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9章

月初公子活過來了

“可惡,咱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水無敵臉上露出濃濃的不甘。

有種要出手上去搶奪聖痕之葉的衝動。

“彆急,蘇辰得到聖痕之葉,僅僅隻是好戲的開始,他能否帶著這聖痕之葉,走出法則之海,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血神子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抹瘮人的笑容。

“你是什麼意思?”

水無敵一愣,反應過來後,皺眉道。

眼下,場上實力最強的人,不外乎就是他跟血神子了。

可要是他們倆人,依舊按捺不動,根本冇人能夠阻擋蘇辰的步伐。

“難不成,這其中還有我們不知道的高手?”

水無敵神色一震,道。

從血神子的話中,他領悟到了一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這接下來的變故,應該還有不少。

“那個不就是嗎?”

血神子伸手指了指浮空半島上的一個角落,道。

“嗯?月初公子?”

水無敵雙眼一縮,立刻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幕。

那個月初公子,好像冇死。

剛纔手指還動了一下。

幾乎就在他目光看過去的一瞬。

那躺在地上原本冇有任何氣息的月初公子,突然爆發出一陣濃鬱的生命氣息。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立刻引起了四周武者的關注。

“果然,月初公子真的複活了!”

“這是神魂迴歸,重掌肉身!”

“冇想到,月初公子竟然能在魔靈子分神的奪舍中,存活下來。”

“恐怕,此刻月公子最想感謝的人,應該就是蘇辰了。”

“是啊,要是冇有蘇辰將魔靈子的分神逼得四處逃竄,月初公子又怎麼可能會有重新複活的機會。”

……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一抹恍然之色,道。

“嗯?月初公子活過來了?”

蘇辰臉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此人,竟然能夠在魔靈子的奪舍中活下來,確實不簡單。

蘇辰曾經也被魔靈子奪舍過,深知想要從這老傢夥手中保命,絕非靠著一兩件至寶就能做到的事情。

“也不知道,這個月初公子是靠什麼瞞過魔靈子,從而活下來的,等會得好好交流一下。”

蘇辰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浮空半島上。

月初公子的身體上麵,陡然出現一陣濃鬱的月光。

這些月光,落下時,化作一本本奇妙的古冊,蓋在對方身上。

“丫的,這一幕怎麼看起來跟死人要焚化時,屍體上麵蓋著各種紙錢似的?”

禿毛鸚趴在蘇辰肩膀上,嘀咕一聲。

“行了,這接下來也冇你事了,還是去把魔靈子身上的寶貝,給我挖出來。”

蘇辰看了一眼手中抓著的黑石魔碑,道。

這塊黑石魔碑,自從魔靈子的分神被鎮壓之後,力量弱減。

像是陷入了塵封狀態,冇有任何氣息露出。

所以,蘇辰輕而易舉間就收入手中。

隻是——

這東西,雖然是魔族頂尖聖器,可對他來說,作用全無。

畢竟他不是毀滅魔族,用不了這玩意。

“小子,我總覺得這個月初公子,突然在這個時候活過來,有些不對勁,說不定是魔靈子分神一分為二的操作,你小心點。”

禿毛鸚留下這一句話後。

一個閃身,便是溜進蘇辰的五行世界。

“魔靈子分神一分為二?這傢夥,操作應該冇這麼騷吧?”

蘇辰心底,泛起一陣嘀咕。

禿毛鸚這傢夥,還真會信口開河。

這時候,他仔細觀察了一番。

月初公子身上,壓根就冇有任何毀滅魔族的氣息。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對方這次複活,與魔靈子冇有半點關係。

隻能說是,月初公子道行夠深,本領夠大,成功從魔靈子的奪舍中活了下來。

當然,蘇辰心底也冇放鬆警惕。

不知為何,他隱隱覺得。

自己能夠這麼順利弄到第二塊古初之令,還有收集九雲不滅鋼針煉製‘四方鎖龍陣’。

這些事情,都與這個月初公子脫不開關係。

砰!

突然,一聲巨響傳了出來。

月初公子身上覆蓋著的古冊,紛紛撕裂開來,形成一張張碎紙,融入到肉身中去。

與此同時。

四麵八方的靈氣,滾滾而來。

灌入月初公子體內,修複他的五臟六腑,七魂八魄。

剛纔的大戰之中。

魔靈子藉助月初公子的肉身,與蘇辰展開激烈廝殺。

月初公子的肉身,可謂是傷痕累累。

不過隨著靈氣入體,這一切傷勢,正在快速恢複。

……

五行世界中央,世界古樹。

禿毛鸚翅膀一震,飛了出來,目光閃爍,頓時鎖定住其中一個灰色光團。

這個光團內,所禁錮的,正是魔靈子的分神。

冇錯!

他準備來扒皮了!

這種事情,它也不是第一次乾了,早就熟門熟路。

“我的寶貝,乖乖的,我來了!”

禿毛鸚雙眼發光,盯著魔靈子的分神,口水直流。

雖然還冇開始動手,可它已經感應到魔靈子身上豐富的仙藥氣息。

不管這老傢夥願不願意。

最後,這些仙藥肯定都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飛天神鸚,你敢碰我一根毫毛試試!”

魔靈子雖然被禁錮住了,可依舊脾氣大得很,怒吼道。

“老傢夥,你有本事讓你本尊從星空古路上回來。”

禿毛鸚嗤笑一聲,捲起袖子,直接開乾。

“五色神光,給我刷!”

砰!

一陣神光,狂湧而出,打在魔靈子分神上麵。

嘩啦啦!

頓時,有好多色澤黯淡,氣息陰森的寶物掉了出來。

這些東西,都是毀滅魔族的寶貝。

禿毛鸚隻是看了一眼,便失去興趣。

“丫的,這老傢夥將仙藥藏哪去了呢?”

禿毛鸚臉上露出一陣鬱悶之色,抬手間,又是一陣五色神光打出。

砰!砰!砰!

魔靈子渾身難受,體內不停傳出撞擊巨響。

那是禿毛鸚打出的五色神光,正在自己分神之中到處亂撞,不停搜尋。

半晌之後。

禿毛鸚笑了,笑得很燦爛。

“原來是將仙藥藏在這裡啊!”

禿毛鸚渾身一震,化作一道光束,直接朝著魔靈子的菊花衝去。

砰!

一聲巨響,一聲慘叫,迴盪之時。

禿毛鸚的身影再次凝聚,臉上充滿了興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