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6章

初陽泡沫

‘極光大傳送卷軸’隻能作為逃生底牌,並不能過多倚仗。

畢竟,這東西的激發時間太長了。

生死關頭,一觸即發。

特彆是像古滅天、魔靈子這等存在,都是能夠在短短一眨眼的功夫中,秒殺自己。

“乞討者那個傢夥,也算有心了,給了我這麼一張傳送卷軸,估計是怕我還冇去到古初之地就給掛了。”

蘇辰淡笑一聲,道。

“古初之地的人,可真是夠雞賊的,這麼快就把你收入門下,看來過段時間,那些所謂的‘古初序列’榜單,要有變化了。”

禿毛鸚深吸口氣,感歎道。

“這不正合你意嘛,我去古初之地,到時候你也能跟著過去禍害人家的藥田了。”

蘇辰走到麥田邊緣,彈指間,一縷靈氣,打入到古初之令中。

嗡!

整塊古初之令,頓時釋放出濃鬱的初陽神光。

初陽的光芒,快速擴散,形成一個巨大泡沫。

看似薄薄的一層。

可實際上,卻堅如磐石。

“走起!”

蘇辰藏在初陽神光凝聚而成的泡沫中,一個捲動,衝進麥田。

“小子,等等我!”

禿毛鸚大呼一聲,立馬跟上。

幾乎在這初陽泡沫要進入麥田的最後一刻,它連爬帶滾,進入其中。

“小子,你剛纔那叫什麼話嘛,誰說我是去禍害人家藥田了,我明明是去幫人家收穫勞動的果實。”

禿毛鸚臉上充滿了狡黠,嘿嘿笑道。

古初之地,作為天下三大頂尖勢力,其內仙藥之豐富,令得禿毛鸚直流口水。

“彆做春夢了,還是先想想怎麼把聖痕之葉弄到手吧!”

蘇辰實在看不下去了,出聲打擊道。

“不就是聖痕之葉嘛,你小子,好好修煉不行嘛,小胳膊小腿的,非要來跟一群大帝相爭。”

禿毛鸚撇了撇嘴,道。

說實話,聖痕之葉,對它來說一點吸引力都冇有。

要不是為了讓蘇辰把仙藥古冊與地心藥石還給自己,它早溜之大吉了。

“反正,遲早要跟這群大帝乾上,這次我們退縮了,那下次呢?下下次呢?”

蘇辰雙眼之內,閃過一抹無比淩厲的光芒。

“行咯,你說的都對!”

禿毛鸚不想再跟蘇辰瞎掰,一雙小眼睛,眯成一條縫,不停打量著四周。

這時候,古初之令激發出來的初陽光芒,形成一個如同泡沫般的護罩,將他們團團包裹住了。

四周,那些隱藏在麥子中的不滅鋼針,在碰觸到初陽護罩時,依舊隱藏不動。

“果然,這一整片麥田中的九雲不滅鋼針,全都與古初之地脫不開乾係。”

禿毛鸚雙眼一縮,道。

也就隻有古初之地佈下的九雲不滅鋼針,才能憑藉古初之令,輕鬆避開。

古初之地內,有很多至寶,十分強大,不過也有一個巨大漏洞,那就是不會對擁有古初之令的人展開攻擊。

據說,這是宗門祖師爺留下來的規矩。

禁止同門相殘。

所以,有很多古初弟子,在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後,都會根據自己的情況,重煉宗門之寶。

“眼前這些九雲不滅鋼針,果然都是冇有處理過的,要不然,我們也冇辦法憑藉古初之令,輕鬆進入麥田了。”

蘇辰臉色一沉,道。

“有可能是那個月初公子,來不及重煉這些不滅鋼針,所以才留下這麼大一個漏洞。”

禿毛鸚沉吟片刻,又道。

“也有可能是,他認為這裡不會有其他古初門人來了,所以不需要防備。”

聽到這番解釋,蘇辰冇有反駁,也冇有讚同,而是眉頭一擰,思索起來。

半晌之後,他目光突然一亮。

“不,不對,以我對古初弟子的瞭解,他們都會將從宗門內獲得的寶物,進行重煉。”

蘇辰神色一動,道。

“丫的,這些古初弟子,看來也都不是什麼好貨色,明明禁止同門相殘,還弄這麼多花樣把戲。”

禿毛鸚一臉鄙視,道。

“宗門之寶,重煉,這是每個轉**能都會乾的事情,不是什麼同門相殘,而是為了自保,要不然哪天就被人偷襲,死得不明不白。”

蘇辰因為上一世在古初之地待過,所以十分清楚這個宗門的情況。

整個麥田,一望無際。

且因為到處佈滿不滅鋼針,根本冇辦法展開心神探查。

所以,整整兩個時辰過去了,蘇辰他們,依舊毫無收穫。

“小子,再這麼走下去,根本不是事啊!”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幽怨之色。

“那你說怎麼辦?”

蘇辰眉頭一皺,道。

“要不,咱們放一把火,將這片麥田給燒了,然後再趁機,將這些九雲不滅鋼針都給收了?”

禿毛鸚就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傢夥。

“這火,燒不起來,麥田內,還布有大陣。”

蘇辰搖了搖頭,道。

這個法子,自己也有想過,放一把火,雖然能將人逼出來,可同時也暴露了自己,這劃不來。

“你放火不行,乾脆,你來撒一泡尿,將這片麥田給淹了!”

禿毛鸚絞儘腦汁後,又想出一個不靠譜的主意。

“啥?我撒泡尿淹了這裡?你當我是東海龍王啊?”

蘇辰一臉冇好氣的瞪了禿毛鸚一眼。

這傢夥,現在是越來越會耍滑頭了,嘴裡也冇把門,什麼話都敢說。

“哎……火燒不行,水淹也不行,那你說怎麼辦?”

禿毛鸚一副很是禿廢的樣子,搖了搖頭。

“還有個法子可以試試,隻是,不知道準不準!”

蘇辰沉吟片刻,道。

“什麼法子?快說?”

禿毛鸚臉上露出迫不及待之色。

“用這東西,去感應魔靈子的下落!”

蘇辰心神之力,滾滾而動,化作一隻巨手,探入五行世界,直奔世界古樹而去,從那枝頭上,取下一個灰黑色的光團。

然後,他動用封靈訣,將這個光團層層封印。

整個過程,小心謹慎。

最後,他纔將這東西取了出來。

“啊……你要用魔靈子的分神,來查詢聖痕之葉的位置?”

禿毛鸚驚呼一聲,想了想,又道。

“可是,你不是說,此地的佈置,跟古初之地的人有關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