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5章

‘鼎天羅盤’再現

“魔王分身,想要靠此對付那些人還不行,必須要我有我的本尊相助啊!”

九真子目光一閃,道。

這次用的套路。

跟之前對付禿毛鸚與小火凰一模一樣。

企圖通過誘惑蘇辰,以此來轉移對方的注意力,放棄對金色瓦片的想法。

可惜。

這樣的套路,應付其他人還行,可在蘇辰這裡,根本行不通。

九真子越是使勁渾身解數來掩蓋金色瓦片的事情。

蘇辰就越要讓他把這東西交出來。

“不急,一碼事歸一碼,聖地的事情,等會再說,一時三刻裡,那邊的爭鬥也結束不了。”

蘇辰臉色一沉,道。

“咱們,還是說說那金色瓦片的事情。”

聞言,九真子整張臉像是黑炭似的,一片黑糊糊。

“金色瓦片真的丟了,而且也找不回來了。”

九真子十分無賴,一口咬定,金色瓦片被自己給丟了。

“丟了也沒關係,我最近得了一件寶貝,聽說在追蹤寶物方麵,效果非常顯著。”

蘇辰早就料到九真子這傢夥會跟自己耍心眼。

所以,也冇擔心。

他不急不緩的拿出一個古木色的羅盤。

這羅盤,正是從衛窮身上搜出來的鼎天羅盤。

雖然鼎天羅盤級彆不高。

可在追蹤氣息,定位寶物方麵的效果卻非常強大。

當初,衛窮之所以能夠抓到徐老,也是靠著鼎天羅盤相助。

後來又是藉助徐老身上的氣息,追蹤到楚香香的下落。

從而找到自己。

可惜,那個時候的自己,修為已經踏入造命之巔,實力暴漲,輕而易舉間,就被他給鎮壓了。

最後,這個鼎天羅盤也就落到自己手中。

“這是什麼東西?”

九真子一臉警惕的看著蘇辰,道。

“能夠追蹤到金色瓦片下落的寶貝!”

蘇辰輕笑一聲,伸手間,往九真子身上一抓。

“你想乾嘛?”

九真子臉上露出一抹慌張之色,頓時倒退開去。

可蘇辰這一出手,迅猛如雷。

還是從九真子身上拽下一塊袍子。

“九兄彆慌,我這是要你一塊衣袍,通過這衣袍上麵的氣息,我就能追蹤到金色瓦片的具體下落。”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淡聲道。

“什麼?通過我一塊衣袍,便可以定位到金色瓦片的下落,你是在逗我嗎?”

九真子一臉搖頭,不置可否道。

“剛纔,你把金色瓦片收回去時,手臂上的衣袍,恰好碰到了。”

蘇辰不急不緩,徐徐道。

“所以我剛纔扯下你的這塊袍子,上麵沾有金色瓦片的氣息,雖然不濃,可隻要放到‘鼎天羅盤’上麵,便能催動萬裡追蹤術,找出具體下落。”

說著時。

他已經把從九真子手臂上扯下來的衣袍碎片,放到羅盤上了。

“你……”

九真子看著自己右臂上的斷袍,臉色萬分難看。

這回,怕是要折在蘇辰手中了。

千算萬算。

自己怎麼冇算到蘇辰手頭上有追蹤寶物氣息的羅盤。

而且,這個羅盤,看起來有些熟悉,好像自己在哪裡見到過。

九真子一想到這,雙眼一縮。

猛地想起不久前被自己狠狠折磨一頓的衛窮。

對!

就是衛窮!

自己在衛窮身上看到了這個羅盤。

那個時候,自己冇有留意。

不曾想到。

衛窮手頭上的這個羅盤,竟還有追蹤寶物氣息的作用。

而且,這東西還成了今日蘇辰對付自己的利器。

“失算了!”

九真子臉上露出濃濃的頹敗。

不過,他也知道。

即便是冇有這個羅盤。

蘇辰也不會這麼容易放過自己。

嗡!

隨著蘇辰把自己那塊衣袍放到鼎天羅盤上麵。

轟隆一聲!

鼎天羅盤的四個方位,紛紛飛出一個符文。

這些符文,快速閃動,凝聚到了一起,形成一根銅針。

嗡!

這根銅針,直接刺在九真子的衣袍上麵。

刹那間。

整個斷袍燃燒起來。

那火光繚繞之中,有一縷縷金黃色的氣體,飄飛開來。

鼎天羅盤的符文銅針,猛地一動。

快速將這些金黃色氣體都給吸收了。

轟隆一聲!

這根吸收了金黃之氣的銅針,迅速飛出。

在半空中快速轉動幾圈。

最後飛到九真子頭頂,停了下來。

其針頭所指之人,正是九真子。

荒古空間。

禿毛鸚雖然一直在追著小火凰,可也有在留意外界的情況。

如今,鼎天羅盤,顯示出來的金色瓦片位置,仍在九真子身上。

這一幕,完全落在禿毛鸚眼中。

“什麼?這老傢夥果然是在騙我們!”

禿毛鸚有種上當的感覺,臉色發黑。

“誰騙我們?”

小火凰一看到禿毛鸚停了下來,自己也就不用跑路了。

“九真子那個壞蛋!”

禿毛鸚目光不善,翅膀一震,立刻飛出了荒古空間。

金色瓦片上麵。

記載了古仙藥園的資訊。

這纔是禿毛鸚始終念念不忘的寶貝。

“走了?主人不是讓它麵壁思過嗎?”

小火凰鬆了口氣。

剛纔被禿毛鸚追著跑,自己出手不是,不出手也不是,實在累人。

“算了,禿毛鸚都走了,那我也走!”

小火凰尾羽一震,立刻跟著離開荒古空間。

轟隆一聲!

隻是剛飛入虛空平台,小火凰立刻看到,禿毛鸚正渾身火氣沖天,狠狠盯著九真子。

“老傢夥,你膽子好大,居然敢騙我說金色瓦片丟了,明明就還在你身上。”

禿毛鸚咆哮一聲。

說完後,還目光一閃,看向蘇辰。

“還好,本神鳥有個英明神武的主人,一下子戳穿你的謊言,免得本神鳥上當受騙!”

聞言,九真子臉色一片陰沉。

這頭該死的飛天神鸚,簡直就是見風使舵的牆頭草。

剛纔,看到‘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的時候,可不是這副態度。

“咳……”

九真子重重咳了一聲,伸手指了指,那被魔王分身捏在手中的仙藥古冊。

“禿毛鸚,剛纔關於賭注丟失賠償的事情,咱們可都說好了。”

聽到這話,禿毛鸚確實是心動了。

無比眼饞的看著那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

可現在這兩樣東西,全被蘇辰捏住了。

自己根本拿不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