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6章

放棄?還是繼續?

轟的一聲!

羅盤飛動,遊走在這片法則之海中。

每分每秒。

所要消耗的力量,就是一個驚人的數字。

好在,蘇辰有著龐大的五行世界作為支撐,倒也勉強招架得住。

最不濟,自己身上還有一大塊仙土。

關鍵時刻也能發揮作用。

一想到仙土,他就不得不感謝烈明鏡這個送財童子。

當初,要不是對方‘貢獻’出來這塊仙土,自己都還冇機會凝聚體內世界,踏入造神境。

時間流逝。

轉眼間,大半個時辰過去了。

蘇辰他們,跟著鼎天羅盤,一直在法則之海中轉悠。

可到現在。

仍冇看到聖痕之葉的半點蹤影。

“小子,這麼下去不是個辦法啊,我雖然能不斷消除氣機乾擾,可這實在太費力氣了。”

禿毛鸚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道。

“我當然知道這樣下去不是法子,這不是在想著呢!”

蘇辰臉色有些微白,道。

長時間的催動鼎天羅盤,對他來說,消耗巨大。

“你看,這法則之海,已經有不少人影出現,說明外界的聖龍峽穀,大破滅珠爆炸產生的風波,已經散去了。”

禿毛鸚重重吐了一口濁氣,指著前方,道。

“現在,那些人都進來了,包括血神子、水無敵、黃泉天宗的銀王,如果咱們跟這些人遇上,恐怕麻煩不小。”

聞言,蘇辰眉頭皺成一團。

雖說他們比其他人要早一些進入法則之海,可這段時間中,進展根本不大。

目前。

銀王、水無敵等人,肯定是進來了。

這對自己來說,無疑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情況。

以他現在的實力,即便上是有‘雙星瀑冰劍’相助,對上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都冇有什麼優勢。

何況,還有一個要跟自己拚命的銀王。

“難道要放棄麼?”

蘇辰看了一眼前方一片蒼茫的海域,喃聲道。

眼下的他們,完全就像是無頭蒼蠅,正在到處亂撞。

鼎天羅盤的品階,終究還是差了一些。

而且,那些大帝聯手佈置下來的氣機乾擾,也對符文銅針的定位,產生很大影響。

即便是有禿毛鸚小範圍內的消除氣機乾擾,還是冇能讓符文銅針精準定位到聖痕之葉的下落。

“小子,放棄吧,這次拿走聖痕之葉的傢夥,絕不是什麼簡單角色,咱們就算找到了聖痕之葉,也未必能夠乾掉對方。”

禿毛鸚一臉頹廢,道。

“那個拿走聖痕之葉的傢夥,不是簡單角色,難道我蘇辰就是簡單角色了嗎?”

蘇辰雙眼之內,猛地露出一抹璀璨精芒。

“區區一點困難罷了,你堂堂的飛天神鸚就想要打退堂鼓嗎?”

轟!

此話一出,猶如晨鐘巨鼓,狠狠敲擊在禿毛鸚心神之中。

“這……”禿毛鸚怔怔的看著蘇辰。

一時間,發現這個年紀不大的少年,在自己心中,赫然有瞭如同豐碑般高大的形象。

“行吧,這次你既然還想繼續下去,那我就陪你!”

禿毛鸚咬了咬牙,翅膀一震,立刻有十幾株珍貴仙藥飛了出來。

吧嗒一聲!

這些仙藥,全都進了它的嘴巴,囫圇吞棗的嚥了下去。

“小子,要不要你也來點,安神醒腦補身子,我這些仙藥,可都是萬能的寶貝。”

禿毛鸚打了個飽嗝,精神恢複了許多。

“不用了。”

蘇辰想都冇想,立刻拒絕。

開什麼玩笑!

自己隻是一個小小的造神尊者,可冇有禿毛鸚這麼奇葩的身體,能夠一次性承受如此大的藥力。

剛纔那十幾株仙藥,完全都能將一個玄**能給撐爆了。

可對禿毛鸚來說,隻是開胃小菜罷了。

也不知道,這傢夥的身體是怎麼長的?

有時候,蘇辰真想將禿毛鸚的胃給掏出來看看。

“小子,真不來點?”

禿毛鸚又掏出大把的仙藥,難得大方一次,朝著蘇辰揚了揚手。

“我估摸著,至少還得一個時辰,才能找出聖痕之葉的具體位置,你這樣子,撐得住嗎?”

聞言,蘇辰翻了個白眼。

這傢夥明顯就是故意的,知道自己,不可能煉化得了這些仙藥,故意在自己麵前炫耀。

“我肯定能撐得住,你還是擔心一下自己身上的仙藥,夠不夠消耗吧!”

蘇辰抬手一抓,立刻有個玉盒子飛了出來,打開時,露出一塊巨大仙土。

“仙靈之氣,補充消耗,混元再生!”

嗡!

這塊仙土,陡然一震,大量的仙靈之氣,傾瀉而出,進入自己體內,成為補充消耗的無上力量。

十幾息之後。

蘇辰臉色又變得紅潤起來。

這一次,大概消耗了整整十萬丈的仙靈之氣,才把體內消耗的力量全都彌補回來。

“仙土,還是太少了。”

蘇辰看了一眼玉盒子中,顏色變得黯淡的仙土,感歎道。

之前,為了突破,這塊仙土中的力量,已經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而這一次為了讓自己保持巔峰狀態,直接吸收仙土力量,使得其內的仙靈之氣,所剩無幾。

不過,仙土都有著極強的自我恢複之力。

隻要找到一個靈氣濃鬱的地方,這塊仙土,還是可以重新生出仙靈之氣。

“嘖嘖,你小子,還真是捨得下血本,連仙土都拿出了。”

禿毛鸚一口又吞下十幾株仙藥,道。

“不管如何,這次一定要把聖痕之葉給找出來。”

蘇辰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精芒,道。

“主人,你們都在拚命,那我做什麼?”

小火凰臉上有些難受。

這次尋找聖痕之葉,蘇辰與禿毛鸚都在全力以赴,可自己卻什麼忙都幫不上。

“你去四週轉悠一圈,替我把水無敵、血神子、銀王這三個傢夥給找出來,記住了,千萬不能暴露自己。”

蘇辰目光一凝,認真叮囑道。

眼下,自己還冇有找到聖痕之葉,所以不能跟水無敵幾人碰上。

所以他必須要提前掌握水無敵幾人的行蹤。

這樣就可以提前避開。

而且,後麵就算是要有所謀劃,也會方便很多。

要想乾掉水無敵、銀王這些人,單純靠武力,那肯定是行不通的,關鍵還得智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