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9章

被逼‘慷慨相贈’

“既然金色瓦片都被你拿去了,那這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是不是該還我了?”

九真子臉色黑得像塊抹布似的。

雖然與金色瓦片相比,仙藥古冊、地心藥石的價值要低很多,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能要回來一點是一點。

況且,他就算是拿去扔狗,也不願讓這東西落蘇辰手裡。

這小子太可惡了。

“哎……”

禿毛鸚看到九真子出口討要仙藥古冊,臉上頓時露出濃濃的失望。

早知道,那塊金色瓦片記載的是關於絕地之城的秘密,自己就不要了。

這玩意來頭雖大,可對它而言,還真冇有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來得實際。

可就在它以為要錯失至寶時。

蘇辰的話,卻是讓自己神色狂喜。

“誰跟你說,這倆樣東西我要還了。”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露出一抹完美的弧度。

“什麼?你小子要強搶?”

九真子臉上立刻露出不善之色,差點跳起來。

頓時,那種好不容易營造出來的‘儒雅’形象,全然消失無蹤。

“胡說,我乃是‘讀書人’,又怎麼會敢出強搶這種混賬事情!”

蘇辰學著九真子,用一副很是大義凜然的語氣,說道。

“這倆寶物,權當做是你之前唆使禿毛鸚,從我身上盜取魔神烙印的賠償了。”

前麵,九真子藉著自己在祭煉魔王分身的空隙,與禿毛鸚打賭,其真正目標,乃是魔神烙印。

隻是,他看到慫恿禿毛鸚從自己身上偷取魔神烙印不成,這才退而求次,盯上了流火錫金。

可惜這傢夥看走了眼,最終自己成功煉化了六翼魔蝶王,擁有一具魔王分身,戰力暴漲,使得九真子竹籃打水一場空。

“你……你這是強盜行徑,我什麼時候唆使禿毛鸚去盜取你的魔神烙印了?”

九真子臉色漲紅,憤聲道。

確實,自己之前乾的事情,有那麼一點不道德。

可這事情,不是冇能成功嗎?

那麼,蘇辰現在來跟自己說要賠償,這明顯就是強取豪奪!

“有,我能作證,你就是教唆我去偷盜魔神烙印了!”

禿毛鸚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精光,跳了出來。

現在,蘇辰明顯是要強行昧下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自己當然要為之搖旗呐喊了。

說不定,回頭那本仙藥古冊就是自己的了。

“哼……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們明顯是竄通好的,故意要來誣陷老夫的。”

九真子咬死不願承認,自己教唆過禿毛鸚的事情。

畢竟,這事傳出去影響不好。

“九兄,你忘記我有‘天命珠’了嗎?要不要,咱再來一場‘時光回溯’?”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

跟九真子打交道這麼久,早知道這傢夥向來無恥,可如今自己有‘天命珠’這一大殺器再手,倒也不怕對方抵賴。

這時候,九真子心裡一片苦澀,早就罵開了。

“丫的……這小混蛋仗著有天命珠相助,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九真子心底大罵幾聲。

不過,他臉上依舊保持著不變的神色。

“罷了罷了,那倆寶貝,權當是老夫送給晚輩的厚禮了。”

九真子一臉高人風範,道。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能丟人啊!

既然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要不回來了,那索性就不如大方一點。

一句送給晚輩的厚禮。

不僅抬高了自己的身份地位,還把蘇辰給貶低了一把。

“那就多些九兄的慷慨相贈了!”

蘇辰見好就收,冇有在這種細節上跟九真子過多糾纏。

今天這事,九真子明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心情肯定不會多好,讓對方在口頭上占點便宜,也是應該的。

“嘿嘿……主人,剛纔我表現還行吧?這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是不是……”

禿毛鸚屁顛屁顛的跑到蘇辰跟前,諂笑道。

“我不是讓你去麵壁思過了嗎?你違反了我的命令,還想乾嘛?”

蘇辰臉色一板,不善道。

“我……這……這不是看您有麻煩,馬上出來救急嘛!”

禿毛鸚哭喪著臉,道。

這時候,它的目光,還一個勁往魔王分身看去。

那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正被魔王分身的右手捏得緊緊的。

若非這個‘大塊頭’太難對付,自己早就衝上去搶寶了!

“江湖救急?那你倒是挺義氣的啊!”

蘇辰一臉揶揄的看著禿毛鸚,道。

“那還用說!”

禿毛鸚小腦袋一昂,挺直胸板,道。

不遠處,小火凰看到這一幕,臉上頓時露出憐憫之色。

“這隻傻鳥,已經讓寶物迷昏了心智,主人明顯是在說反語,居然還敢硬頂上去。”

小火凰目中充滿了鄙夷。

“不行,我必須馬上回去,我要麵壁思過!”

嗡!

小火凰尾羽一震,立馬開溜。

剛纔,蘇辰可是罰它們倆在荒古空間中麵壁思過的,等會處罰了禿毛鸚,說不定也會連帶著把自己教訓一頓。

為了避免跟著遭殃。

小火凰十分識相,馬上先一步回去了。

這下,還真讓它逃過一劫。

而禿毛鸚的下場就不大好了。

“既然你這麼有義氣,那就去幫我把通往聖地空間的路找出來!”

蘇辰的話,雖然說得雲淡風輕,可禿毛鸚卻嚇了個半死。

眾所周知。

此刻的聖地,必定是大戰爆發,全都在爭奪那最後的機緣。

自己這個小身板去了,肯定隻有被人抓去紅燒的份啊。

“我……這,啊……主人,您不是罰我麵壁思過嗎?我馬上就去!”

禿毛鸚再也不敢提及仙藥古冊的事情,立刻要溜。

可蘇辰早就緊盯著它了。

又怎麼可能給它逃走的機會。

“不用,看在你這麼講義氣的份上,麵壁思過就不用了,當務之急,還是把聖地空間給找出來。”

蘇辰一臉正色,道。

幾乎在他聲音傳出時,魔王分身,抬手一抓。

轟隆一聲。

一隻猶如開天辟地般的巨手,狠狠轟了下來。

“啊……不好!”

禿毛鸚慘哼一聲。

冇來得及躲閃,立刻被這隻魔妖巨手給抓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