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6章

銅王!銀王!

距離聖龍大峽穀幾萬裡外。

一頂虛空火轎,停了下來。

“啊嚏……”

蘇辰突然覺得鼻子有點癢,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公子,您冇事吧!”

黑龍臉上露出一抹關切之色。

“冇事,吖的……不知誰在唸叨我啊!”

蘇辰搖了搖頭,輕聲道。

像他這等修為的存在,除非受傷,要不然不可能無緣無故打噴嚏。

“對了,咱們這是到哪了?”

蘇辰朝著轎子外喊了一聲。

“主公,咱們快到了,隻是,前麵都是人,直接過去嗎?”

烈明鏡步伐放得越老越慢,問道。

自己這個所謂的‘主公’,可謂是仇敵滿天下。

前麵的聖龍大峽穀外。

所聚集的上百尊轉**能之中,不知有多少是要蘇辰性命的。

要是等會,這些人來個群起而攻之。

那自己豈不是要跟著遭受池魚之殃。

烈明鏡心底有些躊躇,所以,速度故意放緩下來。

“冇錯,直接過去,現在你烈明鏡名頭大得很,冇人敢胡亂出手。”

蘇辰似笑非笑道。

“這……”

烈明鏡臉色一陣尷尬,不知道蘇辰的真正意思。

可他不敢多問,猶豫片刻,還是老老實實抬著轎子,往聖龍大峽穀趕去。

聖龍大峽穀,外圍。

風雲色變。

越來越多的強者,彙聚於此。

砰!

突然。

一道引得萬裡長空瘋狂震盪的巨響,傳了開來。

蒼穹之內。

陡然間,飛出一片黃泉之海,浩浩蕩蕩,橫掃八方。

眾人心頭一顫,感覺到有股無法形容的可怕死氣,擴散開來。

黃泉之海上麵,陡然凝聚出一道人影。

那是一個渾身泛著紅光銅人。

站在那裡,麵容冷淡,雙眼之內,有各種淩厲之芒在閃爍。

而且,在這個銅人旁邊,還有一道銀白色的身影。

儘管這道身影,若隱若現,可給人的感覺更加可怕。

“什麼?大秦帝國內的巔峰勢力,黃泉天宗,竟然連太上長老都出動了。”

四周,不少人臉色紛紛一變。

黃泉天宗。

這可是大秦帝國數一數二的宗門,做事向來無所顧忌,手段狠辣,曾得罪過不少人。

可如今依然能夠安穩而立,傳承萬載。

足可見這個宗門底蘊之強大。

“有點意思,黃泉天宗的銅王、銀王,居然都摻和進來了。”

月初公子嘴角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眼前這兩位。

分彆是銅王‘趙蒼’,銀王‘杜逢’,皆是轉輪三境中數一數二的存在。

按理說,他們倆早已退居天宗多年,不問江湖世事纔對。

可冇想到。

現在居然也捲了進來。

這隻能說,聖痕的誘惑力太大了。

“也不知到底是誰走漏了訊息,居然讓這兩個老傢夥都有機會來到這裡。”

月初公子搖了搖頭。

眼下,玄冰巨劍橫檔在前,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

等到巨劍光幕破碎之後。

究竟誰能從聖域之中搶奪到足夠的機緣,那就要各憑本事了。

“長老!”

“拜見銅王、銀王!”

人群中,很快就飛出十幾道人影,全都是黃泉天宗提前派進來的先鋒。

這些人之前都隱忍不動,便是為了躲避風頭。

如今,自家太上長老來了,頓時有了‘主心骨’,也就不再隱藏自己,紛紛露出身影。

“現在是什麼情況?”

銅王掃了一眼跟前的十幾人,問道。

“長老,這裡是冰蝶一族曾經的能源之地!”

“四周劍陣成堆,徹底擋住了我們的步伐。”

“如今想要成功進入聖龍大峽穀,必須破開這方劍幕纔可。”

“隻不過,剛纔水無敵出手失敗了,而月初公子卻不敢動手,至於血神子,隻是看了一眼,冇有動作。”

這十幾人,冇有任何隱藏,直接說道。

不遠處。

水無敵豎起耳朵,在聽著他們這些人談論。

一下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聽到冇有,連黃泉天宗的小嘍羅,都敢看不起你月初公子,說你膽小如鼠,連動手都不敢。”

水無敵添油加醋,嘲諷道。

“行了,我又不耳聾,你也彆想搬弄是非,那些小傢夥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月初公子臉上始終保持著淡淡的神色,冇有任何動氣。

“哼……一點尊嚴都冇有,冇臉冇皮的傢夥。”

水無敵目光一冷,重重哼道。

自己與月初公子的矛盾,絲毫不比與蘇辰的矛盾要小。

當初,與蘇辰爭奪聖器‘玉鈴鐺’失敗之後,水無敵轉而全力佈局奪取金烏神火。

幾乎就在自己要大功告成的一刻。

半路,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

這出手壞自己大事的人,便是‘月初公子’。

要不是自己汲取‘玉鈴鐺’失敗的教訓,佈置全麵,後手繁多,差點就雞飛蛋打了。

即便如此,後麵為了逼走月初公子,水無敵也是付出很大代價。

可惜,雖然自己成功煉化了金烏神火,依舊冇辦法在戰力上碾壓月初公子。

要是自己實力足夠,早就把這個古初之地的鳥人給砍了。

提對方人頭,回宗門領賞金去了!

修羅之地的血神子,坐在自己的巨刀上麵,不停的把玩著臉頰兩側垂落下來的頭髮。

彷彿。

四周的一切紛爭,都與他冇有任何關係。

即便是黃泉天宗的‘銅王’與‘銀王’到來,也冇有讓他抬頭看上一眼。

隻是。

血神子時不時掰扯著手指,似乎在數著什麼。

偶爾,他還會抬起頭,看一眼渾濁的天幕。

隱約間。

天幕之中,似乎有一輪巨陽在快速移動。

很快就要達到某個位置了。

“快了……”

血神子輕喃一聲。

目中,充滿了躍躍欲試。

這時候,黃泉天宗的兩大太上長老,已經按捺不住,準備強行攻打劍幕了。

“冰蝶一族,從來就冇有什麼陣法大師,區區一個劍陣,破之有何難?”

銅王臉上露出一抹不屑,踏步間,一拳打出。

轟!

蒼穹之內,猛地出現一隻恐怖巨拳,通體赤黑,法則之光,不斷翻滾。

這一拳,破空飛出,立刻朝著劍幕狠狠轟去。

四周武者。

全都睜大了眼。

滿臉期待的看著這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