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05章

獨戰空輪

“嗯?”

蘇辰眉頭微微一挑。

周身間,五行靈氣,轟鳴而動,凝聚出無敵巔峰的氣勢。

這氣勢,擴散之時,立刻與銅王的黃泉枯墳,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蒼穹一顫,風嘯雲碎。

“小子,將我師門的枯眼上人交出來,否則,今天你定難逃此劫!”

銅王陰冷一笑,渾身力量,轟轟爆發。

這一刻的他,氣勢攀升到了巔峰,空輪之力,儘顯無疑。

聖龍大峽穀,上空。

那一道無敵耀眼的紫色空輪,照耀八方。

所有人,全都不敢直視那道空輪。

“太可怕了,銅王居然把自己的法則空輪,徹底釋放出來了。”

“難道,他今天是準備全力以赴,拿下蘇辰嗎?”

“快退,黃泉死氣要來了,蘇辰現在已經陷入枯墳法則所籠罩的區域了。”

“這下蘇辰怕是要有危險了。”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紛紛臉色大變。

那一座座黃泉枯墳,翻滾間,爆發出滔天之力,席捲開來,鎮壓所有。

可是,蘇辰從始至終,都是臉上充滿雲淡風輕。

似乎一點都不著急。

“枯眼上人,你不說我差點都忘記了,之前還收集了不少凶猥的‘本命骨針’,想著要將他煉化成傀儡,可惜,現在我對玄輪境冇什麼興趣了。”

蘇辰目光冷漠,道。

“什麼?你……你居然想著要將我的同門師弟煉成傀儡!”

銅王臉色大怒,雙眼腥紅,惡狠狠盯著蘇辰。

“小雜碎,今天你死定了,無論如何,我都要將你碎屍萬段。”

轟!

黃泉枯墳,再度升空,於這天地八方,豎起一座座蒼白的墓碑。

眾人心神狂顫,立刻退得遠遠。

“銅王發怒了!”

水無敵嘴角露出一抹陰冷的笑容。

正好,可以讓黃泉天宗的人去探一探蘇辰的虛實,這樣等會自己才能想出百無一漏的對策。

“糟糕,公子要正麵對上空**能了!”

黑白兄弟倆臉上充滿了焦慮。

儘管,蘇辰之前,在他們麵前展現了非常恐怖的戰力,可這次對手,乃是一個超級大宗門的太上長老,近乎傳說的人物。

蘇辰真能乾贏嗎?

能嗎?

一切,拭目以待!

砰!砰!砰!

黃泉之海,快速衝出,捲起四麵八方的枯墳,朝著蘇辰狠狠轟殺而去。

“天地劃陰陽,五行掌日月!”

蘇辰聲音悠悠,傳開時,頭頂上,猛地凝聚出一輪皎潔之月。

當這月光擴散開來時,立刻擋住了那道紫色空輪的光芒。

“嗯?”

銅王心頭一跳。

還冇反應過來,立刻看到。

這輪明月倒映之下,天幕之中,陡然出現一座至高無上的劍樓。

這座劍樓,比起之前蘇辰僅憑著混元煉體之力,催動出來的五行劍樓,還要恐怖。

“大五行劍術,第二境,劍樓境!”

蘇辰站著這潔白色的月光下,伸手輕輕一抓。

砰!

整座劍樓,陡然落下,立刻與這四周圍剿而來的黃泉枯墳,碰撞到一起。

擋!擋!擋!

一陣陣金屬硬石撞擊的刺耳響聲,迴盪開來。

那五行劍樓中爆發出來的劍芒,斬在黃泉枯墳上麵,僅僅隻是擦出陣陣火花罷了。

所有的黃泉枯墳,都冇有受到絲毫損傷,依舊直逼蘇辰而去。

“小子,彆白費力氣了,我承認你所修煉的‘大五行劍術’攻擊力確實相當之強,可你的修為太弱了,根本冇辦法發揮這一式的真正威能。”

銅王嘴角露出濃濃的嘲諷。

“未必!”

蘇辰臉上冇有絲毫慌亂,輕輕吐出這兩個字。

砰的一聲!

五行劍樓,崩潰開來,冇有引起任何波瀾。

連同那天幕中的明月,也在轟鳴中飛速裂開。

“嗯?這小子想乾嘛?”

銅王雙眼一縮,臉色無比凝重。

儘管他還不知道蘇辰的下一步是什麼。

可他心底。

卻是泛起強烈的危機。

砰!

幾乎就在這時,五行劍樓,破碎之時,整個世界,彷彿走向毀滅。

黑暗叢生。

即便是銅王的紫色空輪,依舊高掛九天,但所有光芒都黯淡到了極致。

彷彿是被某種神秘力量給壓製住了。

“糟糕!”

銅王看到這一幕,臉色猛變。

剛要反應過來。

天地儘頭,陡然出現一輪無法描述的浩陽。

天地劃陰陽,五行掌日月!

剛纔,蘇辰所展現出來的‘大五行劍術’第二式,乃是屬於‘陰’之力,攻擊不強,接下來,他要施展,正是五行之中的‘陽’力。

轟隆隆聲傳出。

四麵八方,猛地出現無窮劍氣,瘋狂湧來,融入到那輪浩陽之中。

到最後,浩陽變成——劍陽!

劍陽之光,折射開來,照耀諸天萬界。

“大五行劍術,第三境,劍陽境!”

蘇辰一步邁出,彷彿與這輪劍陽合二為一。

刹那間,有無儘感悟浮上心頭。

這一刻的他,好似化作一道亙古至高的五行陽劍,斬出時,徹底消滅了黑暗與邪惡。

砰!

這一劍,代表了兩極之陽。

斬落之時。

像是跨越了時空,破開了輪迴。

一把將那四麵八方的黃泉死墳。

全都衝擊得灰飛煙滅。

“什麼?銅王最有名的絕學‘黃泉死墳’被打碎了!”

四周武者,紛紛驚呼起來。

不可思議!

這一幕,實在是太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了!

即便是隔得這麼遠,他們也能感受到,蘇辰打出那一式所蘊含的恐怖力量。

換做是他們,恐怕此刻早就屍骨無存了吧!

“該死……這傢夥所修煉的‘大五行劍術’,竟然這般恐怖!”

銅王臉容扭曲,雙眼之內,充滿了驚恐。

剛纔那一輪劍陽,所蘊含的力量,強大得不可思議。

幾乎就在他剛反應過來之時,心頭狂跳。

隻見。

蒼穹之內,陡然飛出一道無可匹敵的劍芒,朝著自己的紫色空輪,狠狠斬了下去。

“不好!”

銅王驚呼一聲,揮手間,大片黃泉死氣,擴散開去,形成一麵巨大屏障,擋在紫色空輪跟前。

可是,這道無可匹敵的劍芒,落下時,輕而易舉間,便是撕裂開了死氣屏障。

狠狠刺進紫色空輪之中。

撕拉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