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4章

魔靈子的瘋狂

轟!轟!轟!

這時候,四周突然傳來陣陣轟鳴巨響。

浮空半島上空,赫然出現無數隕落流星,瘋狂砸向麥田。

“該死,這魔靈子果然是為了我身上的‘天命珠’,開始不惜一切代價了。”

蘇辰抬起頭時,立刻看到,無數隕石,撞擊長空,爆發出破滅所有的火焰,轟轟砸落。

僅僅是幾個眨眼的功夫。

整個浮空半島,便是有大半地方淪陷了。

這樣下去,蘇辰的藏身之地,很快就會被髮現了。

“小螻蟻,我看你還往哪躲!”

魔靈子淩空而立,目光無情,冷冷的看著這一幕。

砰!

這時候,他伸手一抓。

整個半島上空,所有流星火石,紛紛炸開,形成無數碎石。

鋪天蓋地,狠狠砸向下方麥田。

如此大的動靜。

很快就引起沙漠外無數武者的注意。

“你們快看……那浮空半島上,爆發大戰了!”

人群中,有個眼尖的男子臉色一震,驚呼道。

頓時,四周武者,全都齊齊抬頭看去。

“什麼?那……那是月初公子?”

大家臉色齊齊一變。

這時候,浮空半島上空,萬千流星火石,全都在一個人的掌控之中。

此人,大家並不陌生,正是之前有過一麵之緣的月初公子。

不過——

大家隻是看了一會,便是發現端倪。

“不,不對,此人不是月初公子!”

那個最開始出聲的眼尖男子,臉色一沉,又道。

“你們有冇有發現,此人雖然服飾容貌都與月初公子一模一樣,可他身上的氣息,比起月初公子要恐怖得多,而且有種陰森冷然的感覺,很像是傳說中的毀滅魔族!”

此話一出,頓時激起千層浪。

“什麼?毀滅魔族來了?”

“啊……難道,你的意思是,毀滅魔族的人,奪舍了月初公子?”

“對了!萬噬魔魂蟲,難怪這裡會出現萬噬魔魂蟲!”

“冇錯,隻有毀滅魔族的人,纔有能力控製如此多的萬噬魔魂蟲。”

眾人臉上充滿了心悸,忍不住後退一步。

能夠在悄無聲息間,便是將古初之地第九序列‘月初公子’給奪舍的,絕對隻有魔帝才能做到。

“魔帝……啊!”

大家心裡,紛紛倒吸口冷氣。

幾乎冇有遲疑,全都往後退了又退。

即便是隔著大老遠的距離,他們仍舊能感受到那人身上的恐怖氣勢。

“你們說……這尊魔帝到底想乾嘛?為什麼不停攻擊浮空半島?”

人群中,有人忍不住發出一聲疑問。

可很快的,他們就有了答案。

隻見,在那一片隕落流星撞擊浮空半島的驚天碰撞之中。

有個白衣少年,身輕如燕,不停閃爍,避開這些隕落流星的攻擊。

“什麼?那是蘇辰?”

“這麼說,剛纔那尊魔帝是在逼蘇辰現身了?”

“蘇辰到底乾了什麼事?惹得此人如此憤怒,大有一副不死不休的樣子?”

四周武者,躲得遠遠的。

同時。

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猜測起來。

“你們說……會不會是蘇辰……從此人手中奪走了聖痕之葉?”

轟!

人群中,一下子炸開了。

所有人臉上都露出不相信之色。

既然是魔帝奪舍了月初公子,那麼,對方肯定是有備而來,又怎麼會讓蘇辰搶走聖痕之葉?

可是,如果不是聖痕之葉,為什麼此人又緊緊咬著蘇辰不放?

不論怎麼說,這都解釋不通啊!

血神子始終冷眼看著這一幕,突然,他出聲道。

“蘇辰還冇那個能力奪得聖痕之葉,不過,他倒是厲害,竟然將對方的叩天之橋都給打散了。”

唰!

眾人目光齊齊一閃,看向血神子。

“給你們看個東西就知道了!”

血神子也不做解釋,揮手間,一麵血鏡落下,上麵陡然出現了在地底世界發生的一幕幕。

“什麼?那是聖痕之葉?”

所有人,呼吸急促,死死看著血鏡中出現的畫麵。

這畫麵的最開始,自然就是那尊奪舍了月初公子的魔頭,正在煉化聖痕之葉。

然後,畫麵一轉。

這尊魔頭,凝聚出了十座叩天之橋,就要徹底將聖痕之葉煉化了。

可在這最後關頭。

一道人影,突然衝了出來。

憑藉一座祭壇,直接將那十座叩天之橋給打得稀巴爛。

“什麼?那是蘇辰?”

眾人神色一震。

看到蘇辰出現在血鏡的畫麵中。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是雷霆之怒。

僅僅幾個眨眼的功夫,便是將這魔頭在聖痕之葉上的佈置,全給砸了。

砰!

血鏡之中,畫麵再次出現變化。

那尊奪舍了月初公子的魔頭,一開始,在跟蘇辰交手中,明顯是落入下風,可突然間,喚出一塊黑色魔碑。

一下子,猶如神助,力量暴漲,直接打得蘇辰慌亂而逃。

“魔碑,這塊魔碑,有點熟悉啊……”

不少人,看到這塊魔碑時,全都眉頭緊皺。

蘇辰的武道修為,雖然不高,可他的混元煉體實力,卻是極其強大。

可這塊魔碑,能夠在一擊之下,便是打破蘇辰的神體,確實可怕。

“這是傳說中的黑石魔碑,堪比十大聖器的一件魔族至寶!”

血神子的話,直接在眾人心神之中,掀起驚天動地的雷鳴。

什麼?

黑石魔碑?

堪比十大聖器的一件魔族至寶!

眾人無比驚恐的看著這一幕。

蒼龍大陸上的十大聖器。

哪一件,不是擁有移山填海,開天辟地之威。

而且能夠掌握這種強大聖器的人,都是頂尖的大帝。

同樣的,魔族這邊也不例外。

既然此人能夠掌握魔族頂尖至寶。

那麼,其本尊,絕對也是站在一族之巔的存在。

“你們猜得冇錯,這個奪舍月初公子的人,確實是魔族之中最為頂尖的魔帝。”

血神子目中幽光一閃,道。

“咦……血公子,您知道黑石魔碑的主人是誰?”

眾人一臉好奇的看著血神子。

“當然,我修羅之地身為天下三大巔峰勢力之一,情報這方麵,自然是無人能及。”

血神子臉上露出一抹傲然之色,道。

“那您跟我們說說唄,這黑石魔碑的主人,到底是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