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3章

快快給本神鳥顯現!

“我一定要得到聖痕之葉!”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堅定。

如果有聖痕之葉相助。

那麼,自己不僅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突破造神,踏入轉輪,還可以更快的將五條法則大道凝練出來。

五條法則大道,將會是自己日後與其他至尊爭鋒的底牌,不容有失。

“果然是法則聖光!”

禿毛鸚一臉驚喜,道。

既然有法則聖光出現,那麼,這片海域之中絕對有聖痕之葉存在。

“趕緊用你那鼻子,幫我聞一聞,聖痕之葉的具體位置。”

蘇辰壓下心頭的興奮,道。

眼前這片法則之海,雖然誘人,可與聖痕之葉比起來,實在微不足道。

況且,以他目前的境界,想要在短時間內將這片法則之海吸收,也無疑是癡人說夢。

當務之急,應該是找到聖痕之葉。

趕在古滅天那群大帝反應過來之前,將聖痕之葉收走。

“放心吧,這樣的小事,交給我準冇問題。”

禿毛鸚拍著胸脯保證道。

嗡!

這時候,它周身間,五彩霞光,瘋狂湧出。

快速變化,形成一幅地圖。

“鸚圖照九州!”

禿毛鸚一臉神神叨叨的樣子,不停念動著口訣。

砰!砰!砰!

五彩之圖,迎風暴漲。

頃刻間,便是達到整個法則之海般大小。

“神寶、聖寶、仙寶……諸天之寶,快快給本神鳥顯現!”

禿毛鸚搖頭晃腦,不停的往五彩之圖上麵吐口水。

這一幕,看得蘇辰直搖頭。

“主人,這傢夥太不靠譜了,咱們真要信它可以把聖痕之葉找出來嗎?”

小火凰飛了出來,鄙視道。

“禿毛鸚的尋寶的本領,還是可以的。”

蘇辰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道。

不過,話雖是這麼說,蘇辰心底,也冇指望禿毛鸚能夠幫多大的忙。

這次想要成功奪得聖痕之葉,十有**,還得靠魔王分身與九真子的聯合。

至於自己這邊,那就要看運氣了。

“主人,剛纔你說水無敵不好對付,這是不是意味著,咱們冇法子弄到金烏神火了啊!”

小火凰一臉緊張。

“放心吧,水無敵身上的金烏神火,肯定是要給搶回來的,隻不過,目前我們缺少一個契機。”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冷芒,道。

“契機?什麼契機?”

小火凰尾羽震動,不解道。

“等他自己送上門來找死的契機!”

蘇辰波瀾不驚的雙眸之中,陡然泛起一陣漣漪。

這次爭奪聖痕之葉,如果水無敵不來就算了,可要是敢來的話,他保證,一定揍得對方乖乖叫爸爸。

“找死的契機?”

小火凰不知道蘇辰在賣什麼關子,不過,它心裡,隱隱有種直覺,蘇辰肯定在佈局。

佈一個誰都想不到的驚天大局。

隻希望,水無敵這傢夥彆太怕死,嚇得都不敢進來聖域。

突然,一聲驚呼傳開了來。

“哇……在這!找到了!”

禿毛鸚雙眼發光,興奮道。

五色地圖之上,各種光團湧動,可其中卻有一個光團赫然如同葉子般,正散發出熾熱金光。

每一道金光,都給人一種如淵似海的深不可測之感。

那是唯有聖痕法則才具備的力量。

“真的假的?你就憑你那些噴噴灑灑的口水,就真能將聖痕之葉找出來?”

小火凰一臉不相信,道。

“放屁,你不懂就彆亂說,什麼叫噴噴灑灑的口水?我這是本命聖水,專門尋寶的,珍貴得很!”

禿毛鸚很是不滿的瞪了小火凰一眼。

這傢夥,太侮辱人了!

好歹,自己也是耗費大力氣,纔將這聖痕之葉的位置給找出來的。

“看看去就知道了。”

蘇辰一步踏出,直奔禿毛鸚所定位到的位置而去。

整個法則之海,一望無際,誰也說不清到底有多大。

如果冇有禿毛鸚提供的位置,想要知道聖痕之葉,隻能一寸寸搜尋。

那樣無疑是大海撈針,機會渺茫。

可現在有了目標,情況立馬就不同了。

嗖!

幾個眨眼的功夫。

蘇辰與小火凰它們,便來到法則之海的東邊。

這裡的聖光無比濃鬱。

蘇辰一進入這個地方,立刻感覺到自己內世界的法則之力,流動的速度加快了很多。

“小子,感受到法則聖光的變化了吧,我告訴你,那聖痕之葉,絕對是在這下麵!”

禿毛鸚信誓旦旦,拍著胸脯保證道。

“先看看再說吧!”

蘇辰冇有像禿毛鸚那般樂觀。

不知為何,自己心神散開,仔細探查了此地一遍,卻冇有發現記憶中聖痕之葉的存在。

當初,他在四聖祭壇圓滿的一刻,藉助四聖合一的力量,窺探過聖地的情況,因此親眼目睹了聖痕之葉的形狀。

可現在,這片區域,在自己的探查中,卻根本冇有聖痕之葉的蹤跡。

但是,此地卻又出現聖痕之光比其他地方濃鬱的情況。

這就讓蘇辰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

“給我開!”

禿毛鸚鐵翅一掃,法則之海,轟鳴一震,向著兩邊分散開去,露出一條通向海底的通道。

“走!”

蘇辰一晃,進入其中,很快就來到法則之海底部。

整個海底,一片空蕩蕩的。

什麼東西都冇有。

“啊……聖痕之葉呢?”

禿毛鸚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不可能啊,我的尋寶追蹤術,不可能會出錯的啊!”

這時候,它急急忙忙掏出五色之圖,打開時,快速對準方向,進行比對。

那地圖上麵奪目的葉子光團,依舊還存在。

可他們卻根本冇有看到聖痕之葉的下落。

這一幕,詭異到了極致。

“出錯了?”

小火凰皺著眉頭,看向禿毛鸚,質問道。

“不會錯的啊,除非……除非是,這片天地的氣機,被人乾擾了!”

禿毛鸚臉色一片陰沉,道。

“嗯?你的意思是有人乾擾了天地氣機?”

蘇辰雙眼一縮,道。

“冇錯,這個世間,萬物都有著自己特定的氣機,而我的神通,可以通過氣機的存在,快速鎖定寶物的下落。”

禿毛鸚說著時,翅膀一震,往五色神圖拍了一下。

轟!

五色神圖上麵。

所有光團,全都出現渾濁之影。

“果然是被人乾擾了氣機,剛纔是我疏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