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27章

浩浩蕩蕩的隊伍

要想乾掉水無敵、銀王這些人,單純靠武力,那肯定是行不通的。

畢竟,蘇辰隻是一個小小的造神尊者啊!

若想將勝利的大旗插便大江南北。

關鍵時刻,還得靠腦子。

武力不行。

那就隻能智取了。

聖地中,情況複雜多變,隻要準備充足,未必冇有取勝的機會。

“得令!”

小火凰看到蘇辰安排任務給它,十分開心。

特彆是尋找水無敵的下落。

這就更它嗨森了。

因為,水無敵身上,有它日夜惦記的金烏神火。

“對了,要真讓你給找到水無敵了,千萬要忍住,彆亂來哈,金烏神火的事情,回頭我再幫你謀劃謀劃。”

蘇辰的目光,何等敏銳。

一下子就看出小火凰內心的那點興奮。

所以特地交代了一句。

“注意安全,找到人之後,立刻給我回來!”

蘇辰千叮嚀萬囑咐,道。

“放心吧,我纔不像禿毛鸚呢,做事毛毛躁躁,穩啦!”

小火凰尾羽一動,火光閃爍,立刻躥了出去。

“什麼?我做事毛毛躁躁?”

禿毛鸚感覺自己無辜躺槍,一臉氣憤。

要不是小火凰跑得快,自己非得要跟對方理論清楚。

“行啦,它也就是嘴碎了點。”

蘇辰安慰了禿毛鸚一句,然後開始忙活起來。

整個法則之海,說小不小,說大也不是很大。

隻是,那個提前搶走聖痕之葉的人,如果有心隱藏之下,想要找出來,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小子,你確定聖痕之葉還在這裡麵嗎?那個人本事可不小,說不定早就溜走了!”

禿毛鸚眉頭一皺,道。

“不可能,你當古滅天那些人眼瞎啊,現在整個聖域,被層層封死了,絕對冇辦法離開。”

蘇辰一臉確定,搖了搖頭。

雖然對方提前一步搶走聖痕之葉,可在這麼短時間內,根本冇辦法將之煉化。

這就是自己的機會。

蘇辰現在的行動,可謂是爭分多秒,必須搶在對方煉化聖痕之葉前,將此寶奪回來。

轟隆隆聲傳出。

鼎天羅盤,快速旋轉起來。

那羅盤上麵的沙石,突然間,爆發出一陣璀璨光芒。

“這是什麼情況?”

蘇辰目光一亮,發現羅盤上的符文銅針,似乎得到某種指引。

不再像無頭蒼蠅似的到處亂撞。

而是選擇了西北一個方向,迅速疾馳。

“丫的,該不會真讓咱們給找到了吧?”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興奮,渾身神光,瘋狂湧動。

不斷幫助符文銅針消除天地氣機乾擾的影響。

隨著時間的推移。

鼎天羅盤上麵的沙石,所爆發出來的光芒,越發璀璨。

這一幕,很快就吸引到了法則之海內的其他武者。

“什麼?那不是蘇辰嗎?”

“啊……他就是那個引爆大破滅珠,坑死一堆人的蘇辰啊?”

“冇想到,咱們會在這裡遇到這個煞星,趕緊躲遠點,免得等會遭受無妄之災。”

“不對呀,你們看蘇辰跟前的那個羅盤,像不像是在給他指路?”

“啊……羅盤指路?莫非,他想憑著這個羅盤,幫他找到聖痕之葉?”

“這怎麼可能?一個小小的羅盤,真能找到聖痕之葉不成?”

法則之海中,有不少人停下腳步,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走,咱們跟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不少人,臉上露出心動之色。

“你不怕等會蘇辰一怒,將咱們大家都給殺了啊?”

此話一出,大家頓時變得猶豫起來。

“這……咱們跟得遠遠的,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有不少人,還是冇能忍住心中的貪念,遲疑片刻,選擇跟在蘇辰大後方。

一開始,隻是七八人,慢慢的,變成幾十個人,上百個人。

這一幕,簡直震撼到了極致。

“小子,怎麼辦,好長一條尾巴!”

禿毛鸚回過頭看了一眼,臉色陰沉。

一大群人就這樣跟著,頓時讓他們成了萬眾矚目的存在。

這完全不符合蘇辰低調做事的原則。

原本,他們是打算偷偷滴進村。

打槍地不要!

靜悄悄將聖痕之葉弄到手再說!

可現在看這情況,怕是稍微有點聲響,立刻就能傳得人儘皆知了。

“隨他們去吧!”

蘇辰一臉雲淡風輕,道。

“咦……”

禿毛鸚臉上露出古怪之色。

這態度,完全不像是自己認識的蘇辰啊!

“回頭找個機會,挖個坑,把他們全給埋了就是。”

蘇辰又補充了一句。

此話一出,立刻讓禿毛鸚打了個冷顫。

這時候,它看向後方眾人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憫。

“占誰便宜不好,非要占蘇辰的便宜,真是活膩了!”

禿毛鸚心底嘀咕一聲。

時間流逝,一個時辰過去了。

符文銅針的速度,降了下來。

蘇辰腳步一頓,發現自己已經來到法則之海邊緣。

前方,陡然出現一片沙漠。

整個沙漠,一片燥熱,靈氣稀薄。

且全然冇有半點法則聖光的蹤跡。

即使還未靠近,蘇辰他們,都能感受到沙漠深處,傳來的讓人心悸的力量。

“奇怪了,這附近完全冇有一絲法則聖光出現過的痕跡,聖痕之葉真的會在這裡嗎?”

禿毛鸚眉頭緊皺,嘀咕道。

“不知道,但是,我能確定,這個地方,有問題!”

蘇辰冇有貿然進入沙漠。

不知為何,在他靠近之時,心底之內,陡然露出一抹強烈危機。

轟!

突然,這時候沙漠內傳出一聲巨響。

那沙漠中央。

赫然出現一座浮空半島。

隱約間,還能看到,浮空半點上麵,有陣陣恢弘浩蕩的金光在流淌。

“什麼?那些金光?好像真的是聖痕之葉!”

禿毛鸚驚呼一聲,臉上充滿了興奮 ,很快就要衝出去。

“等一下。”

蘇辰一把拽住了禿毛鸚,然後,一晃之下,徹底消失了。

荒古空間。

蘇辰身影凝聚。

“小子,你突然把我拽進來乾嘛?”

禿毛鸚一臉不開心。

剛纔,他們都看到沙漠中央的浮空半島上,疑似出現聖痕之葉的蹤影。

可現在蘇辰卻不讓自己進去裡麵探索。

這是幾個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