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1715章

你這是什麼意思?

“替我攔下對方十招,給你地心藥石,要是能擋下一百招,仙藥古冊也一併給你!”

蘇辰極具誘惑力的聲音,緩緩傳開了來。

“什麼?地心藥石?仙藥古冊?”

禿毛鸚臉上的怒氣,全然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濃濃興奮。

“哇……拚了!”

一聲大喝,傳開時,禿毛鸚渾身五彩神光乍現。

不要命的衝了出去。

“這情況,不對勁啊,五彩光芒,不是跑路的時候使用的嗎?”

蘇辰臉色納悶,嘀咕一聲。

隻是,他的聲音還冇傳開來,立刻看到讓他啞口無言的一幕。

這頭禿毛鸚,看似像個‘拚命三郎’,結果真的給自己來了個‘臨陣脫逃’。

轟隆一聲!

虛空之內,五彩神光炸開了來。

禿毛鸚立刻飛入其中,消失不見。

“跑了?”

蘇辰氣得牙癢癢,看著那呼嘯而來的血雲鋤頭,一咬牙,自己上陣。

“回頭再來收拾這傢夥!”

轟!

蘇辰周身間,混元罡氣,轟鳴爆發,形成一輪罡陽,狂暴至極,衝了出去。

砰!砰!砰!

一連串的碰撞巨響,迴盪開來。

血雲鋤頭上麵,仙輪法則,瘋狂咆哮,徹底壓製住了罡氣之陽。

“嘿嘿……出手的機會來了。”

水無敵嘴角露出一抹陰冷之芒,揮手間,頓時有口黑棺飛出,向著虛無陡然撞了過去。

砰!

這一擊落下,黑棺死氣,徹底爆發,席捲開來,化作一道滅世洪流,狠狠衝向蘇辰。

不僅如此,另外一邊,還有金烏神火,咆哮長空,形成一座火焰豐碑,鎮壓落下。

那從另一個方向飛來的血神子,也是立刻出手。

隻見,他抬手向著虛無一抓。

巨神刀,轟轟斬出。

“修羅瀚海刀,死!”

血神子臉色凝重,體內法則,完全爆發,揮刀一斬。

砰!

天地間,陡然出現一道淩厲到無法形容的刀芒。

這刀芒呼嘯開來,宛如形成一片修羅瀚海,碎滅一切,直奔蘇辰而去。

銅王也不甘示弱,看到眾人都拚命了,一咬牙,也是衝了出去。

“黑水籬笆,搖震九霄!”

虛空一顫,陡然出現一片漆黑如墨的黑水符文,詭異至極。

悄無聲息間,便是朝著蘇辰瀰漫而去。

原本,一開始蘇辰是盯上了‘黑水籬笆’這件至寶。

隻是後來看到機會,果斷放棄‘黑水籬笆’,轉而進攻銅王,打得對方一下子失去戰鬥力。

要不是有‘銀王’相助,恐怕,現在的銅王,早就是廢人一個了。

“哼……小雜碎,今天你必須死!”

銅王臉上充滿怨毒之芒,踏步間,與那劍陣上空湧動的黑水風暴,融合到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這片黑水風暴,吸收了銅王的空輪之力後,頓時化作一頭猙獰的黑龍。

咆哮間,衝向蘇辰。

四大巔峰強者,齊齊出手!

這威勢之強,簡直就是驚世駭俗。

特彆是擁有仙輪之力的銀王。

更是在這一刻,渾身閃爍著黃泉之芒,衝向蘇辰。

“小雜碎,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是從哪裡得到‘黃泉戮魂術’的?”

銀王發現。

蘇辰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崛起,背後肯定有自己想象不到的機緣。

如果能夠得到這份機緣。

說不定,自己就能在最短時間內突破,成就大帝。

這纔是銀王寧願冒著風險,也要闖入劍陣的原因。

“老傢夥,原來你還在惦記著‘黃泉戮魂術’啊!可惜了……”

蘇辰臉上充滿感慨之色。

“可惜什麼?”

銀王臉色陰沉,狠狠盯著蘇辰。

“可惜你冇機會知道了啊!”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戲謔之色,道。

“小雜碎,死到臨頭,竟然還敢耍老夫。”

銀王神色大怒,渾身煞氣滔天,衝出時,抬手一抓。

砰!

那一大片籠罩在峽穀邊緣的血雲,瘋狂湧動,穿過蘇辰的身體,將他死死纏住。

如此一來,蘇辰就算是有通天之能,也插翅難飛。

“小子,今天有的是要你死的人!”

銀王困住蘇辰之後,冇有繼續出手,而是冷冷看著四麵八方的攻擊來臨。

這時候,他十分享受這一幕。

眼前的蘇辰,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

任由自己宰割。

所有生死,不過是自己一句話的事情。

“小子,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說出‘黃泉戮魂術’的來曆。”

銀王目中寒光一閃,道。

“我也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跪地求饒吧!”

蘇辰臉上依舊充滿了雲淡風輕。

“放肆!”

銀王目中怒火狂噴,一掌打了出去。

仙輪之力,滔天而起,形成一口黃泉磨盤,朝著蘇辰狠狠砸去。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水無敵的那口斷命黑棺,橫空飛來,轟向蘇辰。

還有銅王的黑水籬笆,更是破碎長空,帶起萬丈寒芒,狠狠飛來。

最恐怖的,還是要屬血神子的殺招。

這傢夥畢竟是常年混跡於煉獄之中,渾身煞氣滔天,如今全力一斬之下,修羅瀚海,席捲而來,橫掃所有。

“不好,公子有危險了。”

黑白兄弟倆嚇得臉色發白,驚呼連連。

無論如何,他們都冇想到,這個銀王竟然如此陰險,帶領一眾強者,同時圍殺蘇辰。

這一刻,蘇辰像是陷入到十麵埋伏之中。

各種殺招,奔襲而來。

一下子,危險到了極致。

“可惜了……終究還是冇能逃脫黃泉天宗的追殺!”

“一代天驕,終於要隕落了嗎?”

“群起而攻之,今天,蘇辰絕對冇辦法活命。”

“蘇辰的天賦,強到讓人覺得可怕,可惜也冇能逃過這一劫啊!”

“這一切,隻能怪蘇辰不懂得低調,不懂得隱藏自己,張揚是冇有什麼好下場的!”

四周武者,臉上紛紛露出惋惜之色。

“蘇辰,要完了!”

月初公子聲音幽幽,迴盪開來。

隻是,突然間,有一道反駁的聲音,出現了。

“不!”

風笑笑臉色一沉,搖頭道。

“你是什麼意思?”

月初公子眉頭緊皺,不解道。

“蘇辰贏了!”

風笑笑深吸口氣,喃聲道。

剛纔,自己的一切佈置,終究還是落空了。

“什麼?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