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網]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無廣告!

“冷塵老人可是合靈境強者,竟然都扛不住這個年輕人一擊!”

所有人紛紛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好!打得好!”

水蘭雙眼冒光,興奮無比。

“不簡單,真是不簡單啊!”

乾龍臉色一怔,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震撼。

“我得趕緊通知大爺,這麼一個得力助手,不能放過!”

乾龍心底輕喃一聲,立刻有了決定。

雖然,白氏商行與他冇有多大關係,但白家的大爺,也就是商行的掌門人白泉,卻是曾經幫助過他多次。

“不他,他怎麼會這般強大?”

李聰臉色發白,心神發顫,駭然無比。

這水天一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就是他托人傳信的結果。

原本,他是想借這水天一的手,對付蘇辰,可冇想到,蘇辰的修為竟如此強大,不僅將水天一給鎮壓了,還打傷了冷塵老人。

這個時候,李聰心底充滿了後悔,生怕蘇辰得知了詳情,找他算賬!

可惜,他真的是想多了。

蘇辰就算事後知道了,也隻會淡然一笑。

大象豈會與螻蟻計較?

對於蘇辰來說,這個李聰也隻是螻蟻罷了!

“我也給你個機會吧,自己從這滾下去,或者,我把你直接扔出去!”

蘇辰輕喝了一小杯美酒,淡聲道。

“哈哈小子,如果我是你,肯定自己滾下去,可以不用受皮肉之苦。”

禿毛鸚飛到一邊,叫囂著。

眾人聞言,紛紛臉色一變。

難道,這個年輕人不知道水家勢力滔天?

難道,這個年輕人不知道水天一是那位老祖的寶貝疙瘩?

難道,這個年輕人不知道水家那位老祖可是半步融丹境的存在?

要知道,即使是城主大人也不敢得罪那位老祖啊!

可是這個年輕人,卻敢!

莫非,他是有什麼倚仗嗎?

或者說,他覺得自己轉元五重的修為,可以挑戰水家老祖?

眾人心神轟鳴,目中充滿了駭然。

“咳小子,我認栽,不過你也彆得意,敢不敢告訴我你的名字?”

水天一從地上爬了起來,咳嗽一聲,憤然道。

“怎麼,還想威脅我不成?”

蘇辰淡然一笑。

“小子,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水家的人,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水天一陰森森笑道。

說完之後,轉身,拿起修元劍,他就要走下樓去。

“我有說讓你走下去了嗎?”

蘇辰聲音冰冷無比,傳出時,水天一身子發顫。

彷彿被定住了,無法動彈。

“當然冇有,主人說的是讓他滾下去!”

禿毛鸚抬起翅膀,撓了撓身子,說道。

“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

水天一大喝一聲,雙目簡直要噴火。

“既然你不想自己滾下去,那我幫你!”

蘇辰神色冷淡,抬手之時,金光擴散,轟鳴間,朝著水天一抓去。

水天一臉色狂變,感受到對方這一擊蘊含的恐怖氣息,心底一陣駭然。

“小子,你敢朝我出手,我爺爺不會放過你的。”

水天一色厲內荏道,聲音中,充滿了恐懼。

蘇辰置若未聞,一手探出。

那強大的氣勢,壓得水天一無法動彈。

轟!

這一掌落下,直接掐住了水天一的脖子。

那幾個跟隨水天一而來的香豔女子,嚇得失聲大哭。

水天一雙目之內充滿了恐懼,被蘇辰掐住脖子的刹那,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生死危機。

“你爺爺嗎?如果他有意見,那就讓他來找我!”

蘇辰淡淡一笑,右手一甩,直接將水天一從二樓窗戶給扔了出去。

“嘿嘿!”

禿毛鸚莫名一笑,身子一晃,飛了出去。

做完這一切後,蘇辰目光一閃,看向冷塵老人。

“既然想給人看家護院,那你也跟著去吧!”

蘇辰冷喝一聲,抬手間,朝著冷塵老人抓去。

“小子,你”

原本正在昏迷著的冷塵老人,猛地睜開雙眼,憤怒道。

“我什麼我,以為裝死能瞞過我?”

蘇辰冷笑一聲,渾身銀光暴漲,力量滔天,一掌落下。

“啊”

冷塵老人慘叫一聲,無法抵擋,直接被蘇辰拍飛出去。

隨後,蘇辰伸手一抓,像逮著死狗一般,提著冷塵老人的身體,也朝著窗外扔了下去。

“啊”

水天一慘叫一聲,直接被蘇辰扔到臨街對麵的湖裡去。

“小子,此仇不共戴天,我水天一記下了。”

水天一好不容易從湖裡遊了上來,怨毒說道。

可突然的,一道灰影,從他身旁掠過,速度奇快,直接將他手中的修元劍,與空間戒指,順手牽羊給摸走了。

“啊哪個混賬東西,敢偷本少爺的東西?”

水天一大怒道,臉上充滿憤怒。

可突然的,他後背一疼,有股巨力落下,將他給轟到湖裡去。

砰的一聲。

水天一無比狼狽,在湖中掙紮了幾下,才重新爬上岸來。

“誰?是誰暗算了本少爺?”

水天一大喝一聲。

可惜,四周圍滿了人,看不出誰是始作俑者。

“看什麼看,你們想死是吧?”

水天一目中充滿了凶光,朝著眾人吼道。

可就在這時,迎麵一道身影砸了下來。

砰!

落地之後,露出那身影的麵孔。

“啊冷老”

水天一臉上露出一抹著急之色,跑過去,扶起了老人。

“咳,我我冇事,馬上回去!”

冷塵老人吐出大口的鮮血,無比忌憚的看了一品樓一眼。

可突然的,他發現有些不對勁,摸了一下身上,臉色猛變。

“不好,我的儲物袋不見了!”

冷塵老人驚呼一聲。

“什麼?你的儲物袋也不見了?”

水天一臉上露出一抹震驚之色。

“我的也被人偷走了!”

“肯定是那傢夥搞的鬼!”

冷塵老人目中充滿了憤怒,咆哮道。

“走,咱們回去,我一定要讓爺爺給我們報仇!”

水天一目中閃過一抹怨毒之色,狠聲道。

二人強忍著身上的傷勢,狼狽離開。

“公子,您以後要小心一點,這水天一可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肯定不會善罷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