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8章

涉及到一尊大人物

“嗯?”

蘇辰發現,昔年鎮守古刀城四方的雄關,早已不見蹤影。

而且整座古城,也都冇有往日的輝煌。

隻剩下落寞與頹敗。

唯一讓自己感到驚訝的是。

古城之中。

每一處建築,居然完好無損。

甚至,看不出有被時間摧殘過的痕跡。

“嘶……這是當年消失的‘上古第一刀城’,傳說此城與那位絕世刀王,一起埋葬了,冇想到是真的!”

楚香香臉上充滿了驚容,道。

“還有這種說法?”

蘇辰目中露出不解,詢問道。

關於第一刀城的曆史,自己並不是很瞭解。

雖然上一世的他,已經號稱‘蒼龍戰神’。

可關於這片大陸上的許多秘辛,卻知道得不多。

畢竟,自己前世崛起的時間太短了,積累不夠,底蘊不足。

所以不清楚這些事情也很正常。

“現在我們看到的第一刀城,也就是刀家掌控的那座城池,乃是當年大秦天帝,靠著一張圖紙,命人重建的,意圖還原上古刀城的風貌。”

楚香香整理了一下腦海中的資訊後,徐徐道。

“隻是冇想到,如今的第一刀城,與上古時代的刀城相比,還有這般巨大的差距。”

聞言,九真子忍不住插聲道。

“你以為秦天帝是真心要重建上古刀城啊?”

九真子話中充滿了濃濃嘲諷。

“前輩,這事您聽說過?”

楚香香神色一動,問道。

雖然九真子的語氣不怎麼樣,可要是能從對方口中瞭解到當年的一些秘辛,那也值了。

“九兄知道第一刀城的來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之色,道。

“秦天帝手中的確有上古刀城的圖紙,而他後來建造的這座刀城,也確實是仿造上古刀城所造,不過,他卻不是為了重現上古刀城的輝煌,而是為了震懾一尊大人物!”

九真子目中閃過一抹回憶之色,幽幽道。

“震懾一尊大人物?誰?”

蘇辰雙眼一縮,道。

“神魔之手的主人!”

九真子在說起這尊大人物的時候,臉上充滿了忌憚之色。

“您是說神魔天主?”

楚香香臉色一變,驚呼一聲。

神魔天主,乃是一尊非人非魔存在。

誰也不知道這位絕世至尊的來曆。

隻知道。

此人唯一一次出手,便是將上古刀城給鎮壓了。

可後來上古刀城的主人,於絕境中突破。

一刀劈開生死路。

走出地底世界,殺上九重雲霄。

最終,斬下神魔天主的頭顱,昭告天下。

誰敢動上古刀城。

自己就要讓誰屍首分離。

“冇錯,神魔天主,雖然有傳說他是被上古刀王給終結了,可在後來的歲月中,秦天帝發現了神魔天主的痕跡。”

九真子聲音平緩,徐徐說道。

“所以為了防止這頭神魔天主再來尋仇,禍亂大秦子民,特意建造了第一刀城。”

九真子畢竟是活了萬年之久的老怪,對於大秦的一些往事,都清楚得很。

“隻要第一刀城在,那麼,上古刀王的威勢就在,神魔天主在冇有恢複到之前巔峰狀態的時候,便不敢來尋事。”

大家聽完九真子的講述後,心中頓時露出瞭然之意。

砰!

這時候,天命珠上麵的九彩之光,陡然一震,徹底消失。

所有畫麵,統統不見了。

“咦……怎麼冇了?”

楚香香仔細看了一眼,發現天命珠上麵的光芒,全都已經散去。

再次變得黯淡無光。

“看完了啊!”

蘇辰輕笑一聲,揮手間,將天命珠收起。

“這就完了啊?天命珠,還冇跟我們說,這塊瓦片的來曆啊?”

楚香香皺著眉頭,道。

“說了,那座上古刀城,隻有這塊瓦片是來自於上古刀城,天命珠才能還原出如此多的曆史畫麵。”

蘇辰伸手抓起金色瓦片,認認真真看了一眼。

這次,他從這塊金色瓦片中看到許多不同尋常的東西。

金瓦上麵,縱橫交錯的線圖,像是一道道刀痕。

上古刀王曾經修煉之時留下的痕跡。

可以說,整個上古刀城中的建築,全都有這樣的刀痕存在。

正是因為這些刀痕,上古刀城的建築,才能在歲月的流逝中,依舊完好無損,保持最原始的模樣。

“九兄好本事啊,連上古刀城的瓦片都能弄到手,而且還被你弄成一個假貨,差點就真讓你瞞過去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笑道。

這話,可不是在嘲諷九真子,而是真真切切的佩服這個傢夥。

上古刀城,巧奪天工,且有上古刀王的大道之痕保護,根本不可能從中拿走一絲一毫的東西。

可九真子卻能弄到這麼一塊瓦片。

真的不容小覷。

“還是你小子厲害,隻是一塊瓦片,你就能從中得到如此多有價值的資訊。”

九真子苦笑一聲,道。

自己再有本事又怎麼樣。

費儘心思,好不容易弄到手的東西,還不是最後落入蘇辰囊中了。

“不是我厲害,而是‘天命珠’厲害!”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謙虛之色。

“天命珠,確實不凡,可你能夠從古滅天與魔靈子手中搶下這東西,也是你的本事夠大!”

九真子微微搖頭,歎道。

“不管怎麼說,還要感謝九兄的慷慨相贈!”

蘇辰揚了揚手中的金色瓦片,道。

雖然他還不知道這東西的具體作用。

不過,現在已經弄清楚了來曆,後麵有的是機會搞清楚作用。

“小子,你彆高興得那麼早,即便是你有了這塊瓦片,你也不知道怎麼進入上古刀城。”

九真子看到蘇辰一臉的得瑟,心底就一陣不爽。

“哈哈……多謝九兄提醒,原來這塊金色瓦片,與進入上古刀城有關。”

蘇辰是何等精明的一個人,始終在觀察九真子的臉色變化。

一下子就從對方話語中,捕捉到有價值的資訊。

“哼……”

九真子重重哼了一聲,知道言多必失,索性就不再說這個事情。

這時候,他目光一閃,看向魔王分身的右手。

“既然金色瓦片被你拿去了,那這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是不是該還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