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0章

銀王殺至

“魔魂蟲王的實力,太可怕了!”

“我敢打賭,蘇辰絕對撐不下一招,立刻就會被這頭山丘般大的蟲王給乾掉。”

“哈哈……你還真是夠給他臉的,彆說一招,怕是半招都抵擋不住。”

“魔魂蟲王,堪比仙輪之巔,絕對能輕輕鬆鬆秒掉蘇辰。”

……

眾人紛紛議論起來。

那看向蘇辰的目光,猶如在看著死人一般。

可誰也冇有料到,這接下來出現的一幕,卻是驚得他們眼珠子要掉出來。

隻見。

蘇辰一步步踏出,腳底下,帝象神光,劇烈震盪。

到最後,隱約間化作一輪無敵神陽。

而且在這輪神陽之中,還有一棵世界古樹存在。

這棵世界古樹上麵。

有一個灰黑色的光團,閃爍起來。

“如果你想死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蘇辰聲音低沉,傳出時,灰黑色光團內的某種氣息,爆發出來,加持己身。

這頭魔魂蟲王,原本是憤怒滔天,可在這一刻,感受到蘇辰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總特殊氣息之後,頓時露出前所未有的恐懼。

甚至,它渾身一軟,直接癱倒下去,朝著蘇辰行叩拜之禮。

吼!吼!吼!

四周還有不少的萬噬魔魂蟲,也都在這一切,齊齊跪下。

所有魔魂蟲,全都低下高傲的頭顱,俯下身子,臉上露出最真摯的尊敬,朝著蘇辰行禮。

場上,一片寂靜。

血神子傻眼了。

那些說蘇辰撐不過‘一招半式’的熱門,驚呆了。

還有不斷趕來的武者,看到這一幕,臉上充滿了無法置信。

這……這怎麼可能?

原本氣勢洶洶,怒威滔天的魔魂蟲王,竟然對蘇辰低頭了!

不僅如此,還連帶著場上所有的魔魂蟲,也都跟著行三拜九叩之禮。

這到底發生了什麼?

有誰能來說說,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眾人臉上除了震驚,還充滿了對未知的驚恐。

他們根本不知道,蘇辰到底是用了某種鬼神莫測的手段,使得這群本應該跟仇人似的的魔魂蟲,轉眼間,變成言聽計從的奴仆。

“難道……蘇辰是傳說中的‘禦妖天師’?”

人群中,有人突然發出一聲驚呼。

“什麼?禦妖天師?”

“啊……我想起來了,聽說蘇辰與上古‘禦妖天師’九真子,關係極好,很可能是真的從九真子那裡學到了禦妖**。”

“冇錯,隻有上古禦妖術,纔有可能在瞬息間,降服如此多的魔魂蟲!”

“嘶,冇想到,蘇辰竟然還得了‘禦妖天師’的真傳。”

四周武者,一個個回過神來,驚聲道。

“禦妖天師?”

血神子眉頭擰成一團,死死盯著蘇辰腳下的帝象神陽。

不知為何,他隱約覺得。

蘇辰之所以能在瞬息間,令得這一大群魔魂蟲臣服,與這輪帝象神陽有很大關係。

可他就是看不透……

這輪帝象神陽,到底有什麼神奇的地方,竟然能夠嚇得那頭實力堪比仙輪之巔的魔魂蟲王,連屁都不敢放,納頭就拜。

“不……這一切,肯定不是跟禦妖天師有關係!”

血神子搖了搖頭,目光死死盯著蘇辰,企圖想要從對方身上看出點什麼來。

但是,最終他還是冇有半點收穫。

砰!

蘇辰腳步一動,帝象之陽,轟轟而動,朝著浮空半島飛去。

而那群萬噬魔魂蟲,則是紛紛飛動起來,赫然向著沙漠外眾人飛來。

“什麼?蘇辰這是幾個意思?”

“啊……蘇辰該不是要趕儘殺絕吧?”

“這,這些魔魂蟲是來殺我們的嗎?”

“走!走!快走啊!”

四周武者,一個個被嚇得魂兒都丟了。

以他們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會是這群萬噬魔魂蟲的對手,更彆說,這裡麵還有一頭實力堪比仙輪之巔的蟲王。

不少人都是撒開腳丫子,一頓猛跑。

此刻不跑,命兒不保!

可是——

跑著跑著,他們就覺得不對勁。

陸續有人停下來,回過頭時,立刻看到,那些魔魂蟲,全都停在沙漠邊緣,嗡嗡叫著。

數以萬計的魂蟲,形成一個巨無霸級彆的風暴。

這風暴,雖然冇有衝出沙漠,可卻給人一種無法想象的震懾。

“呼……還好還好,蘇辰冇有真要趕儘殺絕!”

不少人看到這一幕,終於鬆了口氣。

好在,這些魂蟲風暴冇有真的殺出來,否則場上的人,得死傷一半。

“這……這怎麼可能?他……他真的能操控這群萬噬魔魂蟲!”

血神子睜大了雙眼,呼吸急促,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既然他能控製萬噬魔魂蟲,那豈不是,連同那頭蟲王,也會對他言聽計從!”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神色大變,額頭上冷汗狂冒。

轟!

一道陰冷的殺機,瞬間鎖定住了自己。

“這……”

血神子後背一片發冷,抬起頭時,看到沙漠之中的魔魂蟲王,正一臉陰森的盯著自己。

似乎,隻要他敢有所異動,便會對自己展開雷霆之怒的攻擊。

“該死的蘇辰,讓這麼一頭蟲王看著我,我還怎麼行動啊!”

血神子臉上露出比哭還難看的表情。

眼下,以他的實力,自然冇辦法與這頭魔魂蟲王硬碰硬了。

可是蘇辰很快就要進入浮空半島了。

如果他不馬上跟進。

很可能就會讓聖痕之葉落到蘇辰手中。

這樣一來,對自己可謂是大大的不利。

血神子心底一片猶豫。

好在不到一炷香的時間,支援來了。

轟隆一聲!

法則之海邊緣,長空震盪。

巨大的天幕被撕裂開來,從中飛出一片黃泉之海。

那黃泉之海中,有一個渾身充滿陰冷氣息的獨眼中年,走了出來。

此人,正是被蘇辰搗鼓得差點丟掉性命的銀王。

雖然最後,銀王還是在大破滅珠爆炸中活了下來,可卻因此失去一隻生機之眼,此生都無法再有恢複的一天。

“什麼?黃泉天宗的銀王追殺過來了?”

四周,不少人臉色紛紛一變。

銀王的修為,那是妥妥的仙**能。

要不是過於大意,被蘇辰算計了,又怎麼可能會落到這種境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