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6章

試試硬度

禿毛鸚很清楚眼前的形勢。

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雖然饞人,可現在這兩樣東西,全落在蘇辰手中了。

至於後麵蘇辰會不會交給自己,那得看自己的表現了!

眼下,形勢很明朗。

蘇辰根本不同意九真子更換賭注物品,一定要對方將金色瓦片交出來。

所以,禿毛鸚隻能連忙否認九真子的話。

“我什麼時候同意,讓你用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來取代‘金色瓦片’了?”

禿毛鸚臉色一冷,哼道。

這種轉眼就改口的本領,自己也是跟小火凰學的。

反正,能夠做到,翻臉比翻書還快,也是一種彆人學不來的本事。

“你……”

九真子發現,禿毛鸚這傢夥,比自己想象中還要無賴。

最關鍵的是,根本不敢忤逆蘇辰的意思。

這一切的關鍵還是在蘇辰身上。

“金色瓦片,確實是在我身上!”

九真子一看這架勢,知道再也瞞不住了。

索性就大大方方承認下來。

可是,要想讓自己把那塊牽扯甚大的金色瓦片交出來。

絕對根本不可能。

“實話跟你們說,這東西是假的,拿出來也冇用,我是為了大家著想,所以才主動更換賭注物品!”

九真子臉上充滿慷慨正義之色,朗聲道。

“什麼?金色瓦片是假的?”

禿毛鸚聽了之後,一臉憤怒。

同時。

更多的還是失望。

原本以為自己又能夠撈一筆。

結果,美好的願望破滅啊!

幾乎就在禿毛鸚痛心疾首之時,蘇辰的話,卻是讓它臉色猛變。

“我知道是假的,可沒關係,我就要它了!”

蘇辰臉上充滿雲淡風輕之色。

“什麼?那是假的?你小子也要?”

禿毛鸚心底一驚,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蘇辰。

“嗯?”

蘇辰冇有多說,隻是目光一動,冷冷掃了禿毛鸚一眼。

正是這一掃,立刻讓禿毛鸚有種如墜深淵的感覺。

這時候它才反應過來。

該死!

自己又多嘴了!

禿毛鸚臉上頓時露出賠笑,乖乖閉上嘴巴。

什麼話都不敢說了。

蘇辰決定,向來就不是自己能夠質疑的!

“咯……”

小火凰在一旁看到禿毛鸚吃癟的樣子,暗自偷笑。

這傢夥就是欠揍!

現在這種情況,還敢主動往蘇辰麵前湊,明顯就是皮癢癢了。

“九兄,還請把金色瓦片交出來吧,願賭服輸,這纔是咱們‘讀書人’該有的品質!”

蘇辰收回目光時,淡聲道。

“這……”

九真子一時語塞,找不到什麼有力的藉口拒絕了。

今天,蘇辰是擺明瞭態度,一定要自己把金色瓦片拿出來。

“隻希望,這小子不要看出金色瓦片的秘密!”

九真子心底歎了一聲,祈禱道。

願賭服輸!

這回自己是被逼的願賭服輸啊!

“既然你想要,那就給你!”

九真子冇有再推諉,揮手間,頓時有個金色光團飛了出去。

“還是九兄爽快!”

蘇辰客氣了一句。

然後。

一掌打出,直接震碎了金色光團上麵的禁製。

轟隆一聲!

萬千霞光,一陣噴湧,露出其內的金色瓦片。

“果然有問題!”

蘇辰一眼就看出這塊瓦片,上麵的線條,根本不是先民之畫。

而且,儘管瓦片上麵有很濃鬱的滄桑氣息,可也不是上古時代的特征。

嗡!

蘇辰一指點出,摁在金色瓦片上麵。

頓時,有一片大氣恢弘的仙光,激射而出。

這片仙光,浩浩蕩蕩,擴散開來,演化成一片仙藥之園。

“對,就是這片藥園!”

禿毛鸚雙眼發光,死死盯著跟前這片湧動的仙光。

因為,在這仙光之中,有一株株讓人垂涎三尺的仙藥。

漸漸地,仙光擴散開來的範圍,越老越大。

禿毛鸚發現了不對勁。

當這片仙光,從原本的百丈之大,擴大到千丈之大的時候,那仙光中凝聚出來的仙藥,開始變得模糊。

而且,這模糊的趨勢,越來越快,簡直就是勢不可擋。

到最後,仙光籠罩的範圍,達到萬丈大小,那些仙藥,全都紛紛破碎開來,消失不見。

“啊……冇了,這些仙光中演繹出來的仙藥,怎麼冇了?”

禿毛鸚臉上充滿濃濃的失望。

“這東西不過是一片投影,自然是假的!”

蘇辰隻是隨便掃了一眼,便看破仙光中所隱藏的秘密。

所謂的仙光藥園,不過是九真子運用一些旁門左道,把自己曾經遇到過的仙藥,全給烙印在裡麵,製作成一副假的線路圖罷了。

估計也就隻有禿毛鸚這個缺心眼的傢夥,纔會信以為真。

“假的,居然是假的,九真子你個大騙子!”

禿毛鸚一臉張牙舞爪的盯著九真子不放。

“我都跟你們說了,這塊金色瓦片是假的,你們不聽,非要我拿出來。”

九真子攤了攤手,無奈道。

“不過,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我仍舊可以答應你,用‘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來賠償你在之前賭鬥中的損失。”

聞言,禿毛鸚雙眼一亮,恨不得馬上就點頭答應下來。

隻是當它眼角的餘光一閃。

看到蘇辰緊繃的神色之時。

那已經到嘴中的話,被它硬生生給憋回去了。

“主人,要不……”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討好之色,試探道。

可是,蘇辰連看它一眼都冇有,而是探手一抓,直接把金色瓦片抓了過來。

“不勞煩九兄了,我覺得,這塊金色瓦片挺好的!”

蘇辰輕笑一聲,心神散開。

仔細打量金色瓦片的具體結構。

“這……”

九真子眼皮狂跳。

心底內,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了。

“這塊瓦片,就是我從刀墓絕地中隨便撿的,冇什麼特殊的。”

九真子努力讓自己保持臉色不變,沉聲道。

“是嘛?我看未必!”

蘇辰聲音傳出時,彈指間,一道五行劍芒,陡然射出。

奇快無比,直接斬在金色瓦片上麵。

叮噹!

頓時,有一陣金石撞擊的聲音,傳開了來。

五行劍芒,消散之時,整塊瓦片,依舊完好無損。

“我的五行劍芒,鋒利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