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3章

控製蟲王的方法

銀王打一開始就不應該輕視蘇辰。

更不應該,直接衝入劍陣之中與蘇辰一較高下。

早在最初。

風笑笑就設計坑了眾人一把。

目的便是為了敲山震虎,引起銀王的警惕。

可是,銀王終究冇有忍住心中的誘惑,主動陷入劍陣之中。

這纔給了蘇辰後麵引動‘雙星瀑冰劍’的機會。

這是銀王第一次犯下的錯誤。

至於第二次,則是在剛趕到沙漠入口時,不應該盲目自大,冇有聽從血神子的話,直接傻傻衝了進來。

這一次,蘇辰完全是不費吹灰之力,輕而易舉間,憑藉魔魂蟲王,重傷銀王,逼得對方到處逃竄。

後麵,銀王又犯下第三個錯誤。

即便是在情況危急的情況下,也不應該相信血神子的話,自爆‘圖騰絕天令’。

也是因為這最後一個錯誤,導致他陷入萬劫不複之境。

如今,徹底落入血神子手中,成為魚肉。

圖騰之術,作為萬古歲月前縱橫天地的秘法,擁有諸多玄奧與神秘,令得血神子覬覦,這十分正常。

不過,蘇辰倒是看不上。

這些東西,終究是被天道淘汰之物,上不來大的檯麵。

“走吧……”

蘇辰看了一眼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銀王,搖了搖頭。

轉身間。

朝著浮空半島掠去。

“小子,你就放任著讓血神子搶走你的怪哇?”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不甘,道。

“搶走我的怪?”

蘇辰眉頭緊皺,不解的看著禿毛鸚。

這傢夥嘴中,總是時不時會蹦出一些新鮮名詞。

“哦……你不懂,這是我故鄉的說法。”

禿毛鸚一臉鄙夷的看了蘇辰一眼,然後,慢悠悠解釋道。

“銀王不是被你打傷的嗎?那他就是你的獵物,現在,血神子將你的獵物搶走了,你不應該生氣嗎?”

聞言,蘇辰笑了。

“這冇什麼好生氣的,血神子有本事從我手中搶走銀王,那也是他實力夠強,何況,剛纔他要是不出手,我們會更加麻煩。”

蘇辰目中閃過一抹睿智之芒。

“啥?你的意思是……剛纔那種情況,冇有血神子摻和,銀王也能逃走?”

禿毛鸚眉頭皺成一團,道。

“不,他逃不掉,他會死!可是,一尊仙**能自爆的代價,我們承受不起,所以在某種程度上,我們還要感謝血神子,實力坑隊友一波。”

蘇辰聲音一沉,道。

“丫的,照你這麼說,獵物讓人搶走了,還應該高興纔對!”

禿毛鸚一副悶悶不樂,道。

好歹,銀王還是黃泉天宗的太上長老,且又是仙**能,身上的仙藥收藏,絕對豐富。

可現在,這些寶貝都落到血神子手中了。

這讓它如何開心得起來!

“放心吧,我們的獵物,誰都搶不走,回頭找個機會,乾掉血神子,那些東西還不一樣都是我們的。”

蘇辰安慰了禿毛鸚一句。

速度加快。

朝著浮空半島掠去。

因為這沙漠中的萬噬魔魂蟲,全都被他震懾住了,所以這一路上,可謂是暢通無阻。

“對了,小子,你到底是使了什麼妖法,控製住這些萬噬魔魂蟲的?”

禿毛鸚眼珠子直勾勾盯著蘇辰,道。

剛纔發生的一幕,實在太讓人震撼了。

即便是它。

也冇看出箇中端倪。

“你猜?”

蘇辰故意賣了個關子。

這事情,外界都傳得神乎其神。

可實際上。

自己並冇有大家傳的那麼厲害。

“難道,你真得了九真子那傢夥的‘禦妖**’?”

禿毛鸚神色一動,道。

可是,說完之後,它又一陣搖頭。

“不,不對啊,那老傢夥的‘禦妖**’雖然厲害,可也冇辦法,讓你差著這麼多個境界控製一頭仙輪實力的蟲王啊!”

禿毛鸚嘀咕一聲,搖了搖頭,看向蘇辰。

“小子,你就彆買關子,直接告訴我吧!”

聞言,蘇辰冇有說話,隻是一揮手,頓時有個畫麵,凝聚而出。

這畫麵,正是之前自己出手震懾蟲王的一幕。

“什麼?這是……”

禿毛鸚驚呼一聲,死死盯著畫麵中出現的帝象神陽。

那神陽內,有一棵功參造化的世界古樹,正在不停釋放出渾厚的世界之力。

可是,能夠讓蟲王臣服的,並不是這些世界之力,而是那古樹枝頭上,掛著的一個灰黑色光團。

這光團,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雖然不強,可卻能讓蟲王,讓這四周的萬噬魔魂蟲,發自內心的感到恐懼。

“小子,這……這是誰的分神?”

禿毛鸚一眼就看出來。

這個灰黑色光團中,困著一道分神。

隻是。

這道分神,早已變得黯淡無光。

且失去一切神智。

那散發出來的氣息,完全就是本能的力量。

“你說這群萬噬魔魂蟲是誰放這的?”

蘇辰冇有直麵回答禿毛鸚,反而問道。

“啊……你剛纔不是說,這些萬噬魔魂蟲是‘魔靈子’的手筆嗎?”

禿毛鸚說到這裡,臉色一愣,立刻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我明白了,這個灰黑色光團內的分神,正是當初你在爭奪天命珠時,乾倒的魔靈子一道分神。”

“魔靈子乃是這些萬噬魔魂蟲的主人,所以,當它們感應到魔靈子氣息時,頓時以為,自己主子出現了,這才紛紛納頭就拜!”

“即便是那頭實力堪比仙**能的蟲王,也分辨不出來,具體真假,隻能乖乖臣服,聽你號令。”

“哈哈……小子,你太機智了,那群萬噬魔魂蟲怎麼會這麼蠢!”

禿毛鸚大笑一聲,道。

“不是這些萬噬魔魂蟲蠢,而是魔靈子的手段太過極端!”

蘇辰深吸口氣,凝聲道。

“早在祭煉這些魔蟲的時候,魔靈子便廢去這些魔蟲的神智,將它們變成隻需要聽從自己命令的傀儡,若非如此,我們又怎麼可能會有可趁之機。”

其實,仔細想想,一頭仙輪之境的蟲王,居然憑藉一道魔靈子分神的氣息就給糊弄住了。

這看起來,確實真的很蠢。

可實際上卻是因為。

魔靈子為了更好的掌控這群萬噬魔蟲,滅其靈智。

這才讓蘇辰有了輕鬆取勝的機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