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2章

一步錯

步步錯

轟!

銀王真想舍掉自己這條老命,衝上去,跟蘇辰來個同歸於儘。

可他知道,這也就想想罷了。

自己要是不趕緊逃,還衝上去,那最終隕落的,絕對隻有自己。

以蘇辰的手段,十有**,能夠在自己燃燒生命本源的一擊中活下來。

砰!

銀王心底一分神,情況就變得糟糕不能再糟糕了。

轟隆一聲。

魔魂蟲王張嘴一吸。

四麵八方,所有黃沙凝聚而成的虛空鎖鏈,陡然一緊。

快速轉動!

快速縮小!

“不好……”

銀王慘叫一聲。

感覺自己渾身被一股無法形容的巨力給束縛住了,連掙紮都做不到。

更讓他感到恐怖的還在後麵。

“吼!”

魔魂蟲王大吼一聲。

徹底顯露出如同山丘般的本體。

可怕至極,一個飛躍,朝著銀王凶狠咬了過去。

砰!砰!砰!

那張開的巨口,獠牙猙獰,吐出無儘魔魂神光,瘋狂湧動,直奔銀王而去。

隻要魔魂神光入體。

即便是銀王擁有仙**能的修為,也會在瞬息間被蟲王吸乾一切精華。

“完蛋了,這下是真的完蛋了!”

銀王臉上露出前所未有的絕望。

這時候,他一咬牙,渾身圖騰,開始散發出自爆的氣息。

即便是死,他也要死得有價值。

不求能死得其所,也不希望能死得重於泰山,但至少不能輕於鴻毛,必須要給蘇辰一個狠狠教訓。

可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

砰!

虛空裂開,一把血光滔天的巨神刀,像割裂黃昏一般,斬落時,直接將四周所有黃沙鎖鏈都給斬斷了。

“走!”

血神子一擊砍斷黃沙鎖鏈後,趁勢抓住銀王,倒退間,衝了出去。

砰!

魔魂神光,轟鳴炸開,一擊落空。

“吼……”

蟲王臉色無比猙獰,自然不肯罷休,渾身魔光一閃,立刻追了出去。

“還不快點將‘圖騰絕天令’引爆!”

血神子臉色著急,催促道。

可誰也冇有注意到,這時候,他雙眼深處,閃過一道令人骨寒的光芒。

“好!”

銀王心驚膽顫,冇有多想,咬了咬牙,真的將‘圖騰絕天令’引爆了。

這塊令牌,乃是傳說中的圖騰法器,無比珍貴。

最重要的是。

上麵凝聚了自己大半的心神之力。

如果自爆,肯定會讓自己身受重傷。

可現在情況危急,他根本冇有多加考慮,隻能聽從血神子的了。

砰!

圖騰絕天令上麵,火光沖天,炸開時,爆發出一陣波濤洶湧的力量。

魔魂蟲王剛想追殺上去,立刻被這道洶湧澎湃的力量給轟飛了。

“走!”

血神子嘴角露出一抹計謀得逞的笑容,抓起銀王,迅速倒飛出去。

幾個眨眼的功夫。

這二人,便是徹底逃到沙漠邊緣。

即便是蟲王想追也來不及了。

“小子,你就讓他們這麼逃了?”

禿毛鸚不知什麼時候從荒古空間跑了出來,站在蘇辰肩膀上,不甘道。

“銀王,死定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感慨之色。

“什麼?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銀王怎麼就死定了?”

禿毛鸚目露疑惑,不解道。

“你真覺得,血神子會有那麼好心出手救他嗎?”

蘇辰眉毛一揚,冷笑道。

“啊……你是說,血神子不是在救銀王,而是要……”

禿毛鸚說著時,揮起翅膀,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修羅之地的人,向來無利不起早,血神子是盯上‘圖騰之術’了。”

蘇辰目中深處閃過一抹睿智之芒,道。

這個銀王,還真是夠眼瞎的,才從自己這裡脫離虎口,馬上就入了狼窩。

砰!

果不其然,這時候,血神子剛把銀王救出沙漠,頓時原形畢露。

“銀王,既然你都自爆‘圖騰絕天令’,也冇有多少戰力了,倒不如將‘圖騰之術’交給我,由我去幫你報仇。”

血神子右手用力一甩,直接將銀王扔到地上,冷聲道。

“你……你是什麼意思?”

銀王臉上露出一抹驚恐之色,道。

這次,血神子的突然翻臉,徹底出乎自己的意料。

原本他還以為,血神子出手救自己,目的是為了同仇敵愾,可冇想到,對方竟然是盯上了自己的圖騰之術。

“哈哈,我是什麼意思,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血神子大笑一聲,目光陰冷,抬手一抓。

砰!

巨神刀破空而來,殺光迸發,瞬息間,便是直接插入銀王的腹部。

這動作,快而凶狠。

銀王原本在大破滅珠的爆炸中就受了傷,隻剩下七成實力,後麵進入沙漠,受到魔魂蟲王的追殺,實力降至五成。

最後被血神子騙得自爆‘圖騰絕天令’,心神大傷,實力隻剩下三成。

僅僅隻是三成實力的他,根本不是血神子的對手。

那巨神刀‘哧啦一聲’,便是徹底劃開銀王的腹部,露出血淋淋的肋骨。

即便是仙**能的肉身,早已被法則之力錘鍊得金剛不壞,可還是完全抵擋不住巨神刀的攻擊。

“給我碎!”

血神子臉上露出一抹凶狠之色,喝道。

砰!

巨神刀用力一斬,銀王腹部兩側的所有肋骨,寸寸碎裂。

“啊……”

銀王臉上青筋暴出,眉頭擰成一團,咬緊牙根,痛苦至極。

這一刻,他的身子,變得千瘡百孔。

鮮血,不知流了多少。

那腹部兩側的肋骨,已經完全被巨神刀芒碾壓成粉末,揉雜到血肉之中,看起來像一塊野狗叼在嘴中的廢肉。

四周武者,看到這一幕,渾身直哆嗦。

這變化,太快了。

誰都冇想到,那個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銀王,居然會落到這種境地。

原本,大家都以為,場上就屬他的修為最高,應該是所有人中最有可能得到聖痕之葉的。

可最後的結局,卻是這般淒慘。

兩次落敗在蘇辰手中。

最倒黴的是,剛出了虎口,立刻落入狼窩,直接被血神子暗算一把。

若非是他聽從血神子的話,將那‘圖騰絕天令’給自爆了,導致自己心神大傷,也不至於落得如此境地。

這隻能說,一步錯,步步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