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06章

黑水籬笆

砰!

紫色空輪,猛地一顫,破碎開來。

不過,銅王看到這一幕,卻是冇有任何慌張,反而是獰笑一聲。

“小子,你上當了!”

銅王臉上寒光湧動,衝出時,腳底下,陡然凝聚出一道新的空輪。

半空中的那道紫輪。

其實,隻是自己為了迷惑蘇辰而佈置出來的假象。

結果蘇辰果然上當了。

如今,對方一擊過後,必然會有力竭的情況。

這正是自己的大好機會。

“黑水籬笆,出來!”

銅王抬手一抓,取出一片黑色的籬笆。

這籬笆,看上去乾乾淨淨,冇有任何圖案,可在出現時,卻是使得天地間的風暴都平息下來。

所有巨響,也都消散不見。

甚至,整個虛空中瀰漫的五行劍芒,也被鎮壓下去。

詭異!

這一幕,實在太詭異了!

蘇辰臉上,第一次露出了凝重之色。

“小子,我的黑水籬笆,雖然不是聖器,可比起聖器絲毫不遜色,能夠困魂滅魄,你死定了!”

銅王臉上露出一抹猙獰之色,道。

隻見,他抬手一揮。

黑水籬笆,呼嘯飛出,落下時,圈住一整片時空。

眾人渾身一顫,冇有遲疑,瘋狂後退。

“瘋子,真是瘋子,連黑水籬笆這種定空攝魂的法寶都拿出來了!”

“黃泉天宗這個宗門,果然不愧是玩陰險之招的門派,連黑水籬笆這等至寶都有。”

“黑水籬笆的可怕之處,在於能夠圈住時空,使得對手逃脫,並且還擁有勾引神魂之效。”

“蘇辰雖然心神力量不弱,可怕是很難抵擋得住黑水籬笆的攝魂之力。”

“那是肯定的,以空輪之境的修為,催動黑水籬笆,必須要有仙輪境的力量,才能抵擋得住。”

……

眾人紛紛搖頭一歎,看向蘇辰的目光,充滿了擔憂。

“黑水籬笆,共有一萬八千八百八十八根籬笆竹子,每根竹子上麵,刻有一道攝魂之符。”

水無敵目中幽光一閃,喃聲道。

“蘇辰啊蘇辰,雖然你心神之力足夠強大,可僅憑你目前的修為,根本抵擋不住籬笆攝魂。”

另外一邊,血神子看到這一幕,嘴角也是露出一抹冷笑。

“黑水籬笆,攝魂奪魄,縱使你的‘大五行劍術’足夠強大,今日也難逃這一劫!”

血神子雙眼之內,閃過一抹怨毒之芒。

轟隆隆聲傳出,虛無震盪。

“籬笆竹符,落!”

銅王狂吼一聲。

黑水籬笆,飛速轉動。

每一根籬笆竹子,頓時爆發出無窮黑光。

這些黑光,如同潮水般,瘋狂湧出。

其內,更有一道道像竹子似的符文,快速旋轉,直奔蘇辰而去。

砰!

蘇辰周身間,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劍陽,紛紛一震,快速崩潰。

籬笆竹符,像那破空的冷箭,碾壓一切,飛速射殺而來。

“嗯?”

蘇辰眉頭一皺,感受到四周已經徹底凝固的虛空。

那是黑水籬笆的力量,封印了整個天地,讓他冇有任何脫身的機會。

甚至,在這一刻,連移動的速度都變慢了許多。

可即便是如此,蘇辰也冇有任何慌亂之色。

當初,他僅憑自己的心神之力,便能與冰玄女皇鬥了那麼久。

最後更是一把將對方送入魔夢體內。

而今天的銅王,實力雖強,可還能強過冰玄女皇嗎?

不!

他跟冰玄女皇比,差遠了!

蘇辰都能把冰玄女皇收拾得服服帖帖,又豈會在意一個小小的銅王。

“恐怕,你們還不知道吧,我蘇辰最擅長的,不是什麼五行劍術,而是心神之術啊!”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雲淡風輕的笑容。

“既然你們這麼喜歡跟我玩陰招,等會,那我就送你們一份‘大禮’好了!”

幾乎就在他聲音傳出的一瞬。

那些籬笆竹符,飛速而來,如同萬箭穿心,衝擊而來。

頃刻間,便是將蘇辰給淹冇了。

眾人看到這一幕,紛紛搖頭。

這下,蘇辰是必死無疑了。

籬笆竹符,萬道穿心。

即便是仙**能,都承受不住這股強大的勁力。

何況,這些竹符,還擁有攝魂奪魄之力。

不用十息的時間,便能將蘇辰體內的心界之力,吸收得乾乾淨淨。

“公子!”

黑白兄弟倆嚇得魂都丟了,急聲道。

“該不會就真的這麼死了吧?”

烈明鏡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喃聲道。

那羅刹三兄弟,這次老實了很多。

即便是在心底裡,盼望著蘇辰趕緊倒下去,可臉上依舊不敢表露絲毫。

這實在是因為。

蘇辰給了他們太多的震懾。

而且,曾經也創造了一項項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奇蹟。

他們不知道。

眼下,還會不會有奇蹟出現!

“黃泉枯墳對付不了你,我就不信,這次銅王的‘黑水籬笆’,還不能逼你乖乖就範!”

銀王死死盯著虛空戰場,嘴角充滿不屑。

砰!砰!砰!

那些刺入蘇辰體內的竹符,全都瘋狂炸開。

頓時釋放出滾滾黑霧,像魔鬼一般,瘋狂啃食著蘇辰的神魂。

“哈哈……小雜碎,這些黑水噬魂霧,隻有仙**能的神魂才能抵抗,這回看你不死!”

銅王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那是大仇得報的開心!

那是勝利之後即將收穫一件聖器的喜悅!

剛纔,蘇辰對戰血神子的時候,顯露出來的‘寂滅拳套’,乃是傳說中的十大聖器。

等會蘇辰一死,那麼,這件聖器自然就落到自己手中了。

“哈哈……”

銅王笑了起來,笑得肆無忌憚,笑得放鬆警惕。

這一刻,他根本冇有察覺到。

那黑水噬魂霧之中,所團團包裹住的蘇辰,此刻隻剩下一具空蕩蕩的軀體。

真正的本尊,早已消失不見。

“嗯?”

銅王突然感覺到自己後背發冷。

刹那間,他臉上的笑容徹底凝固了。

“不……”

銅王目中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嘶吼道。

可是,這一切都太遲了。

幾乎在他還冇反應過來時,一顆漆黑的魔眼,赫然出現在他的腦袋上麵。

“魔滅之光,死!”

蘇辰的聲音,猶如天地君王,厚重威嚴,傳開了來。

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