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4章

有人搶先一步?

“果然是被人乾擾了氣機,剛纔是我疏忽了。”

禿毛鸚氣得直咬牙,道。

要不是被人乾擾氣機,自己也不會找錯位置。

原本,它還想著好好表現一番。

然後從蘇辰那裡要回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

現在看來。

自己的美好願望註定是要泡湯了。

“那人為什麼要乾擾整個法則之海氣機?這得費多大力氣,單獨乾擾,或者掩蓋聖痕之葉的氣機不就好了嗎?”

小火凰臉色疑惑,道。

“因為乾擾全部氣機,更能隱藏聖痕之葉的所在,如果隻是掩蓋氣機,還有很多法子可以追蹤得到。”

蘇辰聲音幽幽,道。

“冇錯,這裡所有東西都有氣機,唯獨聖痕之葉的氣機被掩蓋的話,那反而是暴露出了聖痕之葉的位置。”

禿毛鸚附聲道。

“那接下來怎麼辦?”

小火凰眉頭擰成一團,道。

“我看看,能不能通過這些混亂的氣機,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禿毛鸚不願放棄,還想要繼續嘗試。

不過,蘇辰卻是搖了搖頭。

“不用試了,那些大帝聯合出手乾擾法則之海的氣機,你用常規法子的話,絕對是找不出聖痕之葉的。”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淩厲鋒芒,道。

“什麼?這是所有大帝聯手出手的結果?”

小火凰臉上充滿不可思議,驚呼一聲。

“冇錯,至少超過三位大帝出手,否則,不可能乾擾到整片法則之海的氣機。”

蘇辰掃了四週一圈,道。

“哼……這些不要臉的老傢夥。”

禿毛鸚氣得直咬牙。

正當他們一行人要離開的時候,蘇辰眼角餘光一閃。

“嗯?這是……”

蘇辰低下頭,看到法則之海底部,所有沙子,全都泛起一陣淡金色的光芒。

“不對啊……這裡的海沙,由內而外,散發出法則聖光。”

聞言,禿毛鸚雙眼一縮,也是認真打量了四週一圈。

入目看去,方圓十裡,所有海沙,全都充斥著淡金色的法則聖光。

這種情況,可不常見。

隻有此地經過長時間的法則之光普照,纔有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可是,聖痕之葉,離開冰蝶一族的祭壇,墜落至此,前後不足十二個時辰。

所以根本不存在法則之光,長時間照射的情況。

如此的話,那就隻剩下最後一個可能了。

那便是——

聖痕之葉,的確在這裡出現過了。

而在蘇辰他們到來之前,有人先一步,拿走了聖痕之葉。

“什麼?難道真的有人搶在我們之前,盜走了聖痕之葉?”

小火凰睜大了雙眼,無法置通道。

“冇錯,這裡的確出現過聖痕之葉,否則,此地的聖痕之光,不會這般濃鬱。”

蘇辰臉上露出確定之色,點點頭道。

“奶奶的,到底是哪個王八蛋,手腳這麼快,竟然比咱們先一步弄走了聖痕之葉?”

禿毛鸚一臉氣憤,怒聲道。

“查一下就知道了!”

蘇辰心底雖然有所懷疑,不過,他冇有貿然下結論。

嗡!

這時候,他伸手一抓,天命珠,飛了出來,爆發出磅礴吸力。

“天命之道,回溯時光!”

蘇辰心神一動,捲起四周浩浩蕩蕩的法則之力,融入天命珠之中。

頓時,整顆天命珠上麵,爆發出濃鬱的九彩神光。

那神光之中,陡然出現了過往的一幕幕。

最開始呈現出來的,赫然是一片擁有神奇力量葉子。

這片葉子,墜落之時。

宛如一把鋒利至極的剪刀,不停剪碎四周的虛空。

原本。

蘇辰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乃是一片桑田。

可因為虛空力量的扭曲,使得桑田化滄海。

硬生生變成一片法則之海。

這片具有神奇力量的葉子,緩慢落下,聖光永照,鋪滿整個海域。

聖痕之葉,落下的最終位置,便是禿毛鸚定位到的這處海域。

“哇……我就知道,本神鳥的尋寶追蹤**,不可能出錯。”

禿毛鸚渾身毛髮都炸起來了,興奮道。

這時候,天命珠上麵的九彩神光,再次變化。

轟!

有一道日月神力,突然落下,劈開這片海域,直接將那海底深處的聖痕之葉給捲走了。

“追蹤!”

蘇辰看到天命珠內的光芒一黯,臉色不由地一沉。

開始打出自己的五行之力,繼續催動天命珠,追尋日月神力遁走的方向。

隻是,天地鬥轉,輪迴無常。

瞬息之間。

這道日月之力,便是帶著聖痕之葉,消失得徹徹底底。

“什麼?天命珠都無法追蹤到聖痕之葉離去的方向?”

禿毛鸚臉色難看得可以滴出水來,怒聲道。

“天命珠的力量,在於還原過去,預測未來,對於追蹤寶物氣息方麵,確實不擅長。”

蘇辰搖了搖頭,揮手間,一把將天命珠收起來了。

“咦……預測未來,小子,要不你用天命珠,算一下,後麵將會發生什麼?然後,咱們可以趁機佈局,謀奪天命珠。”

禿毛鸚雙眼放光,道。

“彆傻了,聖痕之葉,牽扯到多尊大帝,不僅有冰蝶一族的老古董,還有上古武神古滅天,你讓我去算這件事的未來,豈不是老壽星上吊,找死呢!”

蘇辰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這傢夥,總以為天命珠神通廣大,想要乾嘛就能乾嘛。

可它卻不知道。

窺伺未來這種事情,必須要付出巨大代價的。

而且,還是在牽扯到眾多巨頭的情況下。

這其中所需要消耗的力量,絕對無法想象。

何況還有天道反噬。

這都不是蘇辰一個人能夠承受得起的。

所以——

禿毛鸚的話,自己就聽聽罷了。

“哎,你小子太慫了,不敢窺伺未來,肯定是怕了天道老兒。”

禿毛鸚一臉不屑,道。

“你行,那你來!”

蘇辰聽了之後,頓時來氣,一把將天命珠,扔給了禿毛鸚。

“這……”

禿毛鸚嚇得接都不敢接。

一個閃身,避開了。

“哎呀,我就隨口說說,好像,窺探未來這種事情,有傷天和,還是少做為妙。”

禿毛鸚態度來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這時候,它捧著‘天命珠’,恭恭敬敬的遞給了蘇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