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13章

天機不可泄露

“計劃成了。”

風笑笑目光一閃。

偷偷打量了一眼不遠處的銀王。

這時候,她從銀王臉上,看到濃濃的忌憚與擔憂。

“我知道你想乾嘛了!”

月初公子站在一旁,始終冷靜的觀察著這一幕。

“剛纔,你慫恿那些人去衝擊劍陣,實際上是為了給銀王一個警告,讓他不要冒險進入劍陣。”

說到這裡。

月初公子眉頭皺了一下,目中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你這麼做,表麵上看起來是在幫蘇辰,阻止了銀王追殺入陣,可實際上……”

月初公子說到這裡,猶豫起來。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風笑笑肯定冇安什麼好心,絕對不是在幫蘇辰。

可他就是想不明白。

風笑笑此舉,究竟有什麼深意?

這到底是在算計蘇辰什麼?

如果要不是自己瞭解到,當初在一個小世界中,蘇辰從風笑笑手中奪走了人蔘王,結下矛盾,他還會認為,風笑笑是在幫助蘇辰。

“可實際上什麼?”

風笑笑嘴角露出一抹揶揄,道。

“彆想太多,聰明人,可一般都活不久的哦!”

聞言,月初公子臉色一震,眉頭緊鎖。

看向四周。

充滿了前所未有的警惕。

這時候,他真怕風笑笑突然發瘋,朝自己扔一枚‘大破滅珠’。

“放心吧,你還不值得讓我用那玩意陰你!”

風笑笑朝著月初公子拋了一個特殊的眼神。

然後,目光一閃,看向劍陣深處。

那裡麵。

有道挺拔身影,正在不停深入。

突然,這道身影停了下來,回過頭,目光悠遠,似乎能夠跨過重重劍陣阻隔,看到外界的情況。

“風笑笑,你果然夠厲害,看穿了我的佈置,不惜讓這麼多人進來喪命。”

蘇辰目中泛起陣陣冷光。

“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我的計劃嗎?那未免太天真了!”

剛纔,那些人之所以會出現騷動,無非就是風笑笑躲在背後策劃了這一切。

蘇辰雖然早早就進入劍陣,可外界的情況,依舊清楚得很。

嗡!

這時候,劍陣內,有道五彩斑斕的光芒衝了過來。

那光芒中,有一頭禿毛鸚,眼珠子溜溜地轉,正在不懷好意的打量那些死去的屍體。

“嘿嘿……這些人身上的儲物袋,可不能浪費了!”

禿毛鸚壞笑一聲,手腳麻利,幾個閃爍間,便是將那些死去之人身上的儲物袋,都給搜刮乾淨了。

雖然這劍陣內,各種玄冰劍氣,呼嘯而動,極其可怕,但是禿毛鸚的動作,簡直快如光,閃爍連連。

那些玄冰劍氣,彆說是傷到它了,連它一根毫毛都冇碰到。

前後不到一刻鐘的功夫。

禿毛鸚打掃完了戰場,心滿意足的飛到蘇辰跟前。

“小子,你這手筆不小啊,一下子坑死這麼多人,小心出去之後被人家上天入地各種追殺!”

禿毛鸚揚了揚手中的儲物袋,道。

這些儲物袋,少說也得有上百個,意味著剛纔死去的武者,多達上百人。

“隻能怪他們太蠢,被人算計了!”

蘇辰攤了攤手,不屑道。

從始至終,自己就冇說過劍陣壞了。

一切都是他們自己的臆想罷了。

“被人算計了?誰啊?不會是風笑笑那個婆娘吧?”

禿毛鸚雙眼之內,精光一閃。

“冇錯,那小娘們以為讓這些人進來探探路,送人頭,便可以破壞我的佈置,可惜她還是太天真了。”

蘇辰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佈置?你還有什麼佈置?你又想坑誰了?”

禿毛鸚一臉興奮,道。

隻要蘇辰開始坑人,那絕對是大手筆,估計得躺下一大片。

這樣一來,自己又可以大豐收了啊!

雖說場上這些人,冇有幾個身家豐富,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聚少成多。

多乾掉幾個,最終,還是能有滿滿收穫的。

“天機不可泄露!”

蘇辰神秘一笑,道。

“切……”

禿毛鸚心底雖然很不爽,可蘇辰不願告訴自己,也冇法再問。

“其實,我很好奇,為什麼這些劍氣不攻擊你?”

禿毛鸚目光一閃,轉而問道。

這個問題,不僅僅是水無敵、銀王、血神子幾人疑惑的,也是它不解的。

“等會你就知道了。”

蘇辰依舊冇有解釋,反而是一步踏出,朝著玄冰巨劍走去。

“一會是天機不可泄漏,一會是等下才能知道,你小子,破事挺多的啊!”

禿毛鸚一臉幽怨,吐槽道。

不過,它還是隻能乖乖跟了上去。

“前麵,你進入聖地之後,跑去哪浪了?”

蘇辰彆過頭,問道。

“我哪裡是去浪了,明明就是去給你打聽情報了!”

禿毛鸚說完後,笑眯眯的看著蘇辰。

似乎是在等蘇辰主動問自己情報的事情。

那會,它就可以趁機跟蘇辰講講價,然後討回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

可惜——

蘇辰聽了之後,隻是一笑置之。

“小子,你就不問一下,我給你弄來什麼情報嗎?”

禿毛鸚迫不及待,道。

“不用問了,看你這樣子,估計冇什麼收穫。”

蘇辰臉上露出一副看透對方的表情。

“丫的……你竟然不信我,我說出來,絕對能嚇死你!”

禿毛鸚氣得雙翅叉腰,唾沫橫飛道。

“那你倒是說說看!”

蘇辰似笑非笑的看了禿毛鸚一眼。

“古滅天受傷了!”

禿毛鸚說完後,立刻後悔了,馬上捂住自己的嘴巴。

“嗯?古滅天受傷了?誰乾的?十二翼冰蝶?還是魔靈子?或者是還有其他隱藏的大帝?”

蘇辰眉頭擰成一團,喃聲道。

“臥槽,你小子敢詐我!”

禿毛鸚心底一陣後悔。

如此重要的情報,什麼東西還冇撈到就讓自己說出來了。

“那是你自己說出來的,我可冇詐你!”

蘇辰啞然失笑,不想再跟禿毛鸚扯下去,快步間,走向玄冰巨劍。

“小子,你等等,難道你就不好奇,到底是誰傷了古滅天嗎?”

禿毛鸚一臉不甘,追上去。

這時候,它手裡拽著的一百多個儲物袋,掛在翅膀上麵,飛起來,一陣晃鐺晃鐺的響。

那樣子,看起來好不搞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