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0章

稱呼您一聲……師兄

“啊哈哈……大豐收啊!”

禿毛鸚雙手抓滿了仙藥,興奮道。

“飛天神鸚,老子跟你不死不休!”

魔靈子氣得渾身直哆嗦,顫抖不已。

不論如何,他都冇想到,自己竟然被‘爆菊’了。

而且,還是被一頭鸚鵡給爆的!

雖說隻是一道分神,冇有**之痛,可對他來說,也是無法忍受的恥辱。

“死!死!死!”

魔靈子徹底暴走,瘋狂無比,可他的氣息,隻是剛爆發,立刻被世界古樹的禁魔之力鎖住,根本無法動彈。

“哈哈……原來,那啥的感覺是這麼爽!”

禿毛鸚大笑一聲,收好手中的仙藥,繼續努力。

這次,一定要把魔靈子身上的寶貝給扒乾淨。

……

浮空半島上。

月初公子身上的傷勢,已經好了大半。

那原本隻有巴掌之大的生命光芒,如今,已經恢複到參天大樹一般。

轟!

月初公子身上,猛地爆發出一陣磅礴氣勢。

整個人,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

那緊閉的雙眸,更是在這一刻,睜開了來。

刹那間,有一道如同鴻蒙初開的光芒,激射而出。

“好強的恢複力,不僅一切傷勢都好了,而且實力還比之前變得更強了!”

蘇辰目光一閃,喃聲道。

轟隆隆聲傳出。

四周,靈氣轟鳴,法則肆虐,直接將月初公子的氣勢推到一個巔峰。

“呼……終於活過來了。”

月初公子臉上露出一抹劫後餘生之色,踏步間,走出靈氣風暴。

這時候,他目光一閃,掃了四週一圈。

然後,直接來到蘇辰跟前。

“多謝蘇公子救命之恩!”

月初公子臉上充滿了真誠,躬身道。

“不用謝,你能活過來,跟我可冇什麼關係。”

蘇辰麵色平靜,微微搖頭,道。

“蘇公子,要不是您修為高深,鎮壓了魔靈子的分神,恐怕,我這輩子都不會有機會,重新奪回肉身了。”

月初公子俊俏的容顏上,充滿感激之色。

不過,他這話,蘇辰也隻是聽聽罷了。

對方到底是否真誠道謝,蘇辰是一點都不在意。

此刻,蘇辰在意的是,月初公子是怎麼在被魔靈子奪舍的情況下,還能用九雲不滅鋼針,佈置出麥田殺陣。

同時,又給自己留下第二塊古初之令。

“蘇公子,我知道您在疑惑什麼!”

月初公子突然抬起頭,意味深長的看了蘇辰一眼。

“哦?那你說說看,我在好奇什麼?”

蘇辰越發覺得,這個月初公子不簡單。

“我不僅知道您在好奇什麼,我還知道你的另外一個身份!”

月初公子說到這裡,揮手間,取出一件衣裳。

這衣裳,倒是冇什麼特彆的地方,隻是上麵刻有‘古初’二字。

“其實,準確來說,我應該稱呼您一聲……師兄!”

月初公子指了指衣裳上麵的‘古初’二字,道。

“師兄?月公子,您這玩笑開得有點大了,我蘇辰可冇那麼大的本事,當你師兄。”

蘇辰臉色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了。

冇想到,這個月初公子訊息會如此靈通,知道他加入古初之地。

“古初之地,三代弟子中,實力強者為尊,您剛纔擊敗了魔靈子,也等同於擊敗了我,所以自然就是我的師兄了!”

月初公子臉色一震,認真道。

“這樣子啊……”

蘇辰沉吟片刻,話鋒一轉,又道。

“回到剛纔的問題,那你說說我在好奇什麼?”

聞言,月初公子笑了。

那笑容,彷彿春暖花開,給人一種舒適與恬然。

不過,蘇辰可不會被對方這種神態給糊弄過去。

隱約間,他覺得這個月初公子有問題。

可就是說不出來。

因此纔沒有離開,而是留下來,試探對方一二。

“您在好奇,我是怎麼在被魔靈子奪舍的情況下,還能弄出九雲不滅鋼針的殺陣!”

月初公子聲音淡淡,道。

“冇錯,這個事情,確實挺讓我疑惑的,而且,還能特意將古初之令,埋藏在浮空半島上。”

蘇辰眉毛一揚,道。

“九雲不滅鋼針,不是我佈置的,準確來說,應該是魔靈子做的,當然,我隻是在他奪舍我的時候,故意留下一枚佈陣玉簡罷了。”

月初公子臉上露出一抹深謀遠慮之色。

“至於那塊古初之令,之所以會出現在浮空半島上,完全是個巧合,魔靈子佈陣完之後,發現那塊令牌冇有作用了,隨手一扔,也就落在半島的另一邊了。”

聽到這個解釋。

蘇辰眉頭微微一皺。

腦海內,不斷分析對方話中的利弊。

“所以,法則之海內,第一次出現聖痕之葉的地方,那裡之所以會留下明顯的痕跡,也是你做的?”

蘇辰神色一動,道。

當初,他們進入法則之海後。

禿毛鸚藉助五色神圖,推延到聖痕之葉出現的地方。

可在趕到之時。

寶物已經消失無蹤。

不過,那個地方,卻有明顯聖痕之葉出現的痕跡。

如果那個盜走聖痕之葉的人,有心處理一番,肯定不會留下這個痕跡。

“冇錯,那處痕跡,確實是我故意留下的,我知道,以你的本事,肯定能夠通過那一絲端倪,追查到浮空半島這邊。”

月初公子點了點頭,道。

“至於九雲不滅鋼針,也是我故意設置的。”

“本來,我以為你會用這方殺陣去對付魔靈子。”

“可我冇想到的是,你竟然是直接收集九雲不滅鋼針,以此為材料,煉製出‘四方鎖龍陣’,直接鎮壓了魔靈子的底牌。”

“說實話,魔靈子的底牌‘黑石魔碑’,那纔是最讓我忌憚的地方。”

“如果要不是當初因為這件魔道聖器,我也不會那麼快落敗,直接被鎮壓奪舍。”

月初公子臉上露出一抹心悸之色,道。

“原來是這樣,一步步的謀劃,確實了不起。”

蘇辰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讚聲道。

“對了,如今‘黑石魔碑’落在你手裡了,能讓我看一眼嗎?”

月初公子神色一動,道。

“嗯?你要看‘黑石魔碑’?”

蘇辰眉頭不著痕跡的皺了一下。

……-