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黑奎慘叫一聲,身子落下,露出血肉模糊的大腿。

方纔,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點,被蘇辰的拳芒給擊中。

蘇辰目光一閃,落在虛無之內的破雷錘上麵,抬手一抓,直接破開了風雷壁障,將這破雷錘收了過來。

“不……”

黑奎遠遠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危急時刻,他隻來得及逃命,將破雷錘留在了戰場上。

冇想到這一個疏忽,就讓對方鑽了空子。

蘇辰並冇有理會黑奎的憤怒,一把抓住破雷錘之後,狂暴的心神之力散開,湧入其中,直接抹掉了黑奎的心神烙印。

什麼叫霸道?

那就是當著主人的麵,奪其法寶,抹其心神,這就是霸道!

什麼叫無敵?

那就是一拳王者,橫掃八方,鎮壓諸邪叛亂,這就是無敵!

“噗……”

黑奎心神一顫,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方纔那一瞬間。

彷彿有股堪比天地之尊的威壓,席捲而過,將他的心神烙印抹去。

眾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傻眼了。

什麼,連開脈八重的黑奎都不是蘇辰的對手?

“靈階法寶,也還行,我笑納了!”

蘇辰臉上充滿了雲淡風輕之色,把玩起了破雷錘。

“小子,還我法寶!”

黑奎雙目之內幾乎要噴火,揮了揮手。

那些執法堂弟子,頓時一個個殺機滔天,直奔蘇辰而去。

“兄弟們,一起上,殺了這傢夥!”

一時間,殺聲四起。

這些執法堂弟子,大部分都是開脈六重的修為,一個人,或許不是蘇辰的對手,可聯合起來,卻足以輕易鎮壓蘇辰。

可是,從始至終,蘇辰臉上都充滿了平靜之色。

“好好活著不行嗎?非要來招惹我!”

蘇辰淡笑一聲,抬手間,一塊鏽跡斑斑的陣盤出現在了手中。

這陣盤,正是他從藏經閣三層拿到的寶物。

如今,已經被他煉化。

整個藏經閣的陣法,從今天起,將完全受他掌控。

“八運轉龍陣,起!”

蘇辰揮手一拍,五行靈氣,噴湧而出,融入到陣盤之內。

轟!

一道驚天動地的巨響傳出。

那藏經閣前方八根石柱上的金龍,猛地睜開了眼,露出一抹無法形容的精芒。

下一瞬,天地八方,靈氣咆哮,翻滾而來。

眾人心口一窒,頓時感受到一股無法形容的天地威壓。

“這……這是什麼?”

人群中,有人驚呼一聲,抬起頭時,死死盯著藏經閣上空。

那裡,風雲咆哮,赫然出現了一個磅礴漩渦。

漩渦之內,猛地凝聚出一頭十丈之大的靈氣長龍,恐怖至極。

“吼!”

靈氣長龍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衝出時,直接將那些執法堂弟子全給擊飛開去。

“找死!”

突然,一道陰冷的聲音,傳了開來。

藏經閣內,猛地衝出一個金袍男子,氣勢滔天,一出現便是朝著蘇辰殺去。

“蘇軍大哥出現了!”

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轟隆隆聲傳出。

蘇軍衝出之時,抬手一抓,銀劍入手,爆發出極致寒光,向著蘇辰狠狠斬去。

這一劍,驚天動地!

這一劍,震撼蒼穹!

這一劍凝聚了蘇軍所有的力量,誓要滅殺蘇辰。

不遠處,眾人看到這一幕,臉上紛紛露出了驚駭之色。

“我看找死的是你!”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八運轉龍陣’爆發,蒼穹深處,赫然連續衝出了三條靈氣長龍,呼嘯落下。

砰!

一道無法形容的驚天碰撞聲傳出。

那轟鳴而來的驚天一劍,與靈氣長龍碰撞到一起,掀起一個個風暴。

八運轉龍陣,力量何等的強悍,輕而易舉間,便是擊碎了蘇軍的攻擊。

轟隆隆聲傳出。

那三條靈氣長龍,依舊氣勢滔天,直奔蘇軍而去。

“什麼?這是陣法的力量?”

蘇軍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來不及倒退,那靈氣長龍便呼嘯而落,狠狠轟在他的胸口上麵。

“啊……”

蘇軍慘叫一聲,整個人被轟飛出去,連續吐了四五口鮮血。

“這,這是怎麼回事?”

“什麼?蘇軍敗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

四周的蘇家族人,全都傻眼了。

“啊……我要殺了你,小畜生!”

蘇軍臉上充滿了猙獰,掙紮著站了起來,狠狠一踏,衝了出去。

“不知死活!”

蘇辰冷笑一聲,催動八運轉龍陣,猛地又凝聚出了一頭靈氣之龍,朝著蘇軍轟去。

砰!

又是一道巨響傳出。

靈氣之龍,轟轟而動,彷彿掀起了無儘風暴,狠狠轟在蘇軍身上。

“啊……”

一道淒厲慘叫聲傳出。

蘇軍渾身是血,栽倒在地,臉上充滿了恐懼之色。

所有蘇家族人看到這一幕,全都驚呆了。

蘇辰一步踏出,站在靈氣長龍的額頭上麵,衣袍翻滾,長髮飄飛,散發出一種睥睨天下的氣勢。

蘇家古宅深處,一座古色古香的大殿之內,有個紅袍老者正在打坐。

突然,他雙眼睜開,露出一抹璀璨精芒。

“這……這是藏經閣陣法的波動?”

紅袍老者臉色一沉,渾身亮起一陣光芒,陡然消失。

“小畜生,你敢傷我,我爺爺不會放過你的!”

蘇軍臉上充滿了怨毒之色,狠聲道。

“到了這個時候,還敢跟我囂張!”

蘇辰冷哼一聲,揮手間,虛無之內靈氣翻滾,又是凝聚出一道靈氣長龍。

轟!

靈氣長龍呼嘯而來,直奔蘇軍而去。

“啊……不……”

蘇軍睜大了眼,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駭然之色。

“小畜生,你找死!”

突然,一道貫穿蒼穹的憤怒咆哮聲,從遠處傳來。

下一瞬,一個紅袍老者,從執法堂所在的方向趕來。

人未至,殺機已臨。

“不好,這是二長老!”

“二長老性格強勢,且又是轉元境強者,蘇辰這下死定了。”

“誰讓他蹦噠的,哼……死了纔好。”

眾人議論紛紛,看向那紅袍老者時,臉上充滿了敬畏之色。

蘇家‘二長老’,乃是蘇軍的二爺爺。

如今看到自己疼愛的後輩子孫被打成這個慘狀,頓時怒火狂噴。

殺機,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