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2章

修羅怒

蒼生滅

一句話!

蘇辰僅僅隻是一句話!

便改變戰鬥局麵,令得自己手下死裡逃生,而且還趁勢擊飛血神子!

這種本事,簡直堪稱鬼神莫測啊!

“小子,你到底是誰?為何你能知道‘血元罡身’的破綻?”

血神子的身影,降落在遠處的山頭上麵,臉色無比陰沉,冷冷盯著蘇辰。

他口中的‘血元罡身’,乃是一門極其強大的防禦功法。

一直以來,他都是憑藉這門功法,擋下敵人繁多的強力攻擊。

可冇想到今天居然有人能一眼看出,這門功法的破綻所在,輕鬆擊潰自己的防禦。

這纔是血神子及時退走的原因。

剛纔。

雖然防禦被破。

可實際上,血神子根本冇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以烈明鏡幾人的實力,即便是破了自己的‘血元罡身’,也不可能真的擊敗自己。

“血元罡身,原來你把這門功法叫做血元罡身,可惜了,這功法是殘缺的,雖然你後麵進行改良,可依舊有諸多破綻。”

蘇辰聲音淡淡,傳出時,令得血神子臉色狂變。

那目光,一下子變得猩紅起來。

“你……你是如何知道這些的?”

血神子冷冷盯著蘇辰,道。

“當然是老天爺托夢告訴我的!”

蘇辰睜眼說瞎話,道。

關於‘血元罡身’這門功法,前世,他在另外一尊大帝身上看到過。

對方也是靠著殘本,改良之後,修煉到大帝之境。

當初,那尊大帝為了改良這門功法,還跟蘇辰打了不下上千場,企圖從他所修煉的《太古龍象訣》中,找到一絲契機。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蘇辰才能對血神子身上的破綻瞭解得這麼清楚。

場上,不少人都畏懼血神子,包括水無敵等人,可在蘇辰看來,血神子卻是最好的收拾的。

畢竟對方修煉了‘血元罡身’這門絕學,不論怎麼改良,肯定還會存在諸多問題。

這些問題,落在彆人眼中,根本算不了什麼,可在蘇辰手中,卻能化腐朽為神奇,成為血神子落敗的原因。

“小子,彆以為你知道我這個破綻,你就有資格在我麵前囂張!”

血神子臉上寒光閃爍,怒聲道。

“咦……原來,你們修羅之地的人,都是這麼喜歡指著彆人鼻子,說人家囂張的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當初,他跟修羅之地的秦無界,在拍賣會上起了衝突。

後來對方狗急跳牆,跟自己動手,也是指著自己鼻子,說自己囂張。

“小子,我修羅之地的人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豈是你這螻蟻有資格評價的?”

血神子獰笑一聲,渾身血光咆哮,形成一麵巨大血輪,照耀開來。

四周武者,一個個瑟瑟發抖起來。

從這道血輪之中,他們感受到了漫天殺機。

“什麼?這是血神子最恐怖的殺招‘修羅血輪’!”

“哎……雖然蘇辰有四個玄**能相助,可一旦‘修羅血輪’徹底展開,蘇辰根本逃不掉。”

“是啊,蘇辰的實力太弱了,僅僅隻是造神尊者,他的四大玄輪手下,護不住他的。”

“看這樣子,血神子明顯是對蘇辰動了殺心,準備一擊秒殺掉蘇辰啊!”

四周武者,不少人用看著死人的目光在看著蘇辰。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間,血海滔天,肆虐八方。

“小子,給我死吧!”

血神子大吼一聲,握在手中的血神刀,猛地飛出,一把插在修羅血輪上麵。

砰!砰!砰!

修羅血輪,噴出的大量神光,快速翻滾,與血神刀芒融合到一起。

最終化作千萬把殺神之刀,轟轟而動。

“主公!”

烈明鏡幾人,臉色大變,急聲道。

“冇事,接下來你們在一邊休息就好,看看你們家主人是如何教訓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傢夥。”

蘇辰臉色平靜,抬手間,五行之界,轟轟擴散。

以一界之力,凝聚一拳。

此拳,名作:五行界拳!

轟!

這一拳落下,虛無之內,徹底坍塌。

五行神光,浮現開來。

頃刻間,密密麻麻的五行之力,瘋狂湧動,化作一個嶄新的世界。

幾乎就在這個世界凝聚的刹那。

有成千上萬的五行神拳,瘋狂衝出。

砰!砰!砰!

修羅殺神刀,斬落之時,立刻與這些五行神拳,撞擊到了一起。

各種絕殺之芒,席捲開來,直接把聖龍大峽穀上空的天幕,給攪得支離破碎。

到最後。

五行界拳,消散了。

而血神子的修羅殺神刀,也在碰撞之中,全都崩潰開來。

這一次交手,看起來像是不分勝負。

可實際上,他們二人都有所保留。

隻是各自的一次簡單試探。

“小子,如果你要是隻有這點本事的話,那你可以死了。”

血神子目中閃過淩厲殺機,獰笑道。

“不巧,這話也是我想跟你說的!”

蘇辰臉上充滿了淡然之色,平靜道。

“好,真是好得很,已經好多年冇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

血神子氣得胸口發鼓,臉頰兩側的頭髮,全都豎了起來。

“巨神刀,修羅怒,蒼生滅!”

轟!

那把堪稱天地一絕的血神刀,猛地衝出,狠狠一斬。

這一擊落下,天地間,赫然掀起一個又一個血煞風暴。

整個聖龍大峽穀的天幕,立刻變得一片腥紅。

所有人,從這血神刀的一擊之中,感受到了死神降臨的冰冷。

“太可怕了,難怪血神子的名頭會如此之大,原來是有這等至寶相助。”

“血神刀,怕是已經蛻變成為聖器了啊!”

“我的天……這可是聖器級彆的攻擊至寶,蘇辰憑什麼去抵擋?”

“擋不住,蘇辰絕對擋不住!”

“是啊!這等攻擊,彆說蘇辰隻是個造神尊者,換做是空**能來了,也都隻有死路一條。”

……

四周武者,紛紛搖頭一歎。

至於烈明鏡幾人,也是一個個臉色凝重。

特彆是火刹三兄弟,目中隱約間,居然充滿了期待與興奮。

剛纔,他們出手,實際上是被逼迫的。

如今看到蘇辰有難,自然興奮。

隻要今天蘇辰一死,那麼,他們就自由了。

至於烈明鏡,則是眉頭微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