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1章

當年的那點恩怨

“那時候,我們都還年輕,一腔熱血湧心頭,執劍而走江湖路,不問此生歲月情。”

九真子目光有些飄忽,過往的一幕幕,浮上心頭。

聽到這裡。

蘇辰與楚香香臉上,全都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不問此生歲月情!

這話一聽,頓感不對勁啊!

兩男的居然扯出歲月情。

“想什麼呢?我跟古滅天是有過一段情誼的,兄弟情,不是你們想的那些亂七八糟的關係!”九真子看到蘇辰的表情變化,立刻知道,這小子絕對想歪了。

所以,他故意解釋了一句。

“九兄,我們冇想歪,而是你多想了。”

蘇辰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跟你認識的那個‘燕飛’不一樣,當年,我還跟古滅天一起去過青樓。”九真子強行又解釋了一句。

“所以,之前你在古滅天麵前提起的‘香兒’,還有你那時候拿出來的一件褻衣,便是你們一起闖青樓的見證?”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揶揄之色,道。

一旁,楚香香聽到蘇辰提起了‘褻衣’,俏臉一紅。

這東西,可謂是女子最私密之物。

“哼……那個香兒纔不是什麼青樓女子,不過也不是什麼好貨色。”

九真子重重哼了一聲。

“不是青樓女子,莫非是妖女了?”

蘇辰隨口一說,可誰知,九真子聽到這話後,臉色不由地一沉。

“還真被你小子給說中了,那就是一妖女。”

九真子目光冰冷,哼道。

“妖女?那這麼說,你後來跟古滅天鬨掰,便是因為這個妖女從中作祟了。”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怎麼可能,那個妖女算什麼貨色,又怎麼可能離間得了我跟古滅天的感情。”

九真子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哼道。

“那是什麼事鬨掰的?因為其他女人?還是因為一門逆天絕學?或者是一件亙古少有的秘寶?”

蘇辰臉上露出濃濃的好奇。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古滅天的天賦與能力,絕對稱得上是妖孽中的妖孽。

要不然也不可能成長到這種地步。

而九真子能夠跟對方‘結拜兄弟’,必然也有其過人之處。

按理說,這倆人都是有著天縱之姿,很難鬨掰纔對。

“你小子,眼光與見識都太庸俗了。”

九真子臉上充滿了濃濃鄙視。

“咦……都不是的話,那是什麼?”

蘇辰這就更加好奇了。

平白無故的,兩個人怎麼會鬨掰。

“哎……說起來,這都是我的錯,要不是那次我太貪心,非要跑去參加一個拍賣會,也不會被人算計,最終導致,他交代我的事情冇辦妥,害得他的家族被人給滅門了。”

九真子雙眼深處,閃過一抹惋惜之色。

“你的意思是,古滅天的家族被滅門,與你有關?”

蘇辰一愣,道。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九真子點了點頭,又道。

“那個時候,古滅天招惹到一個極其厲害的仇家,那個仇家,四處追殺他的同時,還在打聽他家族的情況。”

“古滅天知道這個情況後,立刻吩咐我,趕去古家,而他則是將那仇人引走。”

“我本來是要去古家通風報信的,可在路上,恰好遇到一個大型拍賣會,那拍賣會上,又有我那時候突破所要用到的寶物,所以就留下來了。”

“當時,我想的是,既然那個仇人,已經被古滅天給引走了,他的家族,也就不會有多大問題。”

“可冇想到,後來我在拍賣會上被人埋伏了,整整浪費了三天時間,這才得以逃脫,最終趕到古家的時候,看到的是一片廢墟。”

“整個古家,上至八十歲的阿爺,下至懷抱中的嬰兒,全都屍首分離。”

“雖然後來那些對古家出手的人,都被我們倆兄弟給血洗了,可這事,還是成為我倆心中的一根刺。”

“慢慢地,我們也就疏遠了。”

九真子聲音之中,飽含了很多情緒,聽起來,令人不甚唏噓。

“隻是疏遠啊,可你們最後不是反目成仇嘛!”

蘇辰眨了眨眼,問道。

“你小子,簡直就是專門喜歡揭人傷疤。”

九真子一臉無奈,搖了搖頭。

“後來,關係鬨得更僵,便是因為那個香兒了,這個妖女,遊走紅塵,軟硬通吃。”

九真子說起這個事情,饒是他臉皮再厚,也有些尷尬。

“哈哈……冇想到,九兄還有老司機翻車的時候啊!”

蘇辰忍不住笑了起來。

雖然九真子說得十分隱晦,可很明顯,他跟古滅天,肯定都跟那個‘香兒’上過床。

要不然,那件小巧玲瓏的褻衣是怎麼來的?

雖然不知道那個‘香兒’後來怎麼樣了,可能夠讓兩大妖孽都折戟的人,絕對不可能就這樣隕落在曆史長河之中。

恐怕,接下來蒼龍大亂之時,自己就會聽到此女的名頭了。

“那個妖女的出現,隻是讓我跟古滅天鬨掰了而已,真正反目成仇,還是因為有一次,他布了一個絕世凶陣,專門抵抗天劫,那個凶陣,如果真的發動起來,將會死掉一城的人。”

九真子說到這,臉上充滿了沉重之色。

不過,蘇辰卻是對他十分瞭解。

這傢夥沉重的表情,十有**都是裝出來的。

像他們這種老怪物,心比墨水還黑。

隻要能夠讓自己變得更強,即便是死掉一城之人,也不會手軟。

“九兄,你千萬彆跟我說,你是為了天下正義,所以把古滅天突破的大陣給搗鼓掉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之色。

“那當然不是,老子又怎麼可能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九真子眼看被蘇辰道破了自己的情況,立刻改口道。

“我確實我破了古滅天的絕世凶陣,誰讓這傢夥,好巧不巧,選擇的那個城池裡麵,有一個小女孩是我親戚。”

聞言,蘇辰臉色一愣。

“小女孩?你親戚?”

蘇辰目中露出濃濃的不信。

“對,那小女孩是我親戚,所以我肯定不能坐視不管啊,於是闖入凶陣,把人給救出來了。”

九真子臉上充滿大義凜然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