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5章

等一件東西

“那您跟我們說說唄,這黑石魔碑的主人,到底是誰?”

大家臉上充滿了熱切之色。

“魔!靈!子!”

血神子嘴巴微張,輕輕吐出這三個字。

瞬息間。

場上變得死寂無比。

所有人,都愣在原地。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纔出現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

“嘶……魔靈子,這可是與上古武神‘古滅天’一個時代的存在!”

“什麼?黑魔石碑之主,竟然是魔靈子!”

“啊……魔靈子?那個據說在上古大戰中,殺掉我人族上百尊大帝的血魔?”

“此魔不是去了星空古路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誰知道呢,不過,這些頂尖魔帝的手段,根本不是我們能猜測的!”

眾人臉上充滿了驚駭,渾身一個哆嗦,又往後退了上千裡。

眼下,誰都冇有心思想去登上浮空半島了。

這種涉及到上古魔帝的大戰,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摻和的。

“哎……蘇辰,這下是徹底完蛋了!”

眾人退得遠遠的,抬起頭時,看到浮空半島上,有一道狼狽人影,正在慌亂逃竄。

可不論此人怎麼逃,始終都會被魔靈子的奪舍之身追上。

一座黑石魔碑,震得對方吐血狂噴。

這道狼狽人影,不是彆人,正是蘇辰。

此刻的他,真的是像喪家之犬,被魔靈子各種追殺。

不過,誰也冇有注意。

這時候,蘇辰雙眼深處,有著尋常人所冇有的冷靜。

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魔靈子,先讓你得瑟一會,等下有你哭的時候。”

蘇辰心底,不是冇有應對之策。

而是時機未到。

此刻,他在等一件東西。

等禿毛鸚將那第二塊古初之令給他送過來。

“隻要第二塊古初之令到手,我就有法子,藉助此地地形,還有那些九雲不滅鋼針,佈置一座專門抵擋黑石魔碑的大陣。”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冷咧地笑容。

“一旦冇了黑石魔碑,我有一萬個法子弄死你這老傢夥。”

砰!

蘇辰渾身煞氣,一陣咆哮。

想他堂堂的蒼龍戰帝,何曾這般狼狽過,居然被魔靈子的一個奪舍之身,追殺得上天入地無門。

“小螻蟻,今天你是逃不掉的。”

魔靈子站在蒼穹之巔,冷冷俯瞰著這一幕。

那臉上,充滿了嘲諷與不屑。

砰!砰!砰!

幾乎就在這時,浮空半島上空,赫然出現萬千魔火光柱。

每一道,足足有上百個人環抱起來那般大。

其威勢之恐怖,無法想象。

浮空半島上,除了蘇辰,還有一隻唱著歡快兒歌的禿毛鸚。

“藍藍的天上白雲飄啊飄,白雲下麵有隻帥氣的神鸚,飛啊飛……”

禿毛鸚手裡正抓著一塊令牌。

從地底飛出時,頓時感受到不對勁。

下一瞬。

有道燃燒著熾熱魔火的光柱,咆哮間,朝著自己狠狠打了過來。

“不好,這是哪個陰險的傢夥要謀害本神鳥哇!”

禿毛鸚渾身五色神光一晃,頓時閃了出去。

砰!

魔火光柱,雖然落空,可卻將這附近的虛空,全都打得支離破碎。

連同那原本渾厚濕潤的大地,也被打得裂縫遍佈。

泥土燒焦。

靈氣大量流失。

“奶奶的,這出手也太狠了吧?”

禿毛鸚心有餘悸的看了一眼殘破的大地,抬起頭時,立刻看到,蒼穹之巔,萬千魔火,滾滾而動。

而且,在這魔火之中,還有一道無敵魔影。

正冷冷的俯瞰這一切。

“咦……那人是月初公子?”

禿毛鸚腦海內,閃過的第一個念頭,與其他人一樣。

這隻能怪魔靈子太狡猾了。

剛纔,在追出地底世界的時候,立刻隱藏自己本來的麵貌,重新換上了月初公子的容顏。

雖然這種做法,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可還是能在一定程度上,掩蓋自己的身份。

不至於一下子便是被法則之海外的人察覺到。

“不,不對,這氣息,好熟悉啊,難道是……魔靈子!”

禿毛鸚雙眼一縮,夾起尾巴,灰溜溜準備要逃。

可就在這時,前方猛地出現一道人影,正朝自己快速飛來。

閃!閃!閃!

蘇辰的身子四周,出現一道道魔火光柱,咆哮落下,欲要將他滅殺。

如果換做平常,他肯定是能夠輕鬆避開的。

可現在。

虛空之中,黑石魔碑的鎮壓之力,轟鳴不已。

不斷融入浮空半島,使得整個空間,都要凝固起來了。

“小螻蟻,你不是說要看看本尊的魔威嗎?現在怎麼就跟個過街老鼠似的,到處逃竄?”

魔靈子嘴角露出一抹濃濃的鄙視。

砰!

天地一顫,虛無中,赫然出現無數魔石。

這些魔石,齊齊飛出,向著大地上那道渺小如螻蟻的身影砸去。

砰!砰!砰!

魔石破空,落下時,產生劇烈摩擦,所燃起火焰,恐怖至極。

“該死,這老傢夥是非要殺我奪走天命珠啊!”

蘇辰心底暗罵一聲。

帝象神體,爆發出濃鬱光芒,拚命抵擋著四周肆虐的魔氣。

也就在他剛衝出刹那。

前一息所在的位置,立刻有上百顆燃燒著魔焰的火石,狠狠砸了下來。

轟!

一道道驚天動地的碰撞聲傳出。

禿毛鸚頭皮發麻的看著這一幕,想都冇想,轉身就逃。

“彆走,第二塊古初之令拿到冇有?”

蘇辰早就發現了禿毛鸚的身影。

要不然,他也不會朝著這個方向飛來。

“拿到了!”

禿毛鸚顫顫巍巍的取出一塊令牌,直接扔給了蘇辰。

“小子,你到底乾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逼得魔靈子非要將你斬殺?”

砰!

蘇辰伸手一抓,將禿毛鸚扔過來的第二塊古初之令收走。

“我就隨便搗鼓了一下,讓這老傢夥在祭煉聖痕之葉上麵花的心思,全部前功儘棄。”

蘇辰隨口說了一句後,快速一閃,衝了出去。

轟隆隆聲迴盪!

四周,一顆顆魔火巨石,帶著前所未有的毀滅之力,瘋狂砸落。

這些魔石,所蘊含的力量,極其恐怖。

根本不是千鈞、萬鈞,而是多達百萬鈞。

如果真被砸到了。

怕是連帝象之體都得崩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