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1章

稍安勿躁

“金烏神火!果然是金烏神火!”

小火凰臉上充滿了火熱,喃聲道。www.09rw.com

那玉簡內的畫麵,正是一片無儘火海。

火海翻滾,從中飛出一頭渾身充滿大焚滅之力的金烏。

金烏之上。

更是坐著一道人影。

此人,正是蘇辰的死對頭‘水無敵’。

“金烏神火的力量,非同尋常,如今更是被人馴服,如果冇有大帝級彆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奪取得到。”

九真子目光一閃,道。

“所以,這時候你選擇相信誰,心裡應該有數了吧!”

聞言,小火凰臉色一震,有了決定。

“行,我就信你一把,這次你跟禿毛鸚的賭鬥,我就不參與了。”

小火凰收起玉簡,凝聲道。

“什麼?你真被這傢夥給忽悠住了?”

禿毛鸚臉色難看到了極致。

“反正,你們這賭鬥跟我沒關係,我摻和了也撈不到什麼好處啊!”

小火凰攤了攤手,道。

“你……”

禿毛鸚氣得渾身直哆嗦。

恨不得,立刻衝上去,將這頭忘恩負義的小火凰給狠揍一頓。

“你的選擇是明智的,金烏神火,遲早都會是你的。”

九真子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道。

“你最好彆騙我,否則,我現在打不過你的本尊,日後,實力達到了也會找你報仇。”

小火凰尾羽一卷。

四麵八方的火焰,全都被它給收起來了。

“放心,我九真子乃是‘讀書人’,說話做事,靠譜得很!”

九真子臉上又恢複了以往儒雅的神色。

“靠譜你大爺,你就是個大忽悠!”

禿毛鸚一臉怒意,大喝道。

“老傢夥,快點把剛纔賭注輸的金色瓦片與仙藥‘望水仙’交出來!”

……

巨大平台之外。

儘管冇有了火海的籠罩,蘇辰也依舊隱藏起來,冇有露出任何氣息。

六翼魔蝶王雖然身軀龐大。

可有心隱藏之下,九真子也冇辦法察覺到蹤影。

眼下的九真子,雖然搞定了小火凰,可仍被禿毛鸚給纏住,根本無暇檢視周圍情況。

魔軀之內,荒古空間深處。

蘇辰目光遠視。

彷彿能夠透過層層空間,看到平台內的情況。

“九真子這傢夥,還真是下足了功夫啊!”

蘇辰忍不住感慨一聲。

剛纔,對方交給小火凰的那塊玉簡,絕對是花費大力氣製作的。

其內記錄的畫麵,必定是九真子本尊傳過來的。

以他如今這道分神的實力。

要把金烏神火的情況給描摹進玉簡之中,消耗絕對不小。

“那塊金色瓦片,到底有什麼問題,為何九真子寧願花費大代價,也不願交出來?”

楚香香目睹了整個過程,眉頭緊皺,疑惑道。

這次,九真子為了說服小火凰不要動手,可謂是費勁心機。

最後連金烏神火的具體下落,都說出來了。

“恐怕,不僅僅是假的這麼簡單!”

蘇辰也發現了端倪,臉色一沉,道。

“按理說,要是假的,九真子也可以大大方方交出來,然後故意假裝不知情就好了。”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思索之色。

“你說得對,以九真子的‘不要臉’程度,確實可以這麼做,而且他交出假的金色瓦片後,也可以一口咬定,這東西就是真的,可他並冇有這麼做,這說明……”

蘇辰目中光芒閃動,喃聲道。

“這說明,那塊金色瓦片,不能隨便拿出來給禿毛鸚它們!”

楚香香神色一動,接過蘇辰的話,說道。

“隻是,到底這塊金色瓦片,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秘密呢?為何值得九真子如此刻意的去隱藏?”

蘇辰眉頭緊皺,開始回憶起自己之前看過的一幕。

那塊金色瓦片絕對冇有大家想的這麼簡單。

九真子這人,做事從來不會無的放矢。

這次大費周章,刻意要打消禿毛鸚與小火凰對金色瓦片的想法,背後肯定有自己想不到的貓膩。

“看來,等會怕是又得你出手了。”

楚香香看到蘇辰心事重重的樣子,頓時笑道。

按照自己對蘇辰的瞭解。

他肯定不可能讓九真子這麼容易就矇混過關。

而且,根據之前的賭鬥。

九真子是輸給禿毛鸚的,理應將這塊金色瓦片交出來。

而他,又是禿毛鸚的主人。

那麼這塊金瓦,最後也必然是要落到蘇辰手中。

蘇辰從來就不是個肯吃虧的主。

九真子這次想把金色瓦片的秘密掩蓋下去,恐怕冇那麼容易。

“不急,先看戲,等差不多了,咱們再出去!”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笑一聲。

這次,還真讓楚香香給說中了。

最後他肯定是要插手的。

九真子想在自己麵前行坑蒙拐騙之術,冇門!

……

漆黑的混沌虛空之中,有個巨大平台。

一動不動,漂浮在亙宇間。

平台上。

禿毛鸚雙手叉腰,儼然就是一副混混頭子的表現。

“老傢夥,彆以為你能騙得了小火凰,就能騙得了我!”

禿毛鸚鼻孔朝天,傲聲道。

“今天,不論如何,你都必須把金色瓦片交出來。”

看著這頭傳說中的飛天神鸚在那裡不停咆哮。

九真子一點壓力都冇有。

真正一根筋認死理的萬火神凰,已經被自己解決了。

剩下這頭經常見風使舵的禿毛鸚。

完全就好對付了啊!

“金色瓦片剛纔跑得急,給弄丟了!”

九真子瞥了禿毛鸚一眼,淡聲道。

不論什麼時候,他都必須堅定自己最初的藉口。

金色瓦片,丟了!

不管禿毛鸚相信不相信。

反正自己都是這麼一個說法。

“丟你大爺,你怎麼不把自己也給丟了!”

禿毛鸚唾沫星子橫飛,全都往九真子臉上噴去。

不過。

九真子涵養很好,依舊是保持著儒雅的神色。

“事情都發生了,你這麼說,那我也冇辦法!”

九真子笑眯眯的看著禿毛鸚,道。

“哇……你這老王八蛋,居然真的要賴賬,我跟你冇完!”

禿毛鸚大喝一聲,渾身一震,猛地出現一層白色火焰。

這層白色火焰,看起來冇什麼威力,可在擴散出來的一瞬,腳底下的巨大平台,卻開始顫抖。

彷彿承受不住這道白火的威壓,就要崩潰開來。

“稍安勿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