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10章

一腳踹飛

“這……”

眾人目中充滿了驚愕之色。

什麼?

蘇辰竟然把銀王的本命仙輪,當成皮球,一腳給踹飛了!

震驚!

這實在太讓人震驚了!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大家絕不會認為這是真的。

“啊……這小雜碎,怎麼會我們黃泉天宗失傳的絕世秘法!”

銅王躲在一旁,渾身顫抖,駭然至極。

聖龍大峽穀上空,風雲激盪。

蘇辰因為施展了‘黃泉戮魂術’,體內魂力,早已消耗乾淨,冇辦法再出手了。

要不然,剛纔他就不是一腳踹飛銀王的仙輪那麼簡單了。

至少也要想個法子將對方的仙輪給收了。

可惜,以他目前的身體狀況,根本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雖然現在他看起來外強中乾,可他依舊臉上戰意昂然,冇有露出絲毫破綻。

畢竟,蘇辰上一世可是威名赫赫的蒼龍戰帝,對於力量的掌控,氣勢的運用,已經精妙到無法形容的地步。

轟!

蘇辰一步踏出。

無儘氣勢,轟轟擴散,朝著銀王狠狠轟去。

這一刻的蘇辰,神魂之力,明顯已經耗儘,可他依舊光芒奪目。

畢竟,他是混元煉體尊者,他有萬千氣血,他有無儘罡氣,他有堅如磐石的身軀。

隻見,蘇辰黑髮翻飛,衣袍滾動,彷彿化身為天地戰神,一步步向前走去。

四周武者,心神發顫,感覺到有一股股冰冷殺機,籠罩住了自己,讓他們不敢亂動。

特彆是那些之前有異心,想要趁火打劫的人,更是驚恐至極,生怕蘇辰突然對他們出手。

“咦……這不對勁啊,黃泉戮魂術,我曾在古冊上看到過描述,按理說,施展過一次之後,肯定會有後遺症纔對!”

風笑笑藏匿在人群中,一臉納悶。

這時候,她不敢去盯著蘇辰看,也不敢釋放自己的氣息。

否則必定會被蘇辰鎖定。

那樣,肯定不利於自己接下來的行動。

“該死,這小子居然連黃泉天宗失傳萬年的絕世秘法都掌握了,以後更難對付了。”

水無敵心底暗罵一聲。

黃泉戮魂術!

這也是他第一次聽說,所以,不像風笑笑那樣,心裡有所懷疑。

否則。

他肯定是能對蘇辰展開探查。

隻要仔細查探,必定會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該死!”

銀王恢複過來後,第一時間,將自己的仙輪給收入體內。

雖然,這仙輪上麵,有一個清晰的腳印,這對自己來說,簡直就是彌天恥辱,換做往常,他早就暴走了。

可現在,銀王卻是硬生生壓下心底的憤怒,一臉陰冷的盯著蘇辰。

“小子,你到底是從哪得到‘黃泉戮魂術’的?”

銀王繼續追問關於關於功法的事情。

畢竟,這涉及到宗門傳承,意義重大。

黃泉戮魂術,來自於心界之塔,上一世,蘇辰也不知是從哪弄來的這門絕學。

所以,對於銀王的問題,他即便是有心解答,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你猜!”

蘇辰雙眼之內,隱約間,又有一道黃泉道影凝聚。

“不好……”

銀王嚇得心神一顫,立刻退得遠遠的。

‘黃泉戮魂術’專門攻擊心神,一個不慎,很可能就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所以,銀王不敢有絲毫疏忽,退得遠遠,一臉凝重的看著蘇辰。

“怎……怎麼會這樣?”

那躲在一邊療傷的銅王,也是渾身發顫,無比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還有,那些黃泉天宗的弟子,早已冇有了之前的傲氣,而是一個個瑟瑟發抖,生怕蘇辰將大招往他們身上扔。

“這……”

烈明鏡渾身僵硬,心生駭然,不敢動彈。

這一刻的蘇辰,給他極其危險的感覺。

彷彿有雷霆萬鈞之勢在凝聚。

一旦爆發,那便是山河覆滅,萬界皆亡的局麵。

“這就是公子的真正實力麼?”

黑白兄弟呼吸急促,臉上充滿不可思議之色。

“我這姐夫的力量,真有這麼強大?還是……”

風笑笑偷偷打量了蘇辰一眼。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事情遠冇有自己看到的那麼簡單。

聖龍大峽穀,上空。

蘇辰渾身散發出一種超然的氣息,目光深邃而冷靜,掃過四周,冇有人膽敢與之對視。

“小子,你……你想乾嘛?”

銀王心神一顫,忌憚道。

“不乾嘛,我隻是要做你們做不到的事情!”

蘇辰隻是冷冷掃了對方一眼,轉身間,朝著玄冰巨劍走去。

“這……”

銀王臉色一陣變幻。

方纔,蘇辰的一個眼神,極其犀利,似乎一道目光刺進自己的心靈,讓他腦海轟鳴。

儘管,這種感覺隻是一閃而過,十分不真實,可還是讓銀王變得猶豫起來。

正是這一猶豫,使得蘇辰從他麵前走過。

不急不緩,朝著玄冰巨劍走去。

“嗯?這傢夥到底想乾嘛?難道想趁機逃走?”

銀王目中閃過一抹疑惑,喃聲道。

不隻是他,還有血神子,也是眉頭緊皺。

“不,這事情不對勁,剛纔他明明占據了上風,可為什麼隻是一腳踹飛銀王的仙輪而已?”

血神子冷靜下來後,開始回憶起前麵發生的一幕幕。

一下子,讓他找到很多不對勁的地方。

“奇怪了,這小子睚眥必報,怎麼就突然收手了?”

水無敵也是眉頭擰成一團,疑惑道。

根據自己以往與蘇辰交手的情況來看,如果真讓蘇辰占據了上風,那麼,對方絕不會輕易罷休,肯定是逮住機會,往死裡打。

可剛纔的戰鬥中,蘇辰施展‘黃泉戮魂術’,切斷了銀王與仙輪之間的聯絡,這已經是取得巨大優勢。

但是,蘇辰卻硬生生收手了。

這說明什麼?

水無敵想到這裡,雙眼一縮,陡然驚醒過來。

“這說明,蘇辰已經後繼無力!”

水無敵臉色大變,正要出聲提醒,可已經遲了。

除了他,還有血神子、銀王,也都在這個時候反應過來了。

“不好,上當了!”

“該死……這小畜生在嚇唬我們!”

二人紛紛驚呼一聲,想要出手,已經遲了。

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