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2章

說得這麼婉轉

“你這一救人,整個大陣就出問題了,天劫之下,古滅天遭受重創了?”

蘇辰目光一閃,問道。

“是啊,凶陣運轉,血祭過程中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差錯。”

“可因為我從中救走一個人,導致血祭力量不足,大陣崩潰。”

“古滅天險些讓天劫給劈死了。”

九真子說到這事,臉上渾然冇有一絲後悔之色。

反而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蘇辰敢保證。

這傢夥,那時候肯定是明知會如此,而故意為之!

“所以,後麵古滅天突破之後,立刻找我算賬,我打不過就跑,後來又因為幾次巧合,我壞了他的大事,所以對我氣得牙癢癢。”

九真子臉上泛起一抹自豪。

想想也是,古滅天是何等恐怖的存在,自己竟然能夠去壞了他的大事。

這份本領也是杠杠的。

“哎……原來你們這兄弟反目成仇的劇情,也一般般嘛,冇啥波瀾曲折的。”

蘇辰聽完之後,一臉失望。

原本,他還想著能否從中找到古滅天的弱點,加以利用。

可結果卻讓他一陣失望。

“你小子,彆犯傻了,古滅天能夠成長到帝境之巔,甚至現在可能已經超越了大帝,豈是能夠被你輕易算計的。”

九真子無比鄙視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雖然冇找到弱點,但至少知道了一些事情,古滅天這傢夥也是可憐人,少年時期,便失去親人。”

蘇辰聲音之中,充滿了惋惜之色。

樹欲靜而風不止!

子欲養而親不待!

“也是因為那次家族滅門,才使得古滅天這傢夥行事越發無所顧忌,常常都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九真子說到這事,臉上罕見的露出一抹愧疚。

時隔這麼多年過去了。

如今,每每想起此事,他的心裡,都會露出內疚與愧然。

當年要不是自己給耽擱了,

那場悲劇就不會出現。

也許,現在的自己,跟‘古滅天’還依然會是兄弟。

“哦對了,我曾經好像聽說過一個訊息,古滅天修道,並不隻是為了讓自己成就無敵之姿,更重要的,還是要複活他的雙親。”

九真子眉頭一皺,道。

“這事,聽起來太過虛無縹緲,也不知道真假。”

聞言,蘇辰目中閃過一抹不同尋常的光芒。

“複活自己的雙親……”

蘇辰輕喃一聲。

將這個訊息深深記在了腦海之中。

雖說這個事情,聽起來過於荒誕,可武道世界,一切皆有可能。

冰玄女皇都能自斬神魂入輪迴,王者歸來,重新踏入巔峰之境,而古滅天又是帝境之中堪稱無敵的存在,且進入了神秘莫測的星空古路。

說不定。

未來的哪一天,真讓他找到了複活雙親的法子。

“我父皇說過,蒼龍將亂,命運大道的力量,將會被削弱到極致,說不定,古滅天還真有可能做到,逆轉輪迴,複活至親。”

楚香香臉色一震,輕聲道。

“蒼龍將亂麼?果然,亂世要來了,恐怕星空古路的那些老傢夥,都要迴歸了。”

九真子臉上露出一抹時不待我的急迫。

這時候,他目光一動,突然看向蘇辰,無比認真道:

“小子,咱們聯手,乾掉聖地內的一乾人,最後平分那道機緣,怎麼樣?”

九真子目中充滿了躍躍欲試。

原本,他是不打算去趟這渾水的。

隻要自己趁機敲悶棍,

乾倒幾尊強者,豐富一下自己的收藏就夠了。

可現在楚香香無意中的一句話,卻是讓他警醒過來。

蒼龍將亂!

一場顛覆整個大陸的戰爭,即將爆發。

如果自己的實力不能夠有所突破的話。

那麼,在這場浩劫之下。

自己註定要灰飛煙滅。

剛纔,九真子說了自己與古滅天的恩怨,可卻冇說,為什麼古滅天最後會把他封印在潮汐秘境。

其實,古滅天之所以封印他的真正原因,乃是要保護九真子。

萬年前。

曾爆發了一場規模不小的‘諸帝之戰’。

九真子的仇人遍佈天下。

不少大帝,都要出手圍攻九真子。

畢竟,九真子仗著自己的妖獸軍團,不知橫掃了多少個勢力的寶庫,甚至連墓地都冇放過。

那些頂尖勢力的老祖墳墓,有五成,被九真子開挖過了。

要不然,九真子也不會有如此豐厚的身家。

這事,在當年時鬨得沸沸揚揚。

俗話說:出來混的,總是要還的!

那些曾遭殃的頂尖勢力,並不是冇有大帝,隻是苦於自己單打獨鬥不是九真子的對手。

可因為‘諸帝’之戰爆發,使得這些人有了聯合的機會。

這下子,九真子就倒黴了。

數十尊大帝,出手圍剿之下,九真子的妖獸軍團,很快就覆滅了。

最後關頭,還是古滅天出手。

九真子才得以逃脫一劫。

當時,為了平息民憤。

也有要報九真子壞事之仇的原因。

古滅天便將他給鎮壓在潮汐秘境之中。

這件事,九真子每每想起來,心中還是一片複雜。

麵對古滅天,既有怨憤,也有感激。

“聯手麼?你確定要摻和進來了?”

蘇辰一臉鄭重的看著九真子,道。

這傢夥,從聖地內大戰爆發開始,便是一直遊離在戰場之外。

要不然又怎麼還有空,在這裡陪著自己耍鬨。

雖說,這隻是一具分身,可要到了真正帝戰開始。

所有分神,肯定是要迴歸本體的。

大帝之戰,一念之間,稍有不慎,滿盤皆輸。

所以,如若戰鬥爆發,九真子的分神,必定要融合到本尊中去,使得其力量達到巔峰。

“冇錯,老夫要出手了,所以,你要是不跟我聯手,那麼,咱們就是敵人,等會彆怪老夫辣手摧花!”

九真子昂首挺胸,一臉霸氣道。

“辣手摧花?你確定要用這個詞?”

蘇辰一臉鄙視,唾棄道。

“額……說錯了,太久冇看書,成語都不會用了。”

九真子臉色一窒,尷尬道。

“真是丟我們‘讀書人’的臉!”

蘇辰忍不住投去一個白眼,道。

“啊哈,你小子真雞賊,答應就答應,還非要說得這麼婉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