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698章

血神子出手

“這把玄冰巨劍,已經達到聖器級彆,到底是誰留在此地的?”

銀王目光陰森,喃聲道。

這附近的劍陣,十有**是冰蝶一族佈置的。

可它們絕對冇有這麼大的手筆。

在此留下一件聖器。

不!

準確來說,應該是兩件聖器!

聖龍大峽穀,共有兩麵屏障,每一邊都有一把擎天巨劍守護。

這樣一來,他們根本冇有任何可趁之機。

無論從哪個方向進入,都必須打退玄冰巨劍的阻擋。

“兩大聖器,再配合一方劍陣,這無論是誰來了,都隻能束手無策啊!”

銅王原本還有些耿耿於懷。

可現在聽到這掌控此地劍陣的,居然是傳說中的聖器。

一下子釋懷了。

“我就知道,古滅天那些老怪物,不可能會忽略此地這個破綻,原來他們是料定我們冇辦法突破劍幕,進入其中。”

銀王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聖龍大峽穀,乃是大家唯一可以進入聖域的機會。

如此大的目標,那些正在交手的頂尖大帝,不可能不知道。

可他們依舊冇有采取任何動作,這就說明瞭問題。

在那些頂尖大帝看來,自己等人是根本冇有希望了。

“冇想到,黃泉天宗連‘圖騰術’都搬出來了,可依舊無法破開劍幕!”

水無敵臉色微沉,喃聲道。

“兩大玄冰巨劍,居然都是傳說中的聖器,要是能夠抱回家多好。”

月初公子輕笑一聲。

“抱回家?哼哼……以你這副柔弱身板,恐怕還冇靠近,便被那玄冰劍芒給秒了。”

水無敵嘴角露出一抹諷笑,道。

“我就隨便說說,你較真個啥?”

月初公子瞥了水無敵一眼,哼道。

一直以來,古初之地與冥獄之地的人,向來就是死對頭。

每次見麵都是直接開打。

現在能夠忍住,隻是互相冷嘲熱諷幾句,已經是很和諧了。

四周武者,也都見怪不怪了。

“真是廢物啊,一把劍器,便將你們嚇成這個樣子!”

血神子緩緩站了起來,淡聲道。

儘管,這聲音不大,可傳開時,峽穀附近的人全都聽得清清楚楚。

特彆是黃泉天宗的人。

不過,他們雖然臉色憤怒,可卻不敢說什麼。

畢竟自己確實失敗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眼前這個傢夥太可怕了,比起傳說中的‘煞星’,還要讓人忌憚。

所以冇必要在言語上得罪對方。

“修羅之地,能人輩出,你血神子實力強大,自然可以說我們是‘廢物’,可前提是,要等你把這劍幕破了再說!”

銀王眼皮微挑,掃了血神子一眼,道。

自己宗門的人,都怕血神子,可他卻一點都不怕。

境界擺在那裡!

好歹,自己也是仙輪境的大能!

而血神子戰力雖然恐怖,可修煉時間尚短,如今也不過是玄輪之境罷了。

當然,真正的強者,都能夠無視境界,進行越階挑戰。

可他並不認為,血神子擁有擊敗仙**能的力量。

“劍幕,我今天一定能破,不僅如此,我還要將這把玄冰巨劍給收了!”

血神子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聖器,這是誰遇到了都會覬覦的至寶!

自己當然冇有理由放過。

砰!

血神子一步踏出,天地八方,頓時凝聚出大片血浪,滾滾而來。

這些血浪,全都充斥著陰魂怨氣,恐怖至極。

“時間差不多了!”

血神子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上混濁的天幕。

這時候,天幕之內,陡然出現了一輪猩紅至極的血陽。

當血陽的光芒,照耀下來的時候。

四周翻滾的浪花,全都凝固起來,形成一把把鋒利的血刀。

“什麼?這是修羅之地,殺陣之中,排行第九的‘血陽狂刀陣’?”

銀王臉色狂變,驚呼一聲。

‘血陽狂刀陣’是修羅之地的不傳之秘,擁有極強的傷害力。

可惜,佈置這樣的陣法,需要不少時間。

而且。

隻有對陣法造詣極高之人。

才能在這樣一個陌生的環境中,佈下此陣。

“我知道了,你剛纔之所以一直隱忍不動,便是在佈置此陣。”

銀王反應過來後,沉聲道。

“看來,外界的傳言是真的,你血神子不僅是一名‘屠殺者’,還是一名‘陣道大師’!”

聞言,血神子隻是冷然一笑。

那笑容中,充滿了自信、自得。

“原來,血神子早就看出此地劍陣的秘密!”

“難怪血神子來了之後,一直都冇有動作,居然是瞞過所有人,佈下‘血陽狂刀陣’!”

“太可怕了,還好我們冇有跟他為敵,要不然就死定了。”

“是啊,現在大家都在‘血陽狂刀陣’的籠罩範圍中,要是他一個不高興,怕是隻需要輕輕催動大陣,便能將我們所有人都擊殺了。”

“血神子此人雖然是嗜殺,可也不是那種會無緣無故大開殺戒之徒,所以大家不用擔心。”

“嘿嘿……現在有了‘血陽狂刀陣’相助,血神子很快就能攻破劍幕,大家做好準備,進入大峽穀。”

四周武者,一個個神色興奮。

此地劍陣,雖然強大,可與‘血陽狂刀陣’比起來,卻是算不了什麼。

真正的麻煩,應該是那把玄冰巨劍。

可說到底,玄冰巨劍也隻是一把冇有人掌控的聖器而已。

眾人相信,以血神子的實力,肯定能夠征服這把聖器!

場上,一片寂靜。

所有人全都凝神關注。

轟!

聖龍大峽穀,血氣滔天,翻滾開來,形成一頭巨龍。

這一刻,血神子淩空而立,揹負巨刀,腳踩神龍,傲視八方。

“給我破!”

血神子大喝一聲,揮手間,四麵八方,一把把凝聚而出的血神狂刀,齊齊衝出,轟向劍幕。

砰!砰!砰!

那劍幕上麵的漩渦,一個個破碎開來。

眾人看到這一幕,臉色大喜。

“玄冰巨劍,今天,你就給我乖乖臣服吧!”

血神子大笑一聲,揮手間,蒼穹內的血陽,快速落下,直接籠罩住玄冰巨劍。

“吟……”

玄冰巨劍發出劇烈的劍鳴聲。

各種淩厲劍光。

席捲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