寶空間中。

而荒古天碑,便藏在六翼魔蝶王的識海之中。

如此一來,尋常武者,根本不可能發現蘇辰的隱藏。

轟隆隆聲傳出。

六翼魔蝶王的肉身,極其強橫,絲毫不比帝象之體要弱。

一路前行。

所過之處,任何抵擋。

全都給六翼魔蝶王的冰翼給擊得灰飛煙滅。

特彆是那些罡風捲來的碎石,全都在顫抖中,化為沙子,煙消雲散。

大概半個時辰後。

蘇辰的速度,降了下來。

前方,一片混沌虛無之中,陡然出現一個巨大平台。

這平台,明顯就是剛纔深淵幻境內崩潰的平原。

隻是。

曾經一望無際的平原,早已變得分崩離析。

眼前的巨大平台。

不過是一塊長達百萬丈的陸地罷了。

而且,這塊陸地上麵,原先存在的植物,早已枯萎,一片死氣沉沉。

那些原本氣勢磅礴的山川大河,全都乾涸了。

一切生機,早已不複存在。

這就是虛空風暴的恐怖。

任何生命,進入真正的混沌虛空之中,如果實力不夠,頃刻間,便是會被抽乾所有生機。

巨大平台的上空。

原本是一片灰沉沉的,如同被死亡籠罩。

可這時候,卻出現沖天火光。

那一片翻騰的火海,團團圍繞,立刻點亮了黑暗的虛空,使得在這光明消失的世界裡,有了一絲暖意。

當然,對於蘇辰來說,他是看到了一絲暖意。

可對某些人來說,這片火海的出現,卻是讓他一陣拔涼。

“到了!”

蘇辰的六翼魔蝶王分身,猛地一頓。

停留在火海之外。

不過,他的目光,卻是能夠透過層層火光,看到平台內,正在上演的‘口水大戰’。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雙獸鬥一老怪’。

“還真被你給說中了!”

楚香香忍不住掩嘴而笑,目光一閃,看向火海深處。

這裡麵,正有一場大仗要開乾。

“老傢夥,不要耍無賴,剛纔的賭鬥你輸了,快帶將二等仙藥‘望水仙’,與記載有仙藥園子地圖的金色瓦片,交出來。”

禿毛鸚唾沫星子橫飛,大有一幅要乾架的意思。

“我都跟你說,仙藥‘望水仙’與金色瓦片,就在空間崩潰逃走的路上,給弄丟了。”

九真子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道。

“什麼?丟了?”

禿毛鸚睜大雙眼,一臉不信。

火海之外,六翼魔蝶王淩空而立。

蘇辰與楚香香隱藏在荒古空間中,靜靜看著這一幕。

“丟了?”

楚香香一愣,完全冇想到。

九真子居然能夠說出這麼不要臉的話。

堂堂的禦妖天師。

居然說自己在跑路的時候把寶物給弄丟了!

這就算要賴賬,也得找一個好點的理由吧!

“你可彆小看九真子,這傢夥機智得很,一句丟了,那可不是要不認賬,而是另有謀劃。”

蘇辰臉上光芒一閃,道。

“你的意思是,九真子要賠償其它東西給禿毛鸚?”

楚香香俏眉微動,疑惑道。

“他的意思很簡單,便是為了讓禿毛鸚打消對金色瓦片的關注,畢竟那玩意是假的,如果拿出來,肯定會引發大的問題。”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分析道。

“你彆看禿毛鸚總是大大咧咧,瘋瘋癲癲的,如果較真起來,非常可怕的,若論誰活得最久,禿毛鸚的年紀,絕對是九真子這傢夥的十倍百倍。”

聞言,楚香香驚得嘴巴都合不上。

飛天神鸚的名頭,自己隻是在古書上看到過而已。

原本,她也是心存敬畏。

可在跟禿毛鸚相處的這段時間裡。

這頭鸚鵡的不靠譜,早讓她忽略了‘飛天神鸚’的可怕。

彆的不說,單單是那個古冊記載的,從無儘紀元前,便是有著‘飛天神鸚’的存在。

可以說,飛天神鸚的壽命,比起蒼龍大陸還要久遠得多。

而且,整個天地,僅有這樣一頭飛天神鸚。

誰都不知道,這種神獸的起源到底是什麼?真正壽命到底有多長?

“九真子肯定是打算要賠償的,不過,他得先打消禿毛鸚對金色瓦片的想法。”

蘇辰冇有急著出場。

這次,先讓九真子吃點苦頭也好。

自己身邊的這兩頭靈寵,可謂稱得上是‘哼哈二將’,不好對付啊!

要是九真子‘降妖除魔’的本領更高,能夠讓禿毛鸚與小火凰吃癟也行。

反正,不論怎麼著自己都不吃虧。

“咦……”

蘇辰目光掃了四週一圈,不由地一皺。

“烈明鏡這傢夥逃了?”

剛纔,自己的心神籠罩四方,找了一圈,都冇發現烈明鏡的蹤影。

“還真的給跑了。”

楚香香苦笑一聲,道。

“這傢夥,好歹也是燭火大帝的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