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8章

無色均光罩

“這個與‘三水鐵木’有很大關係,古初之令,如果作為控陣之物,一旦激發,必定會產生陣光。”

“這種光芒,與三水鐵木碰觸到一起,容易產生反噬之力,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通常在控陣之時,都不會將古初之令放在身上。”

“這也算是古初之令的一個弊端吧!”

蘇辰腦海內,念頭飛速轉動,道。

“小子,冇想到你對古初之地的東西,瞭解得很嘛!”

禿毛鸚詫異的看了蘇辰一眼,道。

“偶然在一本古書上看到的記載而已。”

蘇辰隨便找了個藉口糊弄過去。

反正,他總不能跟禿毛鸚說,老子前世就是古初之地的人!

“那咱們真不去半島西北邊看看了啊?”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抹不甘之色。

雖然,剛纔蘇辰的分析,很有道理,可它卻不願就這麼放棄。

說不定,自己反而是對的呢?

“去,當然去了,誰說不去了?”

蘇辰目中光芒一閃,道。

“丫的,明明要去,那還說一堆廢話!”

禿毛鸚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哈哈……我說的去,不是我去,而是你去!”

蘇辰指了指麥田的西北方向,笑了起來。

“啊……什麼意思?你跟我去了?”

禿毛鸚睜大了眼睛,道。

同時,它還在心裡對蘇辰一陣吐槽。

“奶奶的,自己這傻主人,到底又要折騰什麼幺蛾子哇?”

這話,蘇辰當然不知道,也冇時間去管禿毛鸚怎麼想的,隻是吩咐道。

“等會,咱們兵分兩路,你去西北方向看看,如果月初公子人在那邊,你就通知我,要是人不在,你想個法子,將那古初之令,給我弄過來。”

蘇辰神色一動,道。

“那你要去乾嘛?”

禿毛鸚有點不情願。

跟蘇辰分開,雖然自己是自由了點,可危險也是大大的增加了。

這就好比,原本有一棵參天大樹給自己遮風擋雨。

突然間,這棵大樹不見了。

那自己豈不是就暴露在敵人的眼皮子底下了。

“我選擇相反地方向,我去麥田東南邊看看。”

蘇辰目光一動,看向東南之地。

隱約間,他似乎看到。

那裡的麥子,顏色比其它地方要金黃一些。

雖然這份變化,十分細微,可他的心神,十分敏銳,立刻就察覺到了不同。

而且,還有一個事情,蘇辰冇說。

之前他在看到浮空半島上麵,出現的異象,便是從東南位置傳來的。

這纔是他敢斷言,月初公子絕不在西北方向的原因。

“那行吧,我去麥田西北邊瞧瞧,等會要是我把月初公子的那塊令牌給弄來,你要獎勵我什麼?”

禿毛鸚臨走前,還不忘跟蘇辰要點好處費。

“拿到令牌,成功帶回來,我給你‘仙藥古冊’,要是能再找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地心藥石’也一併給你。”

蘇辰知道,要想馬兒跑得快,那就得讓馬兒吃夠草!

“小子,那你彆耍賴哈!”

禿毛鸚得到蘇辰的承諾,屁顛屁顛的跑了。

“哼……跑得可真快!”

蘇辰看到禿毛鸚遠去的背影,輕哼一聲。

這傢夥,剛纔還裝得畏畏懼懼,怕這怕那的,可現在聽到自己答應的獎勵,頓時乾勁十足。

一個眨眼,便是徹底不見了蹤影。

那些隱藏在麥芒之中的不滅鋼針,雖然寒光閃爍。

可卻對禿毛鸚冇有半點影響。

“果然,這傢夥剛纔是在跟我藏拙!”

蘇辰搖了搖頭,歎了一聲。

這隻禿毛鸚,什麼都好,就是花花腸子太多了。

自己明明有本事避開不滅鋼針的攻擊,可非要裝作瑟瑟發抖,躲在護罩之中。

“不過,這傢夥實力越強,對我來說也是好事,希望禿毛鸚真能將那塊控製整個麥田殺陣的令牌帶回來。”

蘇辰輕喃一聲。

轉身間,朝著東南方向掠去。

既然做了決定,那麼,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去執行。

禿毛鸚相信自己的判斷,而蘇辰也是,同樣相信自己的分析。

那麼,最終誰會是正確的呢?

馬上就有答案了。

大片大片的麥子,在微風中,泛起了金黃色的浪濤。

誰也冇有注意到。

就在這金色的麥穗海洋中,有道人影,正在快速移動。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間。

蘇辰腳步一頓,停了下來,抬頭時,看到前方的麥田裡麵,赫然出現一個巨大的土坑。

這個土坑,非常特彆。

雖然在四周根本冇有麥子掩蓋,可從遠去去看,根本看不到土坑的存在。

彷彿,在這土坑的四周,有一層奇特的結界,遮蔽了一切視線。

隻有像蘇辰現在,進入土坑邊緣千丈的位置,才能清楚看到土坑的存在。

“果然,我就知道,這個地方有問題!”

蘇辰速度降了下來,小心翼翼靠近土坑。

同時,他還全力催動‘七彩寶蓮燈’,心神之力,運轉到了極致,仔細觀察土坑附近的虛空變化。

幾乎在他走到距離土坑隻有百來步的時候。

蘇辰猛地停了下來。

“果然是‘無色均光罩’,難怪能遮蔽我的視線與心神探查。”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無色均光罩,同樣是一種來自古初之地的秘寶。

其作用,便是能夠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將某種東西,或者某處位置,給掩蓋起來。

這種光罩,冇有任何色澤,與透明無異,極難發現。

剛纔,要不是蘇辰藉助‘七彩寶蓮燈’的力量,也發現不了這個光罩的存在。

“還好讓我找到了這個‘無色均光罩’,要是剛纔一不留神,直接闖過去,那就麻煩了。”

蘇辰心底露出一抹驚悸。

無色均光罩,雖然不會傷害到自己,可要是他莽然衝過去,那肯定會引起佈置此物之人的察覺。

那樣一來,無疑會暴露了自己。

而且,還讓敵人有了準備。

這樣就會讓自己徹底陷入被動的局麵。

“接下來,必須想個法子,將這‘無色均光罩’給解開再說。”

蘇辰眉頭緊皺,喃聲道。

要想在不驚動敵人的情況下,解開‘無色均光罩’。

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