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2章

聖龍峽穀

“大家進來,這裡麵有好酒好菜招呼咱們,不能浪費了!”

蘇辰看到黑白兄弟倆都還愣著,招呼道。

不過。

黑白兄弟倆卻是遲遲冇有邁出第一步。

“恩公,這轎子我們就不上去了!”

黑衣青年服下大量療傷神丹後,臉色好了很多。

“是啊,我們倆兄弟身份卑微,又豈能與主公同坐一轎!”

白衣男子也是一臉搖頭。

“既然你們喊我一聲恩公,那就該聽我的,上來!”

蘇辰眉毛一挑,道。

“這……”

黑白兄弟臉上充滿了猶豫。

“既然剛纔有人口口聲聲,稱呼你們為賤民,現在,就讓那幾個人,給他們口中所謂的‘賤民’抬轎子,這不應該是很爽的一件事情嗎?”

蘇辰目光一動,掃了火刹三兄弟一眼。

本來,這應該是四兄弟來著,可另外一個,已經被烈明鏡揍得生死不明,自然就給排除在外了。

“好,既然恩公盛情相卻,我們也就不能再推托!”

黑衣青年臉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剛纔,蘇辰的話,實在說到自己心坎裡去了。

既然火刹三兄弟,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賤民’。

那麼,他們今天,給自己兄弟倆抬轎子,豈不是連‘賤民’還不如。

一想到這裡,他們兄弟倆的心情頓時好了許多。

雖然這是沾了蘇辰的光,可也是一件讓人大爽的事情!

黑白兄弟上了轎子,火刹三兄弟看到後,儘管內心一陣憋屈,可卻不敢表現出來。

畢竟,他們的小命,都捏在蘇辰手中。

隻是一想到。

兩個實力遠不如自己的‘賤民’,居然能享受這番待遇,他們還是鬱悶至極。

至於烈明鏡,臉色早就黑得像抹布。

如果不是因為蘇辰在場,他現在就想一掌擊斃那個高大麻臉男。

若非是這傢夥一肚子壞水,出什麼餿主意。

自己又何至於淪落到要給人抬轎子的地步。

“還愣著乾嘛,既然都想好了要做轎伕,那就手腳麻利一點!”

烈明鏡好歹也是老奸巨滑之輩,很快就調整過來,冷聲喝道。

雖然他們幾人,如今都是蘇辰的階下囚。

可這階下囚,也是分等級的。

自己實力最強,自然有資格命令其他的階下囚。

儘管高大麻臉男心中十分不舒服,可卻敢怒不敢言。

隻能快速行動起來,走到虛空火橋旁邊,挽起袖子,撩起衣衫,做好抬轎子的準備。

另外二人見狀,紛紛跟上。

“主公,接下來咱們去哪裡?”

烈明鏡一臉諂媚,湊了上去,問道。

這傢夥,此刻早就收起自己的歪歪心思,隻想著一心把蘇辰伺候舒服了,然後能留下自己的小命。

當然,烈明鏡心裡也有一份小期待。

聽說蘇辰仇敵遍天下,且都是極其不好惹的存在。

要是等會一不小心在這聖地裡麵掛了,那自己可就自由了!

“聖地之中,那些轉輪三境的大能,全都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

蘇辰聲音淡淡,從轎內傳了出來。

“這事,主公不知道嗎?”

烈明鏡像個乖巧的奴仆,站在轎門邊,道。

不過,這話一說出口,他立刻察覺到了不對勁,立馬補充道。

“主公,那些人全都往聖龍峽穀彙聚而去了。”

“聖龍峽穀?”

蘇辰坐在轎內,眉頭微皺。

這個地方,自己還真冇有聽說過。

“聖龍峽穀,乃是冰蝶一族曾經佈置能源大陣之地,所有從聖痕之中抽取出來的能量,都會注入聖龍峽穀,從那裡引流到整個聖地。”

黑衣青年看到蘇辰臉上的疑惑,立刻解釋道。

“那些人都去聖龍峽穀乾嘛?”

蘇辰朝著黑衣青年點了點頭,然後目光一動,看向轎外。

“聽說,聖龍峽穀那裡裂開一個口子,進去之後,可以直接突破上古武神古滅天佈下的防禦大陣,進入聖域。”

烈明鏡不敢忽悠蘇辰,因為,他不清楚黑白兄弟倆掌握了多少這方麵的情報,所以隻能老實交代。

“聖域?”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冇錯,現在我們將聖痕之光普照的地方,稱為聖域!”

烈明鏡立刻解釋起來。

“隻要進入聖域,大家就都有機會從那片紫葉之中,捕捉到天地大道運轉的軌跡,所以現在都往聖龍峽穀趕去。”

虛空火轎之中。

蘇辰聽完烈明鏡的講述後,目光閃動,認真思考起來。

“恩公,那傢夥說的應該是真的,這件事,我們也聽說過,隻是實力不濟,所以纔沒往那個地方湊。”

黑衣青年臉色一動,道。

“不用叫我恩公,你們叫我蘇辰就好。”

蘇辰實在不習慣彆人左一句右一句‘恩公’,聽得膈應。

“那……我們還是稱呼您‘公子’好了。”

黑衣青年看出蘇辰是真不願意自己叫他‘恩公’,所以改口道。

“公子,您可以喊我:黑龍,或者是小黑也行。”

“嘻嘻……公子,我叫白龍!白是顏色的白,龍是飛龍的龍!”

白衣男子趁機自我介紹一番。

“好!”

蘇辰笑著點了點頭。

自己前麵,雖然與黑白兄弟有過兩麵之緣。

可每次,都是出手之後,便匆匆離去,還冇有認真跟他們交談過,也就不清楚倆兄弟的名字。

接下來,他在轎內與黑白兄弟倆聊天。

而轎子外,烈明鏡四人,則是揮汗如雨,費勁力氣,開始抬起虛空火轎,朝著聖龍峽穀趕去。

如果是尋常的轎子,那麼,他們自然不需要耗費這麼大的力氣。

可這頂虛空火轎,卻極其不尋常。

整個外部,都是萬年隕鐵神石打造,堅固至極的同時,也是重如千萬鈞。

而且,在這萬年隕鐵石的內部,更是鑲嵌了大量的空間晶石。

要不然,一頂看起來隻有幾個人大小的轎子,內部怎麼可能會有屋子般寬敞。

之前,烈明鏡之所以能夠輕鬆催動虛空火轎,實際上是將自己的靈氣,全部輸入到轎子的陣法中去。

可想要做到這一步,必須在轎內纔可以辦到。

但現在蘇辰穩坐其中,自己哪敢放肆,進入轎內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