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04章

黃泉升墳,葬儘未亡人

“難道自己今天又冇辦法報仇了嗎?”

水無敵心底充滿憋屈與絕望。

不過,他不是個輕易放棄的人,而是心底泛起陣陣思索之芒,開始謀劃起來。

“這……這也太可怕了吧!”

“蘇辰所修煉的絕學,非同一般,否則不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戰力!”

“天才,這簡直太天才了,居然將混元煉體,與武道絕學融合到了一起,打出這驚天動地的一擊。”

“冇想到,蘇辰也掌握有聖器,那個黑色拳套,所蘊含的力量,相當可怕。”

“我認識那副拳套,冇猜錯的話,應該是傳說中的‘寂滅拳套’!”

“什麼?寂滅拳套?蒼龍大陸上十大聖器之一的寂滅拳套?”

“這怎麼可能?寂滅拳套不是已經被打碎了嗎?”

“冇錯。那就是被譽為‘十大聖器’的寂滅拳套!”

“嘶……冇想到,蘇辰運氣這麼好,居然找到如此多的聖器碎片,現在幾乎快要將這件聖器給還原出來了。”

四周武者,紛紛議論起來。

不少人,臉上都忍不住露出羨慕之色。

如果未來某一天,蘇辰真的能將寂滅拳套徹底還原,恢複聖器榮光。

那麼,蘇辰的戰力,將會迎來大躍進,成為無法想象的存在。

“之前,我聽說大秦太子秦龍宇被蘇辰逼得捨棄肉身,逃離刀墓,看來這事是真的。”

人群中,有人突然想到了什麼,驚聲道。

雖然之前有訊息說,蘇辰擊敗了秦龍宇,並且還逼得對方神魂出竅,奪命而逃。

那時候大家都隻當是個笑話!

要知道,秦龍宇可是大秦太子,掌握有神機權杖。

更是深受大秦天帝器重,秘寶無數。

實力深不可測。

除非是修為比起秦龍宇強一個大境界。

否則誰遇上了都不是對手,更不要說將之擊敗。

當初,大家聽到訊息說,秦龍宇要找蘇辰報那滅掉分身的之仇。

眾人都以為,蘇辰怕是要遭遇不測了。

可冇想到。

現在,蘇辰突然出現,並且帶回來四尊玄**能。

這讓大家心生疑惑的同時,也冇往更深層次方麵去想。

隻以為,這四尊玄**能是誰派來保護蘇辰的。

可是,此刻蘇辰大顯身手,三招兩式之間擊敗血神子。

那種碾壓一切的滔天戰力,這才讓大家徹底恍然大悟。

原來,這四尊玄**能都是敗在蘇辰手中,為了保命,迫不得已臣服。

而那外界一直在傳的。

秦龍宇不敵蘇辰,一戰過後,丟掉肉身,慌亂逃命的訊息,絕對是千真萬確了。

以蘇辰眼下這種碾壓血神子的實力,真的完全有可能打得秦龍宇滿地找牙,拋棄肉身,奪命而逃。

“咦……我這姐夫,實力越來越強了啊,不知道他能不能正麵扛下‘大破滅珠’一擊!”

風笑笑隱藏在人群中,看著大峽穀上空的戰鬥,雙眼發光。

另一個方向,黃泉天宗。

饒是銅王、銀王,修為滔天,見識非凡。

此刻,也是萬分震驚的看著蘇辰。

“以混元煉體之力,催動五行絕學,這樣真的行得通麼?”

銅王喉嚨有些乾澀,喃聲道。

無論如何,他都冇想到,隻有造神境的蘇辰,竟然這般逆天,一拳打傷了血神子。

“血神子雖然隻有玄輪境的修為,可卻曾擊敗過空**能,比起我來,毫不遜色,這豈不是說,蘇辰的實力,猶在我之上?”

銅王想到這裡,雙眼一縮,目中露出無法形容的驚恐。

“不,蘇辰的實力,絕對冇有達到空輪之巔!”

銀王混濁的雙眸中,閃過一抹極寒之光,冷聲道。

“這次,他是完全利用了血神子功法上的破綻,才能這麼快取勝。”

銀王畢竟是仙**能,目光何等敏銳,頓時就看出問題所在。

隻是,令他不解的是,蘇辰到底是如何能夠知道血神子那門肉身功法破綻的。

“按理說,這不應該啊……”

銀王眉頭緊皺,輕喃一聲。

血神子所修煉的功法,無一不是修羅之地頂尖的絕學,極其完善與強大。

即便是有破綻,也寥寥無幾,少有人能夠發現。

可蘇辰又是如何知道這些的?

“是啊,這不應該啊,蘇辰為什麼能夠知道血神子功法上的破綻?”

銅王也是神色凝重,喃聲道。

“上去試探一下就清楚了。”

銀王目光一閃,寒聲道。

“那就讓我去吧!”

銅王臉上露出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

對於蘇辰,他早就惹了好久。

枯眼上人與他相交匪淺,可直到現在,枯眼上人還落在蘇辰手中,生死不明。

這讓他心生著急的同時,對於蘇辰,也怨恨到了極致。

呼!

銅王一步邁出,直接來到血神子跟前。“血公子,您這實力不著的啊,接下來你就在一邊休息好了。”

銅王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道。

剛纔血神子一出場,便是嘲諷他們黃泉天宗的人都是‘廢物’。

連一座劍陣都打不開。

現在血神子不低蘇辰,遭受重傷,自然就讓他抓到機會,出言諷刺一番。

可也就隻能這樣了!

血神子即便是受傷了,也不是他們黃泉天宗能夠為敵的存在。

“行,那我就在一看休息,希望銅王你的本領到家,能夠拿下蘇辰這個小雜碎!”

血神子目中凶光一閃,道。

換做平常,對於銅王敢嘲諷自己,他自然是毫不猶豫出手教訓一番。

可現在,對方要替自己對付蘇辰。

血神子自然是樂得不行。

“蘇辰,絕對冇有表麵看起來這麼簡單,正好讓這個銅王上去探探虛實。”

血神子雙眼深處,寒光一閃。

剛纔的戰鬥,看似是自己敗了,可實際上,他壓箱底的招式,還冇有爆發出來。

現在就談論勝負,還早著!

“你放心,蘇辰今天必死無疑!”

銅王聲音冰冷無比,傳出時,一股陰冷殺機,轟轟爆發。

這殺機,擴散開來,立刻引得日月無光,黃泉震盪。

轟!

銅王周身之間,赫然出現一片黃泉死海,翻滾咆哮。

而且,在這黃泉海中,還有一片片枯墳升起,詭異至極。

黃泉升墳,葬儘未亡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