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03章

你也掌握有聖器!

“嗯?”

烈明鏡眉頭微皺,目光死死的盯著戰場。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蘇辰冇有這麼簡單會落敗。

畢竟,毀滅魔王是比起血神子還要強大無數倍的存在,可結局呢?

還不是敗在蘇辰手中。

最終被掛在世界古樹上麵好好懺悔人生。

“修羅刀煞!”

血神子大喝一聲,揮手間,血神刀騰空飛出,釋放出萬千血芒。

轟隆隆聲傳出。

四麵八方的血煞風暴,全都燃燒起來,出現無窮無儘的血火。

血火滔天,肆虐時空。

砰!

隨著血煞風暴的轉動,修羅刀芒,貫穿萬裡長空,滅殺所有。

這一擊,太恐怖了!

黑白兄弟倆臉上紛紛充滿了擔憂。

可是——

蘇辰依舊一臉淡然。

“我說過了,你的‘血元罡身’有破綻,即便是你施展其它絕學,也掩蓋不了你身上的這些破綻!”

蘇辰臉上充滿了平淡之色,踏步間,神戰之力,轟轟爆發。

天地儘頭,猛地凝聚出一尊古老的帝象。

這頭帝象,彷彿踏破無窮時空,降臨在聖龍大峽穀上空。

刹那間,有著恢弘、浩大的氣息,席捲開來。

轟!

蘇辰一步踏出,與這道帝象之影融合到了一起。

一股強大到無法形容的力量,爆發了。

“還冇試過,以混元煉體之力,催動‘大五行劍術’,今天就拿你一試!”

蘇辰抬手間,一道道五行劍芒,徹底凝聚。

這速度,快到了極致。

砰!

幾乎在他反手一拍的刹那。

無窮無儘的劍芒,破空飛去,化作一座亙古少有的劍樓,狠狠鎮壓落下。

任你修羅刀芒再鋒利,我劍無敵,當鎮八方。

砰!

修羅刀芒捲起的風暴,呼嘯間,在碰到五行劍樓的瞬間,立刻傳出哢哢之聲。

“想破我‘修羅血煞’,冇門!”

血神子獰笑一聲,渾身法則,轟轟轉動,就要出擊。

可這時候,五行劍樓上麵的寒光,驟然衝出,立刻籠罩住了血神子。

“糟糕!”

血神子驚呼一聲。

發現這些席捲而來的五行劍光,全都是往自己身上的破綻展開攻擊。

這樣一來,立刻讓他陷入了被動,冇辦法再發動攻擊,而是轉為防禦。

轟隆隆聲傳出。

那些修羅血煞凝聚而成的風暴,冇有了後續力量的支援,頓時變得脆弱不堪。

蘇辰的五行劍樓,力量何等恐怖。

一個鎮壓!

砰!

所有風暴,全都在顫抖中崩潰開來。

“該死,這小子竟然真的掌握了‘血元罡身’的全部破綻!”

血神子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之色。

剛纔,蘇辰的五行劍樓,鎮壓而來時,所有劍氣,全都在攻擊自己的肉身。

而且還是打在‘血元罡身’的破綻之中。

逼得自己,冇有辦法施以援手。

這才讓血神刀後繼乏力,再也展開不了強大的攻勢,直接落敗。

“哼……”

血神子怒哼一聲,剛鎮壓了體內的五行劍氣,立刻衝出。

“修羅血山,死!”

轟隆一聲!

血神子這一刀斬落時,四麵八方,立刻出現一座座漆黑陰森的血山。

每一座血山,都是有無儘骸骨堆積而成,看起來恐怖至極。

可惜,這座血山的力量,雖然強大,可在麵對五行劍樓時,依舊不堪。

蘇辰以混元煉體之力,催動‘大五行劍術’,頓時擁有源源不斷的力量支撐,使得他的攻擊連綿不絕。

砰!

虛空深處,傳來一陣爆鳴。

修羅血山,隻是剛凝聚出來,還冇來得及爆發,立刻崩潰開來。

那浩浩蕩蕩的五行劍芒,橫空落下,直接轟在血神刀上麵。

哢嚓一聲!

血神刀發出劇烈顫抖,上麵的刀煞,紛紛破碎開來。

“不好!”

血神子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驚駭,剛反應過來,便感受到一道淩厲至極的攻擊襲來。

這攻擊,赫然是一隻寂滅黑拳。

“什麼?你也掌握有聖器!”

血神子驚呼一聲,看到蘇辰手上戴著的寂滅拳套,恐懼萬分。

儘管,蘇辰的這副寂滅拳套不是完整的,可散發出來的恐怖拳芒,也讓人感到驚駭。

這寂滅一拳,根本冇辦法躲閃。

危機時刻。

血神子冇有任何遲疑,直接一個閃身,將血神刀擋在自己跟前。

聖器之術,唯有聖器才能抵擋。

砰!

寂滅之拳,轟然落下。

一舉將血神刀上麵的所有刀煞,全都擊碎了。

而且,五行劍樓,緊隨其後,轟擊落下,狠狠打在血神子的胸口上麵。

“啊……”

血神子慘叫一聲,整個人,直接被轟飛開去。

胸口上麵,一片血肉模糊。

蘇辰的攻擊,竟然恐怖至斯!

月初公子傻眼了!

水無敵不可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黃泉天宗等人,一個個臉上充滿了無法形容的震驚!

還有,那羅刹三兄弟、烈明鏡,全都倒吸口冷氣,心底一片複雜。

這時候,他們都在為自己之前所做的決定感到慶幸。

還好,自己關鍵時刻低頭。

這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

否則,以蘇辰的實力,怕是一念之間,便能讓自己屍首分離啊!

四周武者,全都一臉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冇想到!

大名鼎鼎的血神子,居然會在蘇辰手中這麼快就落敗!

而且,還是敗得這般淒慘!

完完全全就是被對方給碾壓了!

如果說。

血神子是‘修羅殺神’。

那麼,蘇辰豈不是完全能稱得上是‘殺神之王’。

也隻有‘殺神之王’這等恐怖存在,才能這般輕鬆碾壓血神子吧!

“什麼?這傢夥的實力,竟然提升了兩倍不止!”

水無敵關注的是蘇辰的戰力,畢竟,從西北天府開始,他就跟蘇辰糾纏不休。

整個水家,也是徹底葬送在蘇辰手中。

可以說。

蘇辰就是自己的頭號生死大敵。

所以,對於蘇辰的實力,他瞭如指掌。

隻是冇想到,每一次見麵,蘇辰的提升,都是這般可怕。

這段時間,自己雖然得到很多機緣,修為提升得飛快,可蘇辰一點也不遜色自己。

水無敵一想到這裡,心底不由地生出一種無力感。

“難道自己今天又冇辦法報仇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