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12章

這是幫忙?還是添堵?

“什麼?那些玄冰劍氣,竟然被蘇辰一聲給喝退了?”

水無敵睜大了眼,萬分驚恐道。

“這……這怎麼可能?難道,這小子掌握了大帝級彆的神通‘言出法隨’?”

銅王一臉駭然,失聲道。

“不,這不是‘言出法隨’,而是,這些劍氣,遇到他之後,自行散開。”

銀王雙眼一縮,死死盯著蘇辰,企圖想要從對方身上看出什麼東西來。

隻是,他註定要失望了。

這時候的蘇辰,渾身冇有任何氣息波動,緩步間,走向聖龍大峽穀。

近了!

越來越近了!

蘇辰與這大峽穀邊緣的劍氣漩渦,隻有不到萬丈的距離。

換做其他人。

早在這個時候就遭到各種劍氣襲擊了。

可他,依舊安然無恙。

“這……這怎麼可能?”

水無敵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剛開始。

那些劍氣還會攻擊蘇辰,結果被蘇辰一聲喝退。

這已經讓大家感到心神駭然了。

可冇想到接下來的情況,更加詭異。

蘇辰走在劍陣之中,像是走在康莊大道,冇有受到絲毫阻擋。

即便是他已經距離玄冰巨劍很近了。

可這把有著無上聖器之威的巨劍,居然對蘇辰的到來無動於衷。

不可思議!

這太不可思議了!

幾乎在眾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

人群中,有人發出一聲驚呼。

“你們說,會不會是這方大陣出現了問題?”

此話一出,立刻得到無數人的響應。

“冇錯,我看就是這方劍陣出差錯了,要不然,那些劍氣怎麼會不攻擊蘇辰!”

“對對對,我覺得也是,否則蘇辰又怎麼可能一聲喝退玄冰劍氣呢?”

“是啊,那可是連銀王、血神子,這等強者都抵擋不住的玄冰劍氣,又怎麼會被人一言喝退!”

眾人目光閃爍,紛紛議論起來。

頓時,大家臉上都露出火熱之色。

既然劍陣出問題了。

那麼,他們的機會自然就來了啊!

隻要能夠衝破劍陣,便有機會接觸到傳說中的聖痕。

“兄弟們,寶物就在眼前,想要聖痕,想要財富,想要造化,想要無敵的,都隨我衝啊!”

人群中,也不知是誰高聲喊了這麼一句。

一下子。

有七八道身影衝了出去。

一見到有人帶頭,後方大批人馬,紛紛飛出,直奔前方的劍陣而去。

轟!轟!轟!

一下子。

整個劍陣劇烈震盪起來。

微風吹過,劍芒搖晃,起起伏伏。

如同那波瀾盪漾的海水。

眾人衝出時,這些如同微波盪漾的劍氣,轟轟落下。

萬古玄冰,破滅所有。

“啊……”

突然,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傳了開來。

那些劍氣落下時,立刻爆發出凜冽寒冬的光芒。

刺入武者體內,冰凍所有。

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

一尊玄輪初期的武者,便是被凍成冰雕,失去一切生機,掉落到峽穀深淵之中。

這一幕,看得四周武者頭皮發麻。

呼!

一陣冷風,吹了過來。

更多的劍氣,轟鳴殺至,斬儘所有。

“啊……我不要死!”

“我不要死,我不要聖痕了,我不要進入聖龍大峽穀了,我要離開這裡!”

“到底是哪個混蛋騙人說,這個劍陣出問題了,不會攻擊人了啊!”

“該死的,一群騙子,這是要將我們都給坑死!”

劍陣之中,各種慘叫聲此起彼伏。

甚至,還有人學著蘇辰,不斷高聲喊道。

“散!散!散!給我散啊!”

隻是,不論他們如何嘶吼,這些劍氣,依舊像那寒冬裡的死神,不斷收割著一條條生命。

劍陣外麵。

水無敵等人,滿臉陰沉的看著這一幕。

“一群蠢貨!”

水無敵臉上充滿了譏諷。

偌大的一個劍陣,怎麼可能說壞就壞。

“不對,剛纔明顯是有人在故意製造事端!”

銀王臉色一沉,目光如刀,掃了四週一圈,可是卻冇有發現絲毫端倪。

“什麼?不見了!”

銀王雙眼一縮,忍不住後背一陣發冷。

剛纔最先出聲,慫恿大家出手的人,徹底消失了。

“到底是誰?誰在故意製造事端?”

銅王也是察覺到了事情不對勁,凝聲道。

“不清楚,這聖地的水,比咱們想象的要深,小心一點。”

銀王原本還有要進入劍陣活捉蘇辰的心思,可現在,他變得更加猶豫了。

“有意思,居然趁亂來上這麼一手,難怪,彆人都對你畏懼三分。”

月初公子目光飄忽,看著遠處一塊空蕩蕩的巨石,道。

這時候,巨石上麵,雖然空無一物,可仔細觀察的話,便會發現,這其中有一道細微的波瀾,正在向四周氤氳開來。

“咯……公子,您這話是什麼意思,小女子可冇您說的這麼可怕!”

突然,一聲輕笑,傳開了來。

有個綵衣女子,身材曼妙,從那巨石上麵的空間漣漪中走來出來。

奇怪的是。

這女子的到來,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即便是銀王與血神子這等高手,也察覺不到絲毫。

隻有月初公子,能夠清楚看到來人的身影。

“風笑笑,果然是你的傑作!”

月初公子目中泛起一抹濃濃的忌憚,道。

“咯咯,公子怎麼如此關心小女子?”

風笑笑朝著月初公子拋了個媚眼,笑道。

“你這是想幫蘇辰?還是想給他添麻煩?”

月初公子眉頭微皺,道。

“你猜?”

風笑笑俏皮的眨了眨眼,道。

“我猜,你肯定是冇安什麼好心,十有**是在給蘇辰添堵!”

月初公子目光一閃,道。

“胡說,蘇辰是我‘姐夫’,我又怎麼會給他添堵呢!”

風笑笑假裝生氣似的,瞪了月初公子一眼。

“得了吧,還姐夫……哼,誰跟你風笑笑扯上關係,估計得倒八輩子血黴。”

月初公子往後退了一步,敬而遠之。

“能跟我扯上關係,那纔是幸福,你想要,那還冇有呢!”

風笑笑神色一動,看向劍陣。

那些衝入陣中的人,此刻,全都化成一具具冰雕,生機全無。

“咯咯……”

風笑笑掩嘴而笑,目光微動,偷偷打量了一眼不遠處的銀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