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5章

當年的那對兄弟

砰!

幾乎在這口冰棺臨近之時。

萬千冰刀,齊齊激射而出,形成一片巨大的冰翼。

朝著武神元陽狠狠斬了下去。

“螻蟻之力,豈能撼天!”

古滅天臉上充滿了無悲無喜,彈指一射。

轟隆一聲!

蒼茫八方,立刻浮現出一道道武神元陽劍,直接擊碎冰刀之翼,朝著冰棺轟擊而去。

砰!砰!砰!

天地震盪,陡然傳出一道道巨響。

這口冰棺,頓時分開了來,化作十八片棺材板,環繞在武神元陽四周,頓時封住了古滅天的行動。

“嗯?古滅天被纏住了!”

蘇辰目光一閃,發現那十八片棺材板,確實有強大的封印之力。

還真的一下子把古滅天給攔住了。

不過,這種情況,怕是冇辦法持續多久。

以古滅天的實力,不出一時三刻,便能想出解決的法子。

“算了,現在聖痕之爭,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出結果的了,還是先找機會撈點好處。”

蘇辰目光一閃,朝著四周掃了一圈,臉上露出一抹納悶之色。

“奇怪了,魔靈子、水無敵、三尾巫狐那些傢夥,全都跑哪去了,怎麼不見人影?”

蘇辰眉頭一皺,發現自己昔日的一個個敵人,全都冇了蹤影。

事出反常必有妖!

蘇辰開始往前方走去,一邊展開探查。

同時,還一邊呼喚禿毛鸚。

這傢夥,自從進入聖地空間,便像是魚兒入了海,消失得無影無蹤。

“奇怪,這些傢夥都跑哪去了?”

蘇辰走了小半圈,冇聯絡上禿毛鸚,也冇看到水無敵等人的下落。

轟隆一聲!

突然,前方傳來一聲巨響。

還有陣陣武學之光噴湧的開來。

“咦……有人在打架,而且這氣息還十分熟悉!”

蘇辰心神散開,頓時感受到一股冰火兩重天的力量。

這力量,非常特彆,有一種洪荒不朽之意。

“嗯……這力量的來源,居然是那對兄弟!”

蘇辰臉色微動,驚訝道。

這時候,他一步邁出,朝著那大戰爆發的地方飛去。

也就幾個眨眼的功夫。

前方,傳來一陣滔天巨響。

四周山脈,都在顫抖中破碎開來。

數不儘的古樹荒河,直接被攔腰斬斷,恐怖至極。

蘇辰剛一臨近,便看到武學神光激射中。

有四個頭戴黑金麵具的神秘人,氣息強橫至極。

一掌打出。

直接將另外兩個青年打得重傷吐血。

“果然是那對兄弟,冇想到,還能在這遇到故人!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欣喜之色。

轟隆一聲!

這時候,山河搖晃,日月沉淪。

四個頭戴黑金麵具的神秘人,齊齊伸手一抓,爆發出摘星滅月之力。

砰!

四麵八方,同時出現了燭火神光的一掌。

這一掌,速度奇快,朝著地上的兩個青年同時拍去。

“不好!”

其中一個黑衣男子反應最快。

拚儘最後一點力量,撐起身子,擋在白衣青年跟前。

砰!

燭火之掌,奇快無比,狠狠拍了下來。

打在黑衣男子胸口上麵。

“噗……”

黑衣男子頓時吐出大口黑血,臉色發紅。

渾身像是要被烈火燃燒似的。

痛不欲生。

“不……哥,哥,你冇事吧!”

白衣青年反應過來後,神色大急,喊道。

“我,我冇事,等會……我自爆,你找機會逃走。”

黑衣男子強忍住體內的焚身之痛,聲音虛弱至極,重重握住白衣青年的手。

“不,我不要,哥,咱們一起跟他們拚了。”

白衣青年淚流滿麵,失聲痛哭。

“拚……拚不過,這些人,來自大帝傳承的勢力,我們冇有成長起來,根本……不會有活命的希望。”

黑衣男子臉上充滿了絕望,搖頭道。

“這次我是冇希望了,你……一定要活下去,活下去,今後……照顧好自己。”

這聲音,越來越虛弱。

到最後。

幾乎變得微不可聞。

與此同時。

黑衣男子體內,有一團閃耀著亮光的冰火,爆發出洶湧澎湃的力量。

“哼……果然跟我們猜測的一樣,冰火大帝的本源,真的在你們兄弟體內。”

其中,一個看起來比較高大的男子,發出一聲冷笑。

“原來,你們一直對我們窮追不捨,便是盯上了冰火大帝的本源。”

白衣青年一臉憤怒,咆哮道。

“冇錯,隻能怪你們命不好,天生賤種,不配擁有大帝本源這等尊貴之寶。”

高大男子聲音之中,充滿濃濃的嘲諷。

“哼……冰火大帝的本源,雖然選擇了你們,可你們這種下等命格,根本冇有資格掌握此物。”

“跟這兩個賤民廢話那麼多,趕緊出手,殺了他們,取走冰火本源,然後可以回去交差。”

“要不是你們這兩個賤種運氣足夠逆天,有幸得到冰火本源,都冇資格跟我們‘火刹’四兄弟講話。”

其餘三個黑金麵具男子,一臉寒光,猙獰道。

“彆白費力氣了,既然我們‘火刹’四兄弟出手,自然早就料到,你們有可能狗急跳牆,要自爆冰火本源,所以有的是防範手段。”

那為首的那個高大男子,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隻見,他伸手一抓。

頓時有張白如雪,薄如翼的符咒出現在手中。

“什麼?這……這是專門封印轉**能的‘噬光之咒’!”

白衣青年臉上露出滔天驚駭,道。

噬光之咒,出自西域,流傳在世的符咒並不多。

每一張,都有著封印轉**能的力量。

隻要這份力量,冇有超越仙輪境,便根本掙脫不了。

“你們可真看得起我們兄弟倆!”

黑衣男子體內,原本混亂狂暴的冰火本源,在這一刻,直接被噬光之咒給徹徹底底束縛住了。

之前的所有逃生希望,徹底破滅。

兄弟二人,臉上充滿死灰與絕望。

原本,他們二人的真實修為,也僅僅隻是造神之巔。

距離轉輪三境,還有一段距離要走。

剛纔之所以能夠爆發出堪比玄**能的力量,完全是體內冰火本源相助。

可即便如此,他們也遠不是這‘火刹’四兄弟的對手。

因為這四人纔是真正的玄**能。

且還擁有‘噬光之咒’這等恐怖的封印符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