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0章

叩天之梯

月初公子為了得到聖痕之葉。

所耗費的苦心,絕非三言兩語能夠說得清楚。

隻是,蘇辰也有疑惑的地方。

以月初公子的實力,怕是冇辦法搶在自己前麵收走聖痕之葉吧?

可他偏偏就是做到了!

自己是靠著禿毛鸚才能快速找到那片海域!

而月初公子,所倚仗的又是什麼呢?

還有,叩天落玉盤,作為蒼龍大陸上能夠排進前五十的聖器,也不是那麼容易能夠得到的。

所以,蘇辰在冇弄明白。

月初公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之前,絕不會輕舉妄動。

時間流逝,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了。

月初公子打出的法訣,越來越多。

隻是,蘇辰看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他感覺,對方所打出的法訣,都讓自己一片陌生。

這些法訣,完全就不是古初之地的東西。

“果然,月初公子,真的跟魔靈子扯上關係了!”

蘇辰心頭一緊,喃聲道。

經過這一個時辰的觀察。

他從月初公子打出的法訣中,看到很多毀滅魔族手法的痕跡。

這種手法,極其高超。

也隻有魔靈子這等級彆的存在纔會。

“叩天之梯,開萬古之痕!”

突然,一道冷喝聲傳開了來。

砰!

月初公子一掌打在玉盤正中,整個人,借力倒飛開去。

同時,玉盤上麵,所有紋路天梯,齊齊一動,飛了出去,凝聚到一起,形成一座萬丈叩天之梯。

轟隆一聲!

月初公子腳踏叩天之梯,氣勢無雙,蓋壓荒古八州。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

玉盤裂開,露出一道巨大縫隙,任由這座叩天之梯,鎮壓落下。

砰!

刹那間,大片法則聖光,想要衝破玉盤縫隙,可全都在叩天之梯的鎮壓下,轟然崩潰。

“嗯?”

蘇辰隱藏在暗處,透過玉盤縫隙,看到其內一片非常特彆的葉子。

這葉子上麵,有著複雜的聖痕。

這些聖痕,看似雜亂無章,可實際上蘊含大道之理。

每一縷聖痕,代表了一種天地之道,神聖至高。

“果然是聖痕之葉!”

蘇辰心底忍不住驚呼一聲。

聖痕之葉,上麵所刻畫的聖痕,乃是隻有帝道之巔纔有資格掌控的力量。

這也是為什麼古滅天等人會如此拚命的原因。

即便是蘇辰前世,號稱‘蒼龍戰帝’,也冇能掌握多少道聖痕。

而且,在這聖痕之葉上麵,除了讓無數大帝趨之若鶩的聖痕之外,還有各種強大得不可思議的法則聖光。

這些最原始、最純粹的法則聖光,纔是眼下能夠讓蘇辰快速突破的東西。

隻要有足夠怒的法則聖光,他的五行法則,才能飛速提升,才能在最短時間內踏入轉輪三境,才能更快恢複前世的修為水準。

“這片聖痕之葉,我一定要拿下!”

蘇辰壓下心頭的火熱。

開始尋找出手的機會。

如今,月初公子正在全力煉化聖痕之葉,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

聖痕之葉,如若被煉化,那麼,將會與武者的內世界,徹底融合為一體,到時候,再也無法尋覓。

所以,蘇辰必須搶在對方煉化聖痕之葉前出手。

“如今,我最大的優勢,便是他在明,我在暗,可即便是這樣,我也隻有一擊的機會,所以……”

蘇辰目光陡然變得淩厲起來。

這時候。

他在等一個機會!

一個可以讓自己奪下聖痕之葉的機會!

蘇辰雖然不知道月初公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但是,他猜測。

此人十有**已經是被魔靈子奪舍了。

所以,與其說是從月初公子手中奪取聖痕之葉,倒不如說是,從魔靈子手中搶奪聖痕之葉。

這其中難度之大,可想而知。

魔靈子是什麼人?

那可是能夠踏入星空古路的魔族巨頭。

而且,對方即便是本尊還在星空古路之中,僅僅隻是靠著幾具分身,也能在蒼龍大陸上攪風攪雨。

其實力之恐怖,無法想象。

現在,蘇辰要從對方手裡搶東西,必須謹慎得不能再謹慎。

稍有差池,那就是灰飛煙滅,魂飛魄散的結果。

“不知道禿毛鸚,有冇有把那塊控製麥田殺陣的‘古初之令’弄到手。”

蘇辰心裡嘀咕一聲。

這時候,他考慮的,不僅僅是如何把聖痕之葉搶到手。

還要想好脫身對策。

要是有法子困住對方幾息的時間。

那麼,自己完全可以藉助‘極光大傳送卷軸’,安然脫身。

可這個法子並不是上上之策。

以魔靈子的手段,有一萬個辦法,能夠在‘極光大傳送卷軸’展開傳送之前,徹底斷掉自己的逃生通道。

所以,這時候蘇辰纔打起麥田殺陣的主意。

要是能夠控製那一大片的九雲不滅鋼針。

興許,自己還真有可能擋住魔靈子一段時間,成功傳送離開。

土坑之外。

那一片金黃黃的麥田,到處洋溢著稻花香裡說豐年的喜悅。

隻是,誰也不知道,這一片豐收之下,藏著的是何等滔天可怕的殺機。

當然。

這殺機隻是針對普通人而言的,對於禿毛鸚來說,實在算不了什麼。

“藍藍的天上白雲飄啊飄,白雲下麵有隻帥氣的神鸚,飛啊飛……”

禿毛鸚無比悠閒,邊飛著邊唱道。

這份‘不要臉’的功夫,也真是冇有誰能比了。

大概半個時辰後。

禿毛鸚按照五色地圖的指引,來到第二塊古初之令的地方。

“丫的,還真被那小子給說中了,這地方隻是藏令牌之地,月初公子人果然不在這裡。”

禿毛鸚看了一眼空蕩蕩的麥田,搖頭道。

不過,它卻冇閒著,開始掏出一把鏟子,往自己腳下挖了起來。

“啦啦啦……我是個挖土的小行家,不等明天去吃土,今天就來好好挖土……”

禿毛鸚熟門熟路,抓起產子,往地上一鏟。

頓時有大把的泥土被它往外掏了出來。

而且,它這速度還不慢。

前前後後。

一小炷香的時間。

便是掏出一條長長的通道。

可是,那所謂第二塊古初之令,到現在仍舊冇見到蹤影。

這下子,禿毛鸚開心不起來了。

反而變得有些著急。

“丫的,我這‘尋寶定位’的大神通,該不會真的出錯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