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7章

究竟是誰完蛋了?

“公子,您快走……”

黑衣青年臉上充滿了著急,道。

如今,他們二人。

因為得到冰火大帝的本源,實力大漲。

可也不是‘火刹’四兄弟的一招之敵。

所以,他們可不會認為,蘇辰這個造神尊者,能夠有實力擊敗‘火刹’四兄弟。

畢竟——

這是四尊轉**能!

而不是四位普通的造神尊者!

黑白兄弟無比著急,生怕因為自己的事情,讓蘇辰置身於險境。

這種為他們安危著想的高貴品質,在這個險惡的武道世界中,真的很難再遇到了。

“淡定,區區四尊玄輪境而已!”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

“豎子,找死!”

高大男子看到蘇辰一臉不屑的態度,盛怒不已。

想他們火刹四兄弟,走到哪,無不是讓人聞風喪膽,納頭便拜。

可冇想到。

今天居然被一個毛頭小子給小瞧了。

這份怒火。

簡直足以焚山煮海。

“豎子,我給你一個留全屍的機會,現在你要是跪下來,磕頭求饒,我就讓你死得體麵一點。”

高大麻臉男一身煞氣,寒光湧動。

“要不然,等會你落到我手中,我定要將你剝皮去骨,抽魂點燈,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轟!

一道無法形容的陰冷殺機,轟轟爆發。

“嗬嗬……讓我跪下來?連大帝都不敢跟我這麼說話,你又算什麼東西!”

蘇辰目中殺機一閃,哼道。

“好狂妄的小雜碎,找死!”

人群中,有個鷹鼻的麻臉男子,陡然出手,殺向蘇辰。

不隻是他,還有另外兩人,也都按捺不住內心的殺機,紛紛出手。

反倒是高大男子,還停留在原地。

不過,這時候的他,看向蘇辰的目光,猶如是在看著死人一般。

“完蛋了!”

白衣男子臉色‘唰’地一下,變得蒼白至極。

“哎……死定了,今天我們三人都得死在這裡。”

黑衣青年臉上充滿了驚懼,歉聲道。

“恩公,是我們害了你!”

聞言,蘇辰冇說什麼,臉上隻是始終充滿平淡之色。

“恩公,這可是三尊玄**能!”

黑衣青年看到蘇辰滿不在乎的神色,提醒道。

這時候,他甚至是在懷疑,蘇辰到底知不知道玄**能是什麼層次的存在!

“玄**能又如何?我又不是冇有殺過!”

蘇辰聲音,儘管平淡,可渾身卻有一種無法形容的鋒芒,讓人不敢輕視。

“這……‘

黑白兄弟倆聽到蘇辰的話後,心頭狂跳。

他們雖然心底充滿了無法置信,可卻冇有當麵提出來。

“不好,恩公,快躲開!”

白衣男子眼角餘光一掃。

頓時看到,天地儘頭,赫然出現三道熾熱無比的火焰風暴。

這些風暴,席捲而來時,更有一道道玄**能的威壓,擴散八方,朝著蘇辰狠狠鎮壓而去。

這出手的三人,全都是玄輪初期的強者。

一身修為,渾厚無比。

“熾火神拳!”

三大玄**能,齊齊吼道。

頓時,四麵八方,席捲而來的火焰風暴中,猛地飛出一隻隻恐怖神拳,轟向蘇辰。

他們相信。

就算是真正的玄**能。

麵對他們三人的聯手,也得隕落。

何況,這隻是一個小小的造神尊者!

這出手的‘火刹’三兄弟,臉上充滿了嘲諷與不屑。

黑白兄弟倆看到這一幕,嚇得渾身發顫,頭皮發麻。

可誰知,蘇辰卻始終冇有著急,隻是一臉冷漠的看著這一幕。

“小子,給我死吧!”

那出手的三兄弟,看到蘇辰居然不反抗,臉上的得意之色更濃。

砰!

熾火神拳,咆哮衝出,往著蘇辰腦門兒,狠狠砸了下去。

砰!

可惜,他們原本意料中。

火光迸射,蘇辰腦漿四射的一幕,卻冇有出現。

而是出現了讓他們驚恐不已的情況。

“大五行劍術,第一境,劍葉境!”

蘇辰彈指一射,頓時有上千道五行劍芒,齊齊飛出。

砰!砰!砰!

刹那間,所有五行劍芒,凝聚到了一起,化作一片獨特的楓葉。

此葉,名為劍葉,一旦出世,意味著山河儘破。

“劍起,破儘山河天!”

蘇辰冷然的聲音,傳開來時,劍葉神光,斬碎萬古天地。

砰!

這一擊落下,本該堅固如磐石的聖地空間,似乎都晃動了一下。

那原本咆哮轟鳴的熾火神拳,紛紛一顫,崩潰開來。

“不……”

三尊大能,渾身發顫,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驚恐。

這一刻,他們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支離破碎了。

那原本隱藏在體內的玄輪,瘋狂凝聚。

可是,五行劍芒,鋒利無比,所過之處,一切抵擋,都將化為腐朽。

這出手的三人,也僅僅隻是玄輪初期,雖然底蘊不錯,可根本無法抵擋蘇辰的‘大五行劍術’第一式。

砰!砰!砰!

到最後,五行劍芒,擊潰三大玄輪,直接轟入這三人體內。

萬裡長空,頓時一片血紅。

這三人的身體,出現無數血洞,鮮血狂射,看起來慘不忍睹。

四周,一片死寂。

黑衣青年傻眼了。

白衣男子則是一臉呆若木雞。

高大麻臉男愣愣的看著這一幕,甚至是忘記了呼吸,忘記了出手,忘記了自己接下來要乾什麼。

“既然你們說,黑白兄弟倆,冇有背景,冇有後台,冇有關係,那麼,從今天起,我就是他們兄弟倆的背景!後台!關係!”

蘇辰淩空而立,淡聲道。

這兄弟倆,重感情,有情義,懂得為他人著想。

所以,蘇辰願意保護他們。

在他們還冇成長起來時,為之提供一定的助力。

“恩公,這……”

黑白兄弟倆激動得熱淚盈眶。

要不是有傷在身,恐怕,他們現在就納頭便拜了。

這時候,高大麻臉男也是反應了過來,目光陰森,狠狠瞪了蘇辰一眼。

“小雜碎,雖然我不知道你是用了什麼方法,重傷我那兄弟三人,可那等底牌,絕不是你能隨便施展的!”

高大麻臉男一邊說著,一邊仔細觀察蘇辰的神色變化。

企圖想要從對方臉上看出點什麼來。

可惜,他註定要失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