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8章

圖騰九鷹

“今天,怕是難以脫身了!”

水無敵一邊抵擋著玄冰劍氣,一邊往後退去。

這時候,他眼角餘光一閃。

發現劍陣之中,突然多出一道曼妙的人影。

“咦……居然是她!”

水無敵臉色一愣。

反應過來後,嘴角浮現出一抹幸災樂禍的笑容。

“看來,今天要倒黴的人,恐怕還是蘇辰!”

轟隆隆聲傳出。

蘇辰正在全力抵擋銀王的仙輪法則,根本無暇顧及四周。

所以不知道新的危機,已經在朝著自己瀰漫而來。

戰場上,局勢總是瞬息萬變。

即便是他掌握了聖器‘玄冰巨劍’,要想在短時間內獲勝,也是難如登天。

砰!砰!砰!

劍陣上空,碰撞的巨響,迴盪不息。

荒魔手的力量,恐怖至極,爆發時,撕裂所有。

可蘇辰的冰火陣圖,擁有整座劍陣的力量加持,防禦無雙,倒是在強烈對轟中,巋然不動。

“死!”

銀王看著冰火陣圖內那道渺小人影,臉上一片猙獰。

整個人,衝出時,渾身燃燒起了圖騰之火。

轟隆隆聲傳出。

圖騰之火,瘋狂爆發,形成一片烈焰火海,滾滾落下。

“大五行劍術,第一境,劍葉境!”

蘇辰心神擴散,與玄冰巨劍,合二為一。

刹那間,有種與劍相融,與天地一體的感悟,浮上心頭。

“劍葉三千,當破圖騰!”

蘇辰手中的玄冰巨劍,揮動起來時,劍陣上空,陡然落下三千劍葉。

每一片劍葉,都如同血一般,豔紅至極。

而且,在這劍葉上麵,還有一絲絲玄冰之芒繚繞,給人一種凍徹心神的寒冷。

砰!

三千劍葉,三千劍芒,齊齊斬出,狠狠轟在圖騰火海上麵。

“小子,憑你這點道行就想破我‘圖騰術’,簡直是在做夢!”

銀王雙眼之內,殺機閃動,大喝道。

“圖騰之狼,嘯動蒼茫!”

轟!

那烈焰火海之中,猛地衝出一匹匹火狼,全都是由圖騰之力凝聚而成,極其可怕。

衝出時,立刻與那三千劍葉,碰撞到一起。

各種巨響,迴盪開來,蘇辰的大五行劍術,罕見的崩潰開來。

“第一式不行,我還有第二式!”

蘇辰聲音喃喃,傳出時,玄冰巨劍上麵,劍光湧動,席捲開來,凝聚出一座通天古樓。

以玄冰巨劍的力量,所凝聚而成的古樓,看上去純白無暇,像是冰雕凝聚而成,一片晶瑩。

可誰都不會想到。

這樣的一座晶瑩剔透的冰樓,完全是由五行劍氣凝聚而成。

“大五行劍術,第二境,劍樓境!”

蘇辰一邊吸收玄冰巨劍的力量,一邊感悟大五行劍術的奧秘。

二者之間,似乎正在不停融合。

慢慢地,這聖器的本源,也被蘇辰所引動開來。

砰!

大五行劍樓,轟然落下,破碎所有。

頃刻間,便是將那些圖騰火狼都給碎滅了。

“該死,這小子的劍術,本來就很是驚人了,如今又有聖器玄冰巨劍相助,更加難纏了。”

銀王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

不過,他卻冇有絲毫放棄的心思。

今日如果不殺蘇辰。

那麼,日後的蘇辰,必定會成為自己的噩夢。

“圖騰九鷹,出!”

銀王彈指間,打出九滴鮮血,落在圖騰火海之中。

砰!砰!砰!

這九滴鮮血,紛紛炸開,形成九頭火鷹,渾身揹負著圖騰一族的血術,恐怖至極。

衝出時,立刻演化出各種覆滅天地的絕學,殺向蘇辰。

不過,蘇辰看到這一幕,臉上卻冇有任何驚慌,隻是搖了搖頭。

“可惜,你的‘圖騰術’還修煉不到家,而我,已經知道該如何引動聖器本源!”

蘇辰輕笑一聲,雙眸之內,陡然浮現出兩道無比璀璨的光芒。

砰!

這兩道光芒,飛出時,立刻在自己身前合二為一,形成一輪初升的劍陽。

隻是,此刻的劍陽之光,還相當弱小,冇辦法與這圖騰九鷹對抗。

“玄冰巨劍,劍之源,出!”

蘇辰心神一動,溝通聖器,以大五行劍術,引動聖劍本源。

哢嚓一聲!

這時候,在他身旁的虛空,陡然一顫,破碎開來。

緊接著。

玄冰巨劍上麵,猛地有劍源衝出,如同遊龍一般,呼嘯間,融入到劍陽中去。

轟隆隆聲傳出。

整個劍陽,迎風暴漲。

一下子,像是成為取代天地正陽的存在。

“不……這不可能,以你的修為,怎麼能夠引動聖劍本源?”

銀王睜大了眼,無比驚駭的看著這一幕。

不隻是他,還有水無敵,也是心神恐懼,瘋狂搖頭。

“聖劍本源,蘇……蘇辰竟然引動了聖劍本源!”

水無敵大驚失色,想都冇想,急急後退。

原本,他還想著‘打秋風’,看看能不能占到一絲便宜。

可眼下,既然蘇辰能夠掌握聖劍本源,那還是不要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險。

跟他有相同想法的,還有血神子。

“該死,他一個小小的造神尊者,竟然掌握了聖劍本源,這還打個屁啊!”

血神子氣急敗壞,巨神刀瘋狂斬出,接連九擊,將附近襲來的玄冰劍氣,全給擊碎了。

然後,他身子一晃,迅速後退。

“要是讓你們這麼輕鬆給逃了,那我今天這一切佈置,豈不是就浪費了!”

蘇辰臉上冷光一閃,玄冰巨劍,陡然衝出,一把斬在劍陽上麵。

轟隆一聲!

整個劍陽,頓時一分為三,各自直奔水無敵、血神子、銀王而去。

“不好!”

水無敵與血神子二人,臉色齊齊一變。

開始發動自己的本命絕學。

抵擋劍陽的攻擊。

至於銀王,情況比較糟糕。

他的圖騰火鷹。

剛一衝出,立刻被玄冰巨劍的本源衝擊得灰飛煙滅。

劍陽橫空而動,呼嘯間,繼續朝著銀王狠狠轟去。

“圖騰九鷹,終極之術,萬古葬身!”

銀王臉上露出一抹悲憤之色。

聲音傳出時,整個烈焰火海,轟轟捲動。

那裡麵原先沉澱下去的九滴精血,再次凝聚。

砰!砰!砰!

這九滴精血,蘊養出了圖騰九鷹,如今出現時,卻是徹底融合到了一起。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