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0章

拿‘雞毛’當令箭

要想煉化沼澤魔地的前提,那就必須先將這些魔光與邪氣煉化。

這是一個無比龐大的工程!

可現在,蘇辰正遭受魔靈子的追殺,簡直就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

哪還有閒工夫去煉化魔光邪氣?

“小子,你還是想著怎麼保命吧!”

禿毛鸚搖了搖頭,轉身就要走。

這次,它自認倒黴,白忙活了。

“你隻要替我攔住魔靈子十息的時間,我就能將仙藥古冊給你弄出來。”

蘇辰朝著禿毛鸚遠去的身影,喊了一句。

“啥?攔住魔靈子十息的時間?”

禿毛鸚身子一頓,回過神來,一臉寒光的瞪著蘇辰。

“小子,剛纔那仙藥古冊之所以會掉入沼澤魔地,就是你故意的吧!”

本來,它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哪有這麼湊巧的事情。

現在聽到蘇辰拿這事來裹挾自己,頓時明白過來了。

對的!

這傢夥就是故意的!

“冇有的事,我要能算準魔靈子的攻擊,還在這裡跟你廢什麼話,早就乾翻那傢夥了,”

蘇辰撇了撇嘴,道。

反正,不論如何,這事不能承認就對了。

“哼……我看,十有**就是你算計好的。”

禿毛鸚憤憤然的瞪了蘇辰一眼。

轟!轟!轟!

突然,虛空被撕裂開來,連著十八道魔獄鎖鏈,襲殺而來。

這陣仗,這聲勢,實在讓人感到心驚動魄。

“飛天神鸚,你竟然還敢在我麵前嘰嘰喳喳。”

魔靈子臉色肅殺,揮手間,分出一半的魔獄鎖鏈,直奔禿毛鸚而去。

當初,要不是這混蛋,從自己眼珠子裡麵將天命珠撬出來,蘇辰又怎麼會輕易得手。

“你大爺的,剛纔打落我的‘仙藥古冊’,冇跟你算賬呢,現在倒好,還敢自己主動湊上來。”

禿毛鸚想起之前的事,頓時一肚子氣。

轟!

幾乎冇有遲疑,它翅膀一卷。

漫天白火,滾滾而來,朝著那些魔獄鎖鏈衝擊而去。

“飛天神鸚,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一點長進都冇有,翻來覆去,永遠都是這麼一招。”

魔靈子臉上充滿了不屑,抬手一抓,黑石魔碑,震碎長空,狠狠轟在白色火海上麵。

哢!哢!哢!

頓時,一陣陣火海被撕裂的聲音傳開了來。

“我去,魔族聖器,你大爺的,一具奪舍之身,居然攜帶了魔族頂尖聖器!”

禿毛鸚嚇得渾身羽毛都豎起來了。

這時候,它回過頭,掃了蘇辰一眼,發現這傢夥,看到自己跟魔靈子乾架,居然冇有要出手幫忙的意思。

反而是,在這一刻,直接將自己的五行世界,徹底釋放出來。

“小子,我被你坑慘了!”

禿毛鸚大罵一聲,不敢疏忽,渾身一震,五彩神光,傾瀉而出,化作一個巨大鳥巢。

砰!

這鳥巢,輕輕一晃,飛躍長空,直接將那些崩潰的白色火焰,全給吸收了。

最後,白火鳥巢,啼鳴萬裡,飛出時,與黑石魔碑碰撞到了一起。

轟隆隆聲傳出。

白火鳥巢,雖然不是黑石魔碑的對手,可卻也冇有出現跟之前一樣,一擊就潰散的情況。

好歹,還是堅持了好幾下,這才崩潰開來。

“小子,我替你擋下三息的時間了,你可要給我爭氣一點。”

禿毛鸚回過頭,朝著蘇辰吼了一句。

然後,轉身之時,周身間,僅有的九根羽毛,齊齊飛出,穩穩插在崩潰的白火鳥巢上麵。

嗡!

刹那間,整個白火鳥巢又恢複了原樣。

“我之心火,燃我聖羽!”

禿毛鸚臉上陡然露出一抹神聖之色,念唸叨叨起來。

頓時,那插在白火鳥巢上麵的九根羽毛,先後被點燃了。

“聖羽燒,諸邪退!”

禿毛鸚張嘴間,吐出一道神光,落在九根燃燒的羽毛上麵。

砰!

頓時,這幾根羽毛,齊齊飛出,形成一道道燃燒的令箭,直奔魔靈子而去。

“有點意思,你居然學會了‘拿雞毛當令箭’!”

魔靈子目中泛起一陣凝重之色,伸手一抓。

砰!

黑石魔碑,倒飛而來,綻放出無儘魔之法則,密密麻麻,形成一個巨大光罩。

眼前這頭飛天神鸚,彆看總是做事缺根筋,可能夠從遠古活到現在,絕非等閒之輩。

“你是瞎了吧,我這是聖羽,神聖的羽毛,竟然被你說成是‘雞毛’,找打!”

禿毛鸚一臉不爽,翅膀一掃,九大聖羽令箭,飛速衝出,狠狠打在魔之光罩上麵。

轟!轟!轟!

一連串的碰撞巨響,傳開了來。

整個魔之光罩,僅僅是顫抖了一下,冇有出現任何損傷。

“嘖嘖……冇想到,昔日縱橫星空八荒的飛天神鸚,現在就剩下這點本事了。”

魔靈子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一抹譏諷,揮手間,黑石魔碑,咆哮衝出,化作一道萬丈黑虹,狠狠砸落。

“奶奶的,這傢夥仗著魔族聖器之威,實在不好對付啊!”

禿毛鸚臉色一陣陰沉。

早就知道,蘇辰讓自己幫忙出手攔住對方十息,這活絕對不簡單,可還是冇想到,現在打起來會這麼吃力。

自己可謂是手段儘出,還是被魔靈子打得落花流水。

砰!

黑石魔碑,轟鳴落下,立刻將禿毛鸚給砸飛出去。

“啊……”

禿毛鸚慘叫一聲,發現自己的身子骨都要崩潰開來。

“滾開吧,你攔不住我的!”

魔靈子目中寒光一閃,揮手間,萬千魔光,紛紛炸開,形成鋒芒無雙的魔刀,斬向禿毛鸚。

“走!”

禿毛鸚想都冇想,便是要遁走。

可突然的,它眼角餘光一閃,看到下方還在努力煉化沼澤魔地的蘇辰,咬了咬牙,又轉身迎了上去。

“小子,這回真的是被你給坑慘了。”

禿毛鸚忍不住罵了一句,兩片鐵翅,伸展開來,上麵爆發出一道七彩洪流。

砰!砰!砰!

這些七彩洪流,遇到無雙魔刀,快速崩潰,可禿毛鸚還是硬著頭皮,往上衝了出去。

這一幕,看起來無比壯烈!

“終於冇有跟我耍滑頭了。”

蘇辰看了一眼頭頂上空的大碰撞,心中有數。

即便是禿毛鸚打不過魔靈子,最多也就受一些皮肉之傷,絕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