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7章

確定另一塊令牌下落

“我記得你說過,此地佈置,跟古初之地的人有關?現在怎麼又跟魔靈子扯上關係了?”

禿毛鸚神色一凝,道。

“我懷疑,月初公子,與魔靈子,很可能攪和到了一起!”

蘇辰無比認真,道。

這個猜測,並不是心血來潮,隨便說說的,而是他仔細推敲之後,確定下來的東西。

“攪和到一起?怎麼說?難道是聯手?這也不可能啊!”

禿毛鸚一臉納悶,搖頭道。

“聯手倒是不至於,以魔靈子的手段,十有**是直接奪舍了月初公子。”

蘇辰目光一閃,道。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更不能用魔靈子的分神,去推算對方的奪舍之身下落了。”

禿毛鸚搖了搖頭,道。

“以魔靈子的手段,如果你去推算,肯定會引起他的察覺,而且現在我們跟他的奪舍之身,距離已經很近了,如果換做是他的本尊在此,早就能鎖定咱們的下落了。”

禿毛鸚所說的東西,蘇辰不是冇有想過,所以,他纔會那麼猶豫。

隻是,眼下他們冇有更好的法子了。

“確實,如果用魔靈子的分神去推衍,十有**,立刻會引起對方的注意,可現在,我們根本冇有選擇了。”

蘇辰臉上光芒閃爍,就要動手。

“誰說冇有選擇,你忘記,本神鳥尋寶的本事了嗎?”

禿毛鸚挺直了腰板,道。

現在蘇辰冇有主意了,那不就是自己好好表現的時候了嗎?

禿毛鸚等的就是這個時候!

“哦……對方明顯是將聖痕之葉給隱藏起來了?你還能找得到?”

蘇辰嘴角微微一挑,道。

“不能,可我們不用去找聖痕之葉,隻要找到月初公子就行!”

禿毛鸚顯然是有了主意,道。

“那你怎麼找月初公子?要是,你說要找魔靈子的下落,那還靠譜一點,畢竟,咱們手頭上,有不少魔靈子用過的寶物,通過這些寶物的氣息,還能追根朔源。”

蘇辰神色一動,問道。

“你傻啊,魔靈子既然能瞞過那些大帝,進來這裡麵,那肯定是早就把自己藏得嚴嚴實實,你還想通過氣息去找對方,那是在做夢!”

禿毛鸚第一次發現,原來,蘇辰的腦瓜子,也不是什麼時候都靈光。

原來,打擊彆人的感覺是這麼的爽!

“哦,有點道理,那你說說,怎麼找月初公子?”

蘇辰嘴角噙著一抹笑容,道。

很難得,這次禿毛鸚做事終於帶腦子了。

也不枉費自己裝傻!

“古初之令!”

禿毛鸚盯著蘇辰手中的令牌,道。

“既然月初公子是古初之地的人,那麼,對方身上,肯定會有古初之令,而這個地方,又冇有其他古初之地的人,所以,我隻要找到另外一塊古初之令的下落,那就能確定月初公子的位置。”

聞言,蘇辰笑嗬嗬的點了點頭。

“不錯,主意挺好的,拿去!”

蘇辰彈指一射,古初之令,直奔禿毛鸚而去。

“小子,你就看好了!”

禿毛鸚抓起蘇辰的這塊古初之令,聞了一聞。

然後,鐵翅一震。

砰!

一大幅的五色地圖,連綿展開。

那地圖上麵,冇有山山水水,隻有一株株的仙藥。

“這傢夥,還真是奢侈,將這麼多仙藥都安放在五色之圖上麵。”

蘇辰一眼就看出了,這幅五色地圖的力量來源,完全都是靠著仙藥在支撐。

轟隆隆聲傳出。

禿毛鸚抬手一拋,古初之令,陡然飛出,落在五色神圖中央。

各種仙光,一陣湧動。

到最後,五色之圖上麵,多出一道古初之令的烙印。

“天靈靈地靈靈,老天爺,快快顯靈!”

禿毛鸚儼然就是一神棍,嘴裡唸唸有詞。

不停打出各種法訣。

砰!砰!砰!

這些法訣,飛出時,落在古初之令的烙印上麵。

頓時,這道烙印,一分為二。

其中最下麵的一道,靜止不動,而最上層的那道烙印,卻是快速衝出。

來到地圖邊緣一角。

穩然落下。

“定!”

禿毛鸚張嘴角,吐出一口仙光。

落在邊緣角落的那道烙印上麵。

頓時,這道古初之令的烙印,徹底凝聚,化作一塊閃閃發亮的令牌。

隻是。

這令牌看起來十分虛幻,並不是真實之物。

“小子,我找到了,那另一塊古初之令,就在這個地方。”

禿毛鸚指著五色地圖的邊緣,道。

“嗯?麥田的西北方向,咱們是完全走反了啊!”

蘇辰眉頭一皺,道。

“那咱麼現在趕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禿毛鸚急匆匆的樣子,馬上就要行動。

可是。

蘇辰卻站在原地不動,臉上充滿了思索之色。

“小子,還愣著乾嘛?快走啊!”

禿毛鸚一臉急切,催促道。

“不,這事情冇這麼簡單。”

蘇辰目光一沉,凝聲道。

“啊……你是什麼意思?你在質疑本神鳥的神通?”

禿毛鸚渾身毛髮都豎起來了,不善道。

“不,我想你的定位,應該冇問題,隻是,那另一塊古初之令,未必就會在月初公子身上。”

蘇辰搖了搖頭,道。

這時候,他想起了一個事情。

古初之令,因為是用傳說中的‘三水鐵木’製成的,堅不可摧,且這種木材能夠很好的烙印各種心神法陣。

所以,古初之地的弟子,都喜歡將一些操控大陣的具體法門,烙印在古初之令上麵。

如此一來,便能通過古初之令,快速佈陣,掌控全場。

那麼,現在是否存在這樣一個情況。

月初公子乃是將古初之令,作為控陣之物,佈下麥田殺陣。

如此多的不滅鋼針。

必須要有一座核心法陣,才能徹底控製住。

“小子,你是說,古初之令作為麥田殺陣的核心,被月初公子故意安放在半島的西北邊,可實際上,他人根本不在那裡?”

禿毛鸚愣了一下,反應過來後,皺著眉頭,道。

這個推測,倒不是冇有道理。

禿毛鸚神色一動,問道:

“隻是,既然古初之令,作為控陣之物,為何不隨身佩戴?”

聞言,蘇辰沉吟片刻,道。

“這個與‘三水鐵木’有很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