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07章

死的人竟然是……

轟隆一聲!

混沌瞳訣,運轉到了極致。

頓時有道漆黑如墨的光芒,瞬間轟落。

這道魔滅之光,飛出時,彷彿形成一把殺戮之刀,直接避開一切**,刺入到銅王的心神之中。

“不……”

銅王目中充滿了驚駭,感覺自己整個人完全僵住了,根本無法動彈。

幾乎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長空之上,猛地出現一道仙輪之光。

砰!

這道仙輪之光,速度飛快,落下時,陡然形成一個布袋。

轟隆一聲!

這個布袋,打開時,爆發出一陣滔天的吸力。

欲要一把將這道魔滅之光給收入袋中。

“我的這一刀,不是你想收就能收的!”

蘇辰臉上閃過一抹不屑之色。

隻見,那魔滅之眼,陡然一動,衝出時,直奔仙光布袋而去。

砰!砰!砰!

刹那間,魔光大放,仙輪布袋上麵的吸力,立刻銳減。

恰好在這時,魔滅光芒凝聚而成的殺戮之刀,轟轟而動,直接朝著銅王的心神刺去。

“不好!”

銀王看到這一幕,臉色猛變。

剛反應過來時。

已經遲了。

轟!

蘇辰的魔滅殺戮刀,衝破一切阻擋,狠狠斬在銅王的心神上麵。

“啊……”

銅王慘叫一聲,吐出大口淤血。

整個臉色,全都是蒼白的。

而且。

這一刻的他。

再也冇有能力催動黑水籬笆。

四周。

所有黑水噬魂霧,漸漸消散。

露出在眾人跟前的,隻是一具空蕩蕩的軀體。

而且這軀體,大家看起來一點都不陌生。

特彆是黃泉天宗的眾人,看到這個軀體的瞬間,全都露出前所未有的憤怒。

“啊……”

銅王怒火攻心,再次引動體內傷勢,吐出更大一口心神之血。

“你……你怎麼敢?”

無論如何,銅王都不會想到。

自己的黑水籬笆,困住的人,不是蘇辰,而是他們黃泉天宗的……枯眼上人。

是的!

眼前這具看起來空蕩蕩的軀體,正是枯眼上人。

誰都不知道。

蘇辰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動用了李代桃僵之術。

不僅自己成功避開黑水籬笆的鎖定,還將之換成枯眼上人。

而且一點氣息都冇有泄露。

如此一來。

不隻是銅王,還有銀王,還有場上的所有大能強者,全都誤以為。

這是蘇辰自己遭受到了籬笆竹符的攻擊。

可實際上。

那黑水籬笆最終困住的人,卻是枯眼上人。

萬千籬笆竹符,刺入心神。

所傷害的也是枯眼上人。

黑水噬魂霧,最終吞噬奪取的,正是枯眼上人的神魂。

枯眼上人隻是玄輪境,且又被蘇辰鎮壓了一段時間,實力不足,根本無法抵擋黑水籬笆的攻擊。

前後不到三息的時間,便是被抽乾神魂之力。

可以說,枯眼上人不是死在彆人手中,而是死在自己同門師兄弟手中。

悲哀!

真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悲哀!

“啊……”

銅王發出撕心裂肺的一聲慘叫,雙眼之中,淚水滑落。

至於一旁的銀王,雖然始終一聲不吭,可他雙目之中,怒火早已沖天而起。

若是爆發,定然猶如山洪海嘯,覆滅一方時空。

四周武者,全都一個個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誰都冇想到,這從頭到尾,蘇辰根本不是在創造奇蹟,而是在演戲,徹徹底底騙過了大家。

同時,還把黃泉天宗的枯眼上人送上了斷頭台。

堂堂一代玄**能,便這般灰飛煙滅,死在自己的同門師兄手中。

不遠處。

烈明鏡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好狠的手段,談笑間,殺人於無形!”

烈明鏡臉上充滿了心悸。

此刻,他那點小心思,早就被自己藏起來,不敢露出絲毫。

不隻是他,還有羅刹三兄弟,全都一臉驚恐的看著蘇辰。

周圍的武者,也都一個個臉色凝重。

“狠!真的夠狠的啊!”

“借銅王的手,擊殺枯眼上人,不僅除掉自己一個仇敵,還能讓銅王內心產生愧疚。”

“是啊,恐怕從今往後,銅王的武道之路是徹底斷了。”

“今天這事,已然成為銅王的心魔,即便是銅王等會能夠進入聖域,感悟聖痕,也不會有任何收穫。”

“真不愧是能夠擊敗血神子的狠人!”

眾人目光閃爍,紛紛交流起來。

“小畜生,你……你竟敢當著我的麵殺了枯眼,啊……我要你死!要你死!要你死!”

銅王臉色瘋狂,發出歇斯底裡的咆哮。

“誒……打住,咱們可要實事求是,剛纔大家都看到了,枯眼上人可是被你自己給親手殺死的。”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淡聲道。

“不!害死枯眼的人,是你!是你!是你蘇辰!”

銅王雙眼猩紅,如同噬人凶獸,吼道。

“彆自欺欺人了,好歹你還是堂堂的空**能,怎麼就不敢直麵現實呢?”

蘇辰一臉戲謔,道。

“不就一個‘殘害同門’的罪名嗎?這有啥大不了的!”

聞言,銅王氣得鼻子都歪了。

跟蘇辰越扯下去,自己越發扯不清楚。

“好一個牙尖嘴利的小雜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銅王嘶吼一聲,渾身空輪之力,席捲開來。

剛纔,自己隻不過是疏忽大意才被蘇辰的魔滅之光傷到。

這點傷勢,對自己而言,根本算不了什麼。

轟隆隆聲傳出。

銅王周身間,空輪一轉,三千黃泉海,咆哮衝來。

“冇意思,一個手下敗將,實在冇有出手的興趣。”

蘇辰目光一閃,倒退開去,悄無聲息間,便是避開了銅王的攻擊。

然後,他身影一晃,直奔黑水籬笆而去。

這件寶物可不簡單,雖說枯眼上人現在的實力,對自己來說不值一提,可好歹也是一尊玄**能。

結果,根本撐不住幾個呼吸的時間,便是被黑水籬笆抽乾神魂之力。

這讓蘇辰對這件法寶越發感興趣。

“什麼?小子,你還想搶奪我的寶物!”

銅王臉上露出一抹憤怒之色,不顧一切,衝了過去。

“這是急著要來送死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那原本衝向黑水籬笆的身子,陡然一個急轉,直奔銅王而去。

“五行封天術,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