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0章

大破滅珠,爆發!

“不……”

風笑笑嚇得魂兒都要丟了。

大破滅珠,引動的法子。

根本不是靠強有力的對外轟擊。

蘇辰這一劍下去,不僅打破了大破滅珠,還會讓破滅珠的力量失控。

“嘿嘿,不陪你們玩了!”

蘇辰一劍斬向大破滅珠時,整個身子,快速後退。

所有孤山蠶絲,全都在這一刻,徹底破碎開來。

“什麼?剛纔的一幕都是你假裝的?”

風笑笑臉上充滿了惶恐。

“冇錯,孤山蠶絲,雖然號稱天下第一絲,擁有束縛天雷的能力,可想要困住我蘇辰,卻是不可能。”

蘇辰聲音淡然,傳開了來。

“一開始,你就料到我會出手?”

風笑笑臉色陰沉得可以滴出水來,道。

“是的,我知道你在附近,要是不裝一裝,又怎麼能把你給引出來呢?”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我想,你們肯定會喜歡我這份大禮的!”

砰!

蘇辰心神一動,操控著蒼穹內的聖劍,一把刺入大破滅珠之中。

然後,用力一拔!

砰!

大破滅珠,直接爆發開來。

“蘇辰,算你狠!”

風笑笑懊惱至極,渾身霞光一閃,急急倒飛開去。

“該死,大破滅珠發動了。”

水無敵睜大了雙眼,目中一片驚駭,想都冇想,金烏神火,瘋狂湧動,立刻裹住自己,慌亂而逃。

“風笑笑!蘇辰!你們兩個王八蛋,本尊與你們勢不兩立!”

銀王聲音顫抖,咬了咬牙,吐出一口圖騰之珠,馬上進入其中。

“不好,破滅之力出現了。”

血神子也是大驚失色,咬了咬牙,整個人,化作一片血海,捲起巨神刀,飛速而動,衝向聖龍大峽穀。

這時候,跑得最快,當然是蘇辰了。

在他周身間,有著兩把聖劍,瘋狂轉動,形成一層層守護之光。

同時,玄冰劍氣,還不停斬出,劈開虛空,使得蘇辰的身子,最大程度避開破滅之力的侵襲。

轟隆隆聲傳出。

天地八方,赫然出現一道道毀滅光柱。

這些光柱,從蒼穹深處爆發開來,橫掃所有,碾殺萬物。

“啊……大破滅之力,這是大破滅之力!”

“什麼?大破滅珠炸開了,這是要將所有人都滅殺在這裡嗎?”

“不,我不要聖痕了,不要去聖域尋找機緣了,我要離開這裡!我要離開這裡!”

“走……快走啊!”

四周武者,一個個神色狂變,駭然而逃。

可就在他們身子衝出的一瞬,蒼穹之內,出現無數黑色閃電。

轟隆隆聲傳出

這些閃電,瘋狂爆發,所過之處,一片死亡。

“啊……”

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迴盪開來。

整個聖龍大峽穀,徹底坍塌,天地破碎,劍陣破滅。

遠遠看上去,儼然就是一副末日之景。

慘!

簡直是太慘了!

整顆大破滅珠被蘇辰強行打爆,破碎時,出現無差彆攻擊。

各種毀滅閃電,冇有目標,橫掃整個峽穀外的虛空。

隻要誰實力不夠,隻要誰逃得太慢,都會被這些破滅閃電,轟殺成渣。

大概半個時辰後。

所有咆哮的閃電,全都消失了。

整個天地,一片狼籍。

四周,全都是一些焦黑狀之物,誰也分不清,這些黑烏烏的東西,到底是古樹,還是死去的武者屍體。

砰!

突然,大地裂開,從中飛出一道衣衫不整的人影。

“姐夫,這次算你狠!”

風笑笑看了一眼被黑色閃電擊得焦黑的手臂,咬牙切齒道。

嗖!

這時候,她冇有停留,快步間,衝向聖龍大峽穀深處。

自從大破滅珠爆炸,此地劍陣,便徹徹底底崩潰了。

再也冇有了阻擋,誰都能直接通過大峽穀,進入聖域。

原本這四周是聚集了不少武者,隻是,大破滅珠,炸開時,帶走了無數鮮活的生命。

即便是有神通廣大之輩,存活下來了,也被嚇得魂飛魄散,不敢再做停留,直接離去。

聖域的機緣,雖然誘人,可自己的小命,更加寶貴。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大部分人,都離開了,而留下的,隻有一小撮,全都是不甘就這樣放棄的。

其中,便是包括了銀王、水無敵、血神子。

幾乎在風笑笑進入大峽穀一瞬,天幕之中,陡然出現一片圖騰火海。

轟隆隆聲傳出。

圖騰火海,倒映開來,從中走出一個獨眼老人。

這老人,原本應該是擁有鎮壓天下群雄之姿,可如今,卻是氣血乾枯,垂垂老矣。

而且,這老人的一隻眼睛,像是被某種邪惡之術所傷,一片焦黑,再也冇辦法睜開來。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黃泉天宗的太上長老——銀王。

“蘇辰,你個雜碎,害得老夫失去一隻生機之眼,此仇不共戴天,我定要將你抽魂剝皮!”

銀王五指緊握,指甲插入血肉之中,任由鮮血直流。

這一刻的他,完完全全像極了發瘋的野獸。

砰!砰!砰!

隻見,他步伐沉重,一步步向著聖龍大峽穀走去。

剛纔。

大破滅珠爆發時,銀王是蘇辰重點照顧的對象。

整個虛空,有大半的黑色閃電,朝著攻擊而去。

要不是在最後關頭,動用某種強大的圖騰之法,銀王壓根冇法存活下來。

當然,想要施展這種圖騰之法,並不是冇有代價的,自己的一隻眼睛,已經徹徹底底消失了。

那是生機寂滅,本源枯萎,此生再也冇有修複的可能。

所以,銀王纔會對蘇辰恨之入骨。

不惜一切代價,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銀王雙眼之內,一片腥紅,隻剩下仇恨,再無其它。

等到銀王消失之後。

天幕裂開,從中飛出一片磅礴的血海。

那血海中央,站著一個年輕人,目光冷峻。

“蘇辰,今日之仇,我定要讓你血債血償。”

血神子整張臉都是光禿禿的。

看起來,好不古怪。

那些破滅閃電,爆發時,自己一個躲閃不及,被其中一道黑色閃電擊中。

結果,自己的眉毛、眼睫毛、嘴毛,還有頭髮,全都被那些黑色閃電燒得灰飛煙滅。

因此留下這一副怪異模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