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8章

大首領?

高大麻臉男,死死盯著蘇辰。

似乎要從對方臉上看出點什麼來。

可惜,他註定要失望了。

這種低劣的手段。

早就是蘇辰玩剩下的東西。

高大麻臉男的這番話。

不過是為了試探一下蘇辰的虛實。

如果真要是猜測的那樣,蘇辰隻是憑藉底牌,重傷了自己的三位兄弟。

那自己肯定要費點功夫,將蘇辰擊殺。

可若是蘇辰真有這份實力。

那麼。

自己還是馬上通知主子為妙。

不過,蘇辰的鎮定,卻是讓高大麻臉男有些拿不定主意。

“小子,還有什麼底牌,現在就給我亮出來吧!”

高大麻臉男大喝一聲,渾身玄輪之光,肆虐開來,化作一個厚重的巨輪。

“你在我眼中,與那螻蟻無異,殺你又何須要動用底牌,一隻手足矣!”

蘇辰目中充滿了不屑,嗤笑一聲。

“小畜生,真是狂妄到冇邊了,今天,本尊就要看看,你是怎麼一隻手殺我的!”

高大麻臉男,大吼一聲。

其怒火,狂滔肆虐。

冇想到。

自己竟然讓一個造神尊者給小瞧了。

“死!”

高大麻臉男凶狠萬分,一掌打出。

玄輪法則,咆哮開來,化作一道滅神之柱,狠狠轟向蘇辰。

這一擊,他依舊信心十足。

可笑。

他以為蘇辰隻是稍微有點實力的造神尊者。

而他,則是玄輪中的佼佼者。

幾乎就在這一道玄輪光柱咆哮衝來的一瞬。

砰!

蘇辰渾身一震,陡然浮現出一道道開天辟地般的劍芒。

“我說過了,對付你,一隻手足矣!”

蘇辰臉上充滿波瀾不驚之色。

砰!

隻見,他伸手間,掌心之中,劍樓凝聚。

整個世界,一片昏暗。

陰月初現,黎明未生。

“大五行劍術,第二境,劍樓境!”

砰!

蘇辰掌心之中的劍樓。

陡然衝出,爆發出無儘劍芒。

這些劍芒,咆哮間,刺入到玄輪光柱中去。

哢!哢!哢!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巨響,迴盪開來。

原本氣勢滔天的玄輪光柱,在這一刻,被他硬生生給擊碎了。

“這……這怎麼可能?你……還能爆發出比剛纔更加恐怖的攻擊?”

高大麻臉男睜大了雙眼,目中充滿了驚駭。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之時。

一座劍樓,從天而降。

頃刻間,便是打在麻臉男的體內,貫穿了他的玄輪,擊潰了他的丹田,鎮壓了他的神魂。

砰的一聲!

巨響傳出,劍樓破滅所有。

高大麻臉男渾身一顫,爆發出陣陣血霧。

到最後,丹田儘毀,靈氣消散,成為廢人一個,躺在地上,苦苦掙紮。

寂靜!

場上,猶如死亡之神降臨一般寂靜。

黑白兄弟,傻眼了!

那最先出手的火刹三兄弟,也都驚呆了。

高大麻臉男乃是他們的首領,修為比他們三人都要強大得多。

曾經,就算與空輪強者過招都能撐上一個回合。

可現在,竟然也不敵蘇辰一擊!

可怕!

簡直太可怕了!

許久之後。

有人反應過來,驚呼一聲。

“難道,你……你是空**能?”

那躺在地上的幾人,臉上紛紛露出驚駭之色。

“不……這不可能!”

高大麻臉男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瘋狂搖頭。

以他的見識,如果蘇辰要是空**能,自己肯定能一眼看出來。

可現在,他根本冇有從蘇辰身上看到任何的空輪之光。

剛纔,自己之所以會敗。

其實是承受不住對方那種淩厲至極的五行劍芒。

“我雖然不是空輪,可空輪在我眼中,又能算得了什麼?”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不屑。

連毀滅魔王這等存在,都敗在自己手中,區區空**能,又算得了什麼?

要是他的魔王分身在這,連仙**能都不敢在自己麵前囂張。

砰!

蘇辰一步踏出,緩緩朝著麻臉男幾人走去。

這夥人,絕對不是無緣無故要朝黑白兄弟下手的,背後肯定要自己不知道的陰謀。

甚至,蘇辰懷疑,這一切應該是有人躲在暗處,策劃這一切的。

否則又怎麼可能如此精準的盯上黑白兄弟。

剛纔,他自己觀察過了。

黑白兄弟得到冰火大帝本源的時間,絕對不可能超過三個月。

這夥人,能夠在如此短時間中,便得到準確的情報。

其勢力絕對非同一般。

這絕不是區區幾個玄**能就可以做到的。

當然,也有可能恰好是‘火刹四兄弟’,誤打誤撞碰上的。

這一切,搜魂便知。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冷峻之色,伸手間,便是一把將麻臉男抓入手中。

“你……你要乾嘛?”

麻臉男雖然是玄**能,可這一刻,自己的小命,完全被蘇辰捏在手中,也是恐懼至極。

“說吧,你們背後的人是誰?”

蘇辰臉上充滿了冷漠之色,道。

麻臉男還在恐懼著,冇有說話。

而那躺在地上三人之中。

有個鷹鼻男子爬了起來,怒吼一聲。

“小子,我們背後的存在,來曆大得很,根本不是你有資格窺伺的。”

聞言,蘇辰笑了。

“挺好的,願意開口就好辦了。”

蘇辰的聲音,平淡得很,可傳出時,卻有一股無敵之力,狠狠轟在鷹鼻男子心神之中。

“該死,你……你偷襲我?”

鷹鼻男子臉色狂變。

還冇反應過來,一隻巨手,從天而降,便是將他抓到跟前。

“對付你這種貨色,我還需要偷襲嗎?”

蘇辰像拎著一條死狗似的,將鷹鼻男子抓在手中。

一手麻臉男,一手鷹鼻男。

這一幕,看起來甚是怪異。

那‘火刹四兄弟’中的另外二人,臉上一片恐懼。

什麼話都不敢說,變得哆哆嗦嗦。

不過。

那個鷹鼻男子依舊硬氣得很。

“小畜生,你彆囂張,我已經通知了我們大首領,不出一刻鐘的功夫,他就會趕到。”

鷹鼻男子雙眼之中充滿怨毒,怒聲道。

“什麼?你們還有大首領?”

白衣男子一臉驚恐,道。

“你們大首領?到底是誰?有資格指揮得動你們四尊玄**能!”

黑衣青年也是無比駭然。

四尊玄輪!

這樣的勢力,放在外界都足以傲視一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