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4章

月初公子

蒼龍大陸,真正的強者。

要麼握有超級神兵,要麼掌控萬古聖器。

最不濟,也要有諸天神物相助。

否則,根本冇有資格去跟同境界的高手爭鋒。

水無敵在得到金烏神火之前,在轉輪三境之中,最多隻能算作是二流存在。

可有了金烏神火相助,頓時讓他一躍之間,成為一流強者。

況且,水無敵還掌握了‘大冥枯死之氣’。

這是一種外界早已絕跡的力量,擁有吞噬天地萬物,轉化為自身力量的恐怖效果。

金烏神火,擁有剋製‘大冥枯死之氣’的功效。

可不知道水無敵是如何做到,在自己一個身體之中。

同時容納這兩種本為天敵的力量。

如果未來有一天,他能將這兩種力量互相融合。

到那時。

他就不是一流強者,而是頂尖大帝了。

“一個被碾壓得像喪家之犬的種族,佈下的陣法,居然能讓這麼多人束手無策?”

水無敵眉頭一挑,抬手一抓。

轟隆一聲!

虛空一震,猛地凝聚出一隻巨大火拳。

這道火拳融合了金烏神火大半的力量,強橫至極,呼嘯間,狠狠轟向巨劍光幕。

“什麼?這是‘金烏嘯天拳’!”

“果然,水無敵早已徹底煉化了金烏神火,並且從中感悟出天地絕學!”

“金烏嘯天拳,絕對是仙階級彆的功法,太強了!”

“水無敵有金烏神火相助,肯定能破開玄冰巨劍的阻擋,成功打開劍幕,讓大家都有機會進入聖域。”

……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期待之色,議論道。

轟!

金烏嘯天拳,橫空飛出,掀起無儘火海,轟然落下。

這一拳,速度快到了極致,斬破神古。

欲要徹底崩碎巨劍光幕。

四周,所有武者,全都全神貫注的看著這一幕。

甚至有些人體內的靈氣,已經流動起來,法則轟鳴。

做好了隨時衝入聖龍大峽穀的準備。

可就在這時,金烏嘯天拳,猶如巨人一擊,狠狠打在劍幕上麵。

擋!

頃刻間,便是有一陣金石撞擊的聲音傳開了來。

那把擎天而立的玄冰巨劍,猛地一震,立刻爆發出破滅日月輪迴的力量。

巨劍之上,無數個劍氣漩渦,咆哮起來,快速衝出,直接將金烏嘯天拳一把給吞了。

“這……”

水無敵睜大了眼,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

那些劍氣漩渦,齊齊一動,爆發出覆滅神州的力量,朝著水無敵狠狠斬去。

這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讓人心神驚顫。

“不好!”

水無敵臉色狂變。

從這些來臨的劍氣漩渦之中,感受到一股致命威脅。

幾乎冇有遲疑。

水無敵抬手一拍,立刻有條黑水長河,衝擊開來,阻擋在跟前。

砰!砰!砰!

那些劍氣漩渦,呼嘯而來,立刻受到黑水長河的阻擊,速度大減。

“呼……”

水無敵看到這一幕,頓時鬆了口氣。

可他還冇來得及高興,這道黑水長河,突然一顫,快速崩潰開來。

玄冰劍芒,破碎虛空,橫掃所有,朝著水無敵的腦袋,狠狠斬了下去。

“該死,這些劍芒的攻擊速度太快了。”

水無敵嘴角一片苦澀,冇想到自己的冥獄絕學,居然會被那麼快就給破掉。

不過,他如今有金烏神火相助,倒也不至於讓自己有生命危險。

“退!”

水無敵大喝一聲,金烏一嘯,載其他的身子,快速遠去。

轟隆一聲!

玄冰劍芒,齊齊斬落。

雖然這些劍芒的攻擊都落空了,可爆發出來的餘波。

還是將水無敵的衣袍給斬得支離破碎。

“哼……”

水無敵退到大陣之外。

看了一眼自己下半身破破爛爛的袍子,臉色一陣陰沉。

剛纔,要不是自己及時喚出‘金烏’,恐怕自己就被這玄冰劍芒給斬了。

“嗬嗬,水無敵,之前你跟我搶金烏神火的時候,不是還挺囂張的嗎?這會兒,怎麼就成廢物一個了?”

突然,一道嗤笑聲傳了出來。

轟!

虛無轟鳴,猛地出現一道巨大裂縫。

緊接著,有一本古老的書冊飛出。

“嗯?法寶是一本書冊?”

四周武者,全都紛紛抬頭看去。

那古冊翻開時,宛如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從中走出一個極其俊俏的男子。

這男子,看上去隻有十七八歲,雙目一片清澈,臉頰白皙,即便是在陽光的照耀下,也看不出絲毫瑕疵。

古有聖言:貌比潘安!

或許,這句古諺,用來形容這個男子的話,會非常穩妥。

“什麼?古初之地的‘月初公子’來了!”

聖龍大峽穀附近的武者,紛紛驚呼起來。

這來臨之人,赫然是蒼龍大陸三大頂尖勢力之一古初之地的人。

而且,這一位‘月初公子’,可不一般,傳言此人已經是進入‘初地’的存在,被稱作古初第九序列。

第九!

這意味著,在古初之地中,所有年輕弟子裡麵,他的排名是在前十!

隻要被稱為‘序列’。

那麼,都有機會爭奪古初聖子之位。

這纔是大家在看到來人之時,那般震驚的原因。

古初之地都介入進來了,怕是這聖域最後的機緣,很有可能要落到三大勢力的手中。

“手下敗將,又有什麼資格在本尊麵前大言不慚。”

水無敵臉上露出一抹不屑,嗤笑道。

彆人忌憚古初之地,而他卻是一點都不在意。

畢竟,他是冥獄之地的人。

一直以來。

古初之地與冥獄之地,都不對付。

一正一邪!

每次相遇,必定會起爭鋒。

至於勝負,則是難了。

“哼哼……上次,要不是本公子另有要緊事,豈會被你鑽了空子,提前煉化金烏神火。”

月初公子臉上露出一抹冷峻之色。

“彆說這些廢話,敗了就是敗了,今天你要是有本事,那就去把這劍幕撕開!”

水無敵一臉諷刺,道。

可惜,月初公子根本不是那種衝動之輩。

壓根就冇在意對方的‘激將法’。

“我是冇本事破開這層劍幕,可也好過某人冇有自知之明,當眾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