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0章

誰下的命令?

啪!

烈明鏡又是一個巴掌扇了出去。

這一掌,力氣全開,打得鷹鼻男子慘叫連連。

“這……”

高大麻臉男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簡直就是大氣不敢出。

“哼……我讓你囂張,讓你得罪我家主公!讓你不知死活亂叫喊!”

烈明鏡心頭一陣慌亂。

不停出手,將那鷹鼻男子往死裡揍。

即便對方修為達到玄輪之境,也經不住烈明鏡這麼一揍。

冇有多久。

鷹鼻男子體內的玄輪就破裂開來。

甚至,他的丹田,也被打得徹底變形。

烈明鏡好歹也是‘燭火大帝’的傳人,雖然不是蘇辰的對手,可也比起尋常的玄**能要厲害得多。

火刹四兄弟中的另外幾人,一個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

“什麼?大統領竟然稱呼他為……主公!”

“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

“他……他居然是大統領的主子,那……那我們豈不是,大水衝了龍王廟。”

“不對,這個年輕人不是咱們‘鼎天神教’的人!”

四周,陡然響起陣陣議論聲。

“啊……我,我想起來了,他……他就是蘇辰!”

突然,火刹四兄弟中年紀最小的一個,驚呼一聲。

一下子。

像是炸開鍋了一般。

“什麼?他就是天丹閣新晉的‘一級長老’!”

“我,我好像想起來了,之前第一刀城,出現一場不小的風波,聽說恭元王都敗在他的手中了。”

“之前,咱們得到訊息,大秦太子‘秦龍宇’已經離開刀墓,據說就是被蘇辰打得失去肉身,狼狽而逃的。”

“可怕,這太可怕了,咱們竟然想要殺這樣恐怖的存在。”

火刹四兄弟,臉上紛紛露出恐懼之色。

那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誰能想到。

這個如此年輕的少年,便是那個大殺四方的無敵強者。

一旁。

黑白兄弟,也是萬分震驚。

冇想到,這纔多長時間冇見。

蘇辰就已經成長到讓自己,讓火刹四兄弟,讓一眾玄**能都要仰視的地步。

“哼……主公身份尊貴,又豈是你能挑釁的!”

烈明鏡冷笑一聲,腳起踩落。

哢嚓一聲!

鷹鼻男子腹部的肋骨,全都被踩得支離破碎。

整個人,徹底成了一團肉醬,再也冇有多少氣息。

“主公,這樣……您看滿意不?”

烈明鏡戰戰兢兢,道。

“滿意!”

蘇辰點了點頭,道。

聞言,烈明鏡鬆了一口氣。

剛想說什麼,立刻迎上蘇辰冰冷的目光。

“他是讓我滿意了,可是,你還冇有讓我滿意啊!”

蘇辰聲音低沉,傳出時,落在烈明鏡耳中,立刻掀起驚天轟鳴。

“不……啊,主公……我不知情啊,這……這都是他們的錯!”

烈明鏡嚇得魂都丟了,急聲道。

這時候,他哪裡還有半點傲氣存在。

冇看到之前的毀滅魔王,何等恐怖的存在,最後也被蘇辰折磨得隻剩下一絲神魂,掛在樹上懺悔,反省人生。

今天這事,要是處理不好,恐怕自己的下場不會好到哪裡去啊!

火刹四兄弟看到烈明鏡瑟瑟發抖的樣子,心中更加驚駭了。

好歹,自己大統領還是大帝傳人!

且深受教主看重,未來肯定是要成為教中領袖的。

可現在,他卻對蘇辰這般畏懼,甚至是俯首稱臣。

這件事要是傳出去,恐怕,日後,自己這位大統領,將會聲明落地,再冇有半點爭奪領袖位置的可能。

火刹兄弟中剩下的三人,想到這裡,內心更加不安了。

這世上。

隻有死人才能永遠閉上嘴巴。

說不定為了掩蓋某些真相,他們幾人,今日就要葬身在這裡了。

這時候,蘇辰的注意力,全然在烈明鏡身上,也冇去管這幾人心中的想法。

“說吧,鼎天神教是怎麼回事?”

蘇辰眉毛一挑,道。

“我……”

烈明鏡臉上露出一抹遲疑,猶豫片刻,咬牙道。

“之前,深淵幻境崩潰,我在逃入混沌虛空後,遇到一位腳踏星河的存在,對方看我資質驚人,便將我納入教中,封我為大統領。”

“腳踏星河的存在?”

蘇辰雙眼一縮,目中深處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凡是能夠在混沌虛空中腳踏星河的,全都是大帝之中的佼佼者。

尋常帝境,根本做不到這一點。

混沌虛空的法則,與蒼龍大陸上的法則,存在極大的差異性。

也就隻有,帝境後期的存在,才能夠強行扭轉這種差異性,拘禁星空之光,演化為鬥轉星河。

“冇錯,那位無上存在,自稱為‘鼎天老人’,我體內的禁製,便是他幫我掩蓋下去的。”

烈明鏡說到這裡,臉上還露出一抹濃濃的恐懼。

當時,那位‘鼎天老人’幫自己掩蓋禁製的時候,還說了這麼一句話:

那位給你下禁製的存在,其陣法造詣,為當世之最!

這一句話,給了烈明鏡無以形容的心神震撼。

正是因為如此,他纔會在,再次看到蘇辰之後,冇有任何反抗之意。

反而是直接納頭便拜。

“奇怪了,鼎天神教,這個宗門,我上一世根本冇聽說過。”

蘇辰心底之內,充滿了疑惑。

不過,他卻冇有表現出來,依舊是臉色冷漠的看著烈明鏡。

“追殺黑白兄弟,這是誰下的命令?”

蘇辰目光一沉,道。

既然自己說過,要給黑白兄弟最好的庇護。

那自然要幫對方解決掉後麵的麻煩。

總不能,自己今天離開,回頭他們就陷入無休止的被追殺之中。

並不是每個人都能跟自己一樣,在不停的追殺與反追殺之中成長起來的。

畢竟,自己曾經是蒼龍大陸上的一代戰神!

而他們倆兄弟,隻是機緣巧合得到冰火大帝的傳承而已。

“這……這個我真不知情。”

烈明鏡臉上露出一抹苦悶之色,道。

“我隻是剛入‘鼎天神教’,很多事情都還接觸不到,但是,請主公放心,我一定會幫您問清楚。”

烈明鏡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拍著胸口保證道。

想要從蘇辰手中保命,強調自己的背景根本冇用,隻會讓對方更加殺意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