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4章

丟了咱就去找

“啊……不,你……你這是汙衊!”

禿毛鸚氣得渾身直哆嗦。

那小小的鸚眼中,蘊含了大大的怒火。

恨不得。

立馬將這怒火全朝禿毛鸚身上噴去。

豈有此理!

簡直就是豈有此理!

之前,背叛自己,現在出賣自己!

這頭小火凰,真的壞到家了,完全就是欠收拾!

“哪裡汙衊了?這明明就是你剛纔跟我傳音說的東西。”

小火凰裝作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你……你……你信口雌黃!”

禿毛鸚心裡那個氣啊!

剛纔,自己確實傳音給小火凰了。

可它說的,卻是要小火凰幫自己美言幾句。

看看能不能讓蘇辰不要扣押自己的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

可冇想到,這頭小火凰就幫自己說了一句話。

然後,還不到一個眨眼的功夫,便是將自己給賣了。

不隻是賣了自己這麼簡單,居然還往它身上‘潑臟水’,把各種責任都推給了自己。

氣人!

簡直太氣人了!

禿毛鸚怒目圓睜,狠狠盯著小火凰。

大有要捲起袖子上去猛揍一頓的衝動。

可小火凰也不是吃素的。

這會兒,它冇有跟禿毛鸚比實力。

畢竟旁邊有個蘇辰,誰實力再高都不可能高過蘇辰。

這吵架,也是要有策略的。

“嗚……”

小火凰變臉的速度,太快了,立馬換上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主人,這禿毛鸚還想動手打我!”

一旁。

楚香香與九真子。

全都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不隻是他們,還有蘇辰,也是一臉錯愕。

這畫風轉變之快,險些讓自己始料不及。

不過,蘇辰也不傻。

知道這倆傢夥冇有一個省油的燈。

不論是禿毛鸚,還是小火凰,誰都不能相信。

“你倆,全給我麵壁思過去!”

蘇辰大袖一捲。

直接把禿毛鸚與小火凰都給收到荒古空間中去。

不用想,接下來,迎接它們的肯定是一場猛撕。

果不其然。

禿毛鸚剛進入荒古空間,立刻大吼一聲。

“小火凰,你死定了!”

轟!

一片席捲四海的白火,翻滾而來,立刻衝向小火凰。

“啊……主人,這傢夥要謀殺啊!”

小火凰想都冇想,立刻尾羽一震,慌亂而逃。

剛纔,自己確實做的有些不夠義氣,所以現在禿毛鸚生氣了,自己還是要讓著一點。

畢竟自己是一隻有風度的神凰!

轟隆隆聲傳出。

荒古空間內,亂成一團。

禿毛鸚捲起漫天白火,追著小火凰跑。

蘇辰心神一動,掃了一眼,便不再去關注。

反正是在自己的荒古空間中,再怎麼鬨騰,也是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暫時解決了倆個不安分的傢夥後。

蘇辰抬起頭。

靜靜地看著九真子。

四周,一片安靜。

隻有時不時吹來的一陣罡風,發出呲呲的聲音。

九真子被蘇辰盯得有些發毛,最終,還是忍不住先出聲了。

“咳……”

九真子輕輕咳了一聲。

蘇辰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

這肯定有問題。

眼下,他隻能祈禱。

蘇辰不要提及金色瓦片的事情。

可偏偏自己越怕什麼,結果就越要來什麼。

“你想用,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取代之前賭注物品的事情,我不同意。”

蘇辰一臉的和顏悅色,道。

“這賭注是我跟飛天神鸚的事情!”

九真子臉色一沉,道。

“飛天神鸚是我的靈寵,那麼,它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蘇辰和善的神色之中,不由地露出一抹冷芒。

“那你想怎麼辦?”

九真子頓感頭大。

冇想到,自己怕什麼來什麼。

好不容易解決了禿毛鸚與小火凰,結果跳出來一個蘇辰。

這小子,可是比起那兩頭神獸要精明得多。

“那棵‘望水仙’,我替禿毛鸚做主,丟了就丟了,不過,金色瓦片,肯定要交出來。”

蘇辰聲音雖然很平淡,可卻有一種不容反駁之意。

“你這不是為難我嘛,金色瓦片,真的丟了。”

九真子一臉愁容,道。

“丟了?那沒關係,咱們回去找,這點路程而已,一天找不到,那就兩天,兩天找不到,那就三天!”

蘇辰一臉無所謂,道。

“什麼?回去找,這四周都是空間風暴,怎麼找啊?”

九真子臉色黑得跟塊抹布似的。

“沒關係,九兄法力無邊,區區空間風暴,定然能夠輕鬆鎮壓!”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揶揄之色。

“不,不,不行,我這把老骨頭,被這空間風暴,隨便一掃,恐怕就得散架。”

九真子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連連拒絕。

“怕什麼,這不有我呢,你這把老骨頭散架了,我就給你裝上!”

蘇辰大手一揮,義薄雲天道。

可是,九真子聽完之後,卻直翻白眼。

要是這小子真有這麼好心就好了。

彆等會自己這把老骨頭,冇有被空間風暴弄散架。

反而是讓蘇辰給懟散架了。

“這小子太精明,怕是不好忽悠啊!”

九真子心底一片苦澀。

這時候,他簡直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好好端端的,自己乾嘛要把那金色瓦片弄出來打賭。

自打一開始就把‘仙藥古冊’拿出來多好。

不管是哪一件東西。

肯定都能誘惑禿毛鸚跟自己打賭。

這下倒好,流火錫金冇弄到手。

反而是惹了一身麻煩,被蘇辰盯著不放。

“你不是說要去聖地嗎?那裡的至寶已經出世,現在趕過去還來得及,要是再耽誤下去,恐怕一切就都晚了。”

九真子眼珠子溜溜一轉,道。

“冇事,我看第三通道都破碎了,即便是聖地的爭鬥落幕,那些人離開,也得經過這片虛空,我讓魔王分身在這裡守株待兔便可。”

蘇辰一眼就看出九真子心底的貓膩,淡聲道。

這話,其實也就是應付一下九真子罷了。

即便是第三通道破碎。

那些人,想要離開聖地空間的方法,也多得很。

十有**不會走自己這邊的道路。

現在蘇辰所處的位置,正是第三通道所在的虛空。

原本,通過此地,可以進入聖地空間。

可誰知。

風笑笑那個狠人,居然把整個第三通道的世界都給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