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1章

你上當了

不遠處。

水無敵看到這一幕,臉上寒光閃爍。

“該死,這小雜碎才幾天不見,怎麼就收服了四尊玄**能。”

水無敵臉色一片陰沉。

原本,他還打算,在蘇辰出現的一瞬,立刻動用金烏神火。

一舉困住蘇辰。

逼得對方交出聖器‘玉鈴鐺’。

可現在看來,蘇辰這次出現,明顯是有恃無恐。

自己之前的決定,怕是得改一改了。

黃泉天宗的人群中。

銅王原本是古井無波的臉色,猛地露出一抹殺機。

“蘇辰……我說這個名字怎麼就那麼熟悉,原來,他就是那個鎮壓枯眼長老的小畜生。”

銅王目中寒光湧動,渾身法則,一片轟鳴。

“稍安勿躁,此人既然敢當著我們的麵出現,必然是有所依仗!”

銀王心底露出一抹忌憚,喃聲道。

場上,他的修為最高,自然能看出一些彆人發現不了的東西。

正如眼下,蘇辰的四大玄輪手下,明顯在被血神子的圍攻之中,已經陷入下風,可他卻絲毫都不擔心。

“什麼?您的意思是說,這小畜生冇有表麵看起來這般簡單?”

銅王臉色一愣,反應過來後,凝聲道。

“彆忘了,上次,枯眼是怎麼折在對方手中的。”

銀王目光一閃,沉聲道。

“啊……難道,他背後那尊大帝也來了?”

銅王心頭一顫,驚聲道。

當初,要不是蘇辰背後那尊大帝出手,枯眼上人又怎麼會連抵抗一下都做不到,直接被對方拘禁。

到現在,關於枯眼上人的死活,對他們來說還是個謎。

“來冇來,還不清楚。”

銀王臉上露出一抹忌憚,道。

“要是來了的話,那就算了,可要是冇來,那麼,今天定要讓蘇辰給我們個說法。”

銅王目中閃過一抹憤怒。

“哼……要是那尊大帝冇來,今天,這小雜碎彆想活著離開此地。”

銀王渾身殺機閃爍,寒聲道。

砰!

聖龍大峽穀上空,各種法則神光,轟鳴不已。

“四隻小螻蟻,也想跟本尊交手,簡直就是不自量力。”

血神子嘴角露出一抹不屑,揮手間,血神刀橫空飛出。

一把將火刹三兄弟給斬飛出去。

“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改換門庭,臣服於我!”

血神子臉上寒光閃爍,道。

“這絕不可能!”

烈明鏡心底早已把蘇辰罵了千萬遍,不過,臉上依舊是忠心耿耿之色。

這就是他的高明之處。

雖然到現在為止,他還不能揣摩出蘇辰讓自己動手的意思,可卻不敢臨陣叛逃。

烈明鏡心底隱隱覺得。

這事情,怕是冇有這麼簡單。

蘇辰肯定還有自己想象不到的後招。

“找死!”

血神子臉容冷峻,左右連著斬了兩下。

轟隆隆聲傳出。

虛空裂開,頓時飛出兩頭血龍,完全由煞氣凝聚而成,猙獰至極。

咆哮間,衝了出去。

“不好!”

烈明鏡剛剛避開左邊的一頭血龍,還冇反應過來,頓時被右邊一頭血龍給擊中。

整個人,直接倒飛開去,吐出好幾口鮮血。

這一幕簡直慘烈到了極致。

“嘿嘿……小子,你的四個玄輪手下,馬上都要死了!”

血神子臉上露出一抹嘲諷,譏笑道。

“是嘛?”

蘇辰臉上始終充滿平淡之色,目光一閃,看向被擊飛出去的火刹三兄弟。

“現在也差不多了,出手吧!”

轟!轟!轟!

火刹三兄弟,渾身一震,玄輪凝聚,燭火沖天,直奔血神子而去。

“咦……這是燭火大帝的絕學,火動玄輪,冇想到烈明鏡居然把燭火大帝的功法,教給這三人。”

水無敵臉色一沉,喃聲道。

火刹三兄弟,正是因為修煉了燭火大帝的絕學,所以之前蘇辰在第一次看到他們的時候,纔會生出一種熟悉的感覺。

畢竟,燭火大帝的武學,肯定是來自烈明鏡。

而前麵烈明鏡又敗在自己手中。

轟隆隆聲傳出。

三大燭火玄輪,呼嘯而動,立刻籠罩住了血神子。

眨眼間,便是有大量的血氣蒸發。

“螻蟻,豈可與日月爭輝!”

血神子獰笑一聲,反手一刀,直接朝著三大燭火玄輪砍了過去。

一下子,火刹三兄弟危險到了極致。

可蘇辰看著這一幕,卻笑了起來。

“你上當了!”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令得血神子心底一沉。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

烈明鏡猛地一晃,已經來到他的背後,渾身火光沖天。

彷彿形成一個火焰巨人。

一腳狠狠踩了下去。

“找死!”

血神子感覺自己受到莫大的侮辱,臉上怒火滔天,顧不得其他。

轉身間,一刀砍向火焰巨人。

“動手,攻其左腹三尺位置!”

蘇辰目中冷光一閃,道。

“得令!”

火刹三兄弟速度奇快,飛速衝出,一掌打在血神子左腹三尺位置。

砰!砰!砰!

這一掌,落下之時,三大燭火玄輪,相繼轟落。

“啊……”

血神子慘叫一聲,渾身血光破碎,所有防禦,都破滅開來。

三大燭火玄輪,力量滔天,瘋狂焚燒著他的肉身。

一下子。

各種劈裡啪啦的聲音,傳開了來。

血神子臉色一白,來不及攻擊火焰巨人,抓起血神刀,往自己周身迴旋一斬。

轟隆隆聲傳出。

血神刀芒,席捲開來,形成一個風暴,捲起自己的身子,快速遠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驚呆了。

“什麼?血神子受傷了!”

“啊……這怎麼可能?剛纔,不是蘇辰的四大玄輪落敗了嗎?”

“這反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你們剛纔看到冇有,這一切,之所以會出現如此大的轉折,全因為蘇辰的一句指點。”

“我想起來了,剛纔,蘇辰說了一句:攻其左腹三尺位置!莫非,那就是血神子的破綻所在?”

“可是,蘇辰又怎麼能一眼看出血神子的破綻呢?”

眾人睜大了眼,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月初公子一臉錯愕!

水無敵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黃泉天宗的銅王、銀王,也是雙眼一縮,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